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974章 筹钱不容易

第974章 筹钱不容易



    看看时机差不多了,房遗爱捏捏嗓子想开始演讲了,瞅了一圈,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齐诺烟和宋玉跑哪去了,还指望这两家起个表率作用呢,不会这俩女人关键时刻掉链子吧?

    今个盯着水云阁的人可不少,那些世家可都等着瞧瞧房二公子如何让商人们掏钱呢,如果不能做的圆满些,他房二公子这张脸就要丢渭水河里去了。当然他房遗爱经常不带脸皮子出门,可是也不能被别人笑话啊。

    “合浦,你没给齐家和宋家送信?”房遗爱也就是问问,谁知李簌还真就点了点头,这下子房二公子差点没气疯了,指着李簌哆嗦半天都不知道骂啥了。李簌可牛气的很,她才不会让齐诺烟和宋玉来呢,一看到齐诺烟那水汪汪的眼神,她就别扭的慌。

    吃醋了,这丫头一定是吃醋了,房遗爱心里清楚,可不敢说出来,现在跟襄城的破事还没解决呢,可别再把李簌的事情抖搂出来了,别看李世民啥事不管的样子,要是真动了他的奶酪,这位女儿控的皇帝老岳父还不炸锅了。齐诺烟和宋玉不在,房遗爱还真没信心能说服这群守财奴,这年头做啥事不需要个托啊,好在还有个林胖子,到时候希望林胖子起个头吧。

    “诸位辛苦了啊,借今天这个机会,房某跟大家说点事情。过段时间朝廷要在城南建一座我朝规模最大的学堂,取名京师大学堂,这不,考虑到国库不继,就看看大家能不能给出把力!”

    房遗爱这话可真够直接的,老多人都没想到房二公子竟然说得如此明白。就差直接说要钱了。一帮子商人都挺别扭的,钱肯定是要给的,人家房二公子亲自出面,哪能不给这个面子呢,问题是出多少呢?商人们都不傻,他们知道这笔子钱是出得去回不来的,指望房二公子或者朝廷还钱么,那估计等到死也等不到。

    一个瘦巴巴的中年商人笑眯眯的站了起来,他朝房遗爱拱手行了一礼,显得有些为难的说道。“二公子,朝廷有难处,我们这些人出把子力也是应该的,只是任某最近生意也是不太好,所以拿出来的钱也不多。还望二公子不要嫌弃了!”

    房遗爱认识这个人,此人就是城西米商任兼贵。任兼贵管着城西大部分米粮。他会缺钱?房遗爱真的不想理任兼贵,这货娶得老婆就是陇右谢家的人,所以这家伙肯定不会支持他房某人弄科举的。

    “哦,好说好说,任掌柜可以先坐下,出多少钱你随意。就是不出,房某也不会在意的。只是还请坐下听房某讲完,房某还有话要说呢!”

    房遗爱嘴角微微翘起,先让任兼贵高兴一会儿吧。过一会儿有他哭的时候。

    任兼贵很听话的重新坐在了椅子上,这时候房遗爱从怀里掏出一张厚纸在众人眼前亮了亮,“大家看好了,这可是刚由工部设计好的图纸。京师大学堂占地五十亩,学堂中布局也是大有不同,总共可分为八个科目,分区也是不同。谁若为京师大学堂出一份力的话,到时候将在学堂里添一处岩石猛虎,上边刻上捐款人的名字。”

    房遗爱此话一出,水云阁里就出现了一阵抽冷气声,别看着商人有钱,可是他们在民间的地位却不怎么样,如果能在京师大学堂里露露脸,那可不光是名气的问题了,更代表了一种荣耀了。只要是商人就愿意跟联系在一起,说他们附庸风雅也罢,说他们想要争取地位也罢,总之房二公子这一招极具诱惑力。

    水云阁里议论纷纷的,楼上的婉柔也端着茶杯发起了愣,知道房二公子有奇招,可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玩,把商人的名字写进朝廷主建的京师大学堂里,这得有多大的胆子。婉柔知道这事房遗爱没在朝会上说,如果说了,一定会被御史们喷成猪头的。

    不少商人都知道这是好事,放以前他们花再多钱也进不了国子监,如今有了个机会,谁愿意放弃呢?只是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担心,房二公子说得好听,朝廷又会同意么?

    “二公子,我等自然高兴,只是未来的大学堂真的会出现捐款者的名字,就算捐献者是一贱民也不在意?”

    “可笑,何为贱民,只要为朝廷出了力,那就是我大唐的有功之士,是值得后人学子们瞻仰的先辈,何来贱民之说?”房遗爱说的很有力度,只是这心里也不禁有点犯嘀咕,商人还好说,只是把樱萝的名字也刻上去,会不会让人笑掉大牙啊。青楼女子的名字出现在京师大学堂里,还以一个高高在上的身份出现,恐怕谁都知道是什么样的效果。

    有时候怕什么来什么,仿佛看出房二公子怕啥了,任兼贵站起身朝二楼的樱萝笑了笑,“樱萝姑娘,你也是来响应朝廷号召的吧,不如你给大家做个表率如何?”

    房二公子心中异常愤怒,真想把任兼贵一巴掌拍成肉饼子,这个王八蛋纯心来搅局的啊。不过不得不说任兼贵走了一招妙棋,让樱萝来试水最好了,如果房遗爱连一个青楼女子的名号都能受下来,那商人们也就不用担心了。

    樱萝抱着小箱子,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的,她现在才知道自己不该来这里,京师大学堂这么高雅的事情又岂是她这个青楼女子能掺合的,要是真把她的名字刻在京师大学堂里,那可真要闹笑话了。可要是现在就走吧,那也不太现实,人家任兼贵明着是问她樱萝,暗地里是在给房二公子出难题呢。

    房遗爱确实很为难,任兼贵这家伙太阴险了,此时这么多商人都在看着,他还真有点骑虎难下了。林胖子眼见着房遗爱要吃憋,赶紧站起了身,他想的很简单。那就是先搅和下,最好能把樱萝的事情含糊过去。

    “哎,二公子刚才说的是真的吧?那林某人先尝个鲜!”林胖子还算好爽,出手就是两万贯的钱票子,只可惜那些商人都不太关注这个,他们只想知道房二公子到底有没有胆子挑战固有的规矩。

    见起不到效果,林胖子也没招了。房遗爱深深地呼了口气,不就是个青楼女子么,这钱他收了,朝楼上打了个手势。房遗爱大声吼道,“合浦,收钱,把樱萝的名字记下来,等待日后京师大学堂建成了。给她做一头岩石猛虎!”

    房二公子这一吼,任兼贵差点没把舌头咬下来。疯了。房老二真的疯了,竟然让个青楼女子掺合京师大学堂的事情。

    樱萝显得很激动,那出来了,她樱萝的名字也可以出现在京师大学堂?李簌可不会管那么多,她接过樱萝的小箱子就点了起来,末了高声喊道。“民女樱萝,献银钱一万七千贯!岩石猛虎一头!”

    随着账册上留下名字,房遗爱也将不利的局面扭转了过来。任兼贵很不甘心,可也没有办法。人家房老二明摆着疯了,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樱萝的一万七千贯不多,可带来的效果是巨大的,因为樱萝这个青楼女子的身份可比商人低多了,如果樱萝都能进入京师大学堂,那些商人还担心什么呢?

    房遗爱嘴角微微笑了起来,好嘛,都来捐钱吧,最好多捐点。可惜的是起头的齐诺烟和宋玉不在,如果这俩起头就是三四万贯,想来后边的人也不会太少的,让樱萝的一万七千贯打头,效果实在不明显。

    就在房遗爱担心钱少的时候,水云阁里穿来着一串银铃般的小声,拿眼望去,一身翠色粉纱的宋玉笑语嫣然的站在门口。看到宋玉到了,房遗爱心中高兴地不得了,还算这女人给面子,要是她还不出现,以后天天给老宋家小鞋穿。虽然李簌没有通知宋玉,但是凭着宋家的势力,宋玉不可能不知道的。

    宋玉出现了,高兴的人不仅仅房遗爱,这里大部分商人也是希望能跟宋家大小姐结下点交情的,若说不高兴的就只有李簌一个人了吧。

    “臭狐狸精,明明没通知嘛,怎么还腆着脸的来?”李簌心中诅咒了十几遍,可宋玉还是好好地。

    宋玉还没坐下,齐诺烟就到了,房遗爱都怀疑这俩人是不是商量好了的,否则哪会这么巧?房遗爱还真想多了,宋玉和齐诺烟还真不是商量好的,俩人先后差了一刻钟,只是都在水云阁外边等了起来而已。

    齐诺烟还是很贴心的,做为房府未来儿媳妇,她没有理由不支持房遗爱,所以她一出手便是五万贯,弄得房二公子一个劲儿的飞媚眼,太好了,赶明得好好陪陪齐诺烟才行。齐诺烟都如此做了,宋玉也不会落后于人,直接让雨露点了五万贯交给了李簌。

    有宋玉和齐诺烟带头,气氛就火热多了,等着捐款活动结束,房遗爱毫不吝啬的给在场的人上了顿大餐。富商们吃的眉开眼笑的,房遗爱则跑包房里数钱去了。

    没了外人,宋玉也没必要装样子了,看房二公子和李簌数钱数的如此开心,她抿着嘴哼了哼,“二公子,这钱你得想法子还回来才行,五万贯啊,得买多少鸡蛋?”

    “小气,你咋就知道鸡蛋,赶明本公子送你几千个成不成?”房遗爱懒得理宋玉,这女人纯属扯皮的,他们老宋家会缺五万贯钱,估计唔十万贯钱他们也不会心疼吧。

    宋玉气的不得了,不是她纠结鸡蛋,实在是房二公子太坑人了,上次送鸡蛋把她淋成落汤鸡不说,这家伙还把鸡蛋当金疙瘩卖,得到的好处更是没法说了。

    “姐夫,点完了,一共二十四万贯多点,够不?”李簌办别的事情啰嗦,可是数钱还是很利索的。

    房遗爱托着下巴紧紧地皱着眉头,二十四万贯,看上去多,可还是不够用啊,京师大学堂乃是代替国子监的,其规模建筑都不能差了,二十四万贯又怎么够?在房遗爱想来,怎么也得凑够四十万贯才行,这还是工部给的预算可是五十万贯。都怪那些抠门的富商,一个个大腹便便的,可出的钱还没人家樱萝出的多。

    婉柔一直坐在旁边喝茶,仿佛所有的事情跟她没关系一样,雨露是不认识婉柔的,不禁有点好奇的看着婉柔看。宋玉早就留意到雨露的神情了,于是拽拽雨露的袖子,示意她别再看下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