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975章 逃避的是自己

第975章 逃避的是自己



    房二公子本来信心满满的,可结果钱还缺十几万贯,这得多大的漏洞啊,眼瞅着大学堂就要开建了,这钱不够也不行啊,“玉儿啊,你要不再赞助个二十万贯,放心,本公子把大学堂里全部刻上你的名字,保你们老宋家光宗耀祖的!”

    房遗爱表情献媚的很,连婉柔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宋玉却是没什么感觉,她可不会喝房遗爱的**汤,五万贯已经算是给房遗爱面子了,还二十万贯,真当老宋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了。做为宋家大小姐,她不可能乱花钱的,除非是花给自家人,但是就这位房二公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跟老宋家一条心的。

    “二公子,不用说了,我老宋家没钱,到现在,玉儿还想找你商量下香水的事情呢!”宋玉此话一出,房遗爱直接收起了笑容,“抠门,怪不得别人都说女人心眼小,就你们老宋家还缺钱?”

    任凭房遗爱咋说,宋玉就不松口,至于齐家,能拿出五万贯就已经是极限了,再往外扔,那可就有点不地道了。

    申时刚过,房遗爱和婉柔手拉着手出了水云阁,李簌则在后边咬牙切齿的,至于为什么,那就简单了,房二公子得了这么多钱,竟然一点都不分给她,简直把她合浦殿下当成免费劳力了。

    婉柔可是好久没有如此轻松过了,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她才感觉到真正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房俊,如果有一天让你田边耕地,你可受得了?”

    “受不了!”房遗爱很诚实。回完话,他看着婉柔啼笑皆非的问道,“难道你就享受的了?”

    “当然,小时候还跟师傅去地里插过秧苗呢,那时候觉得可开心了,可是越长大了,越觉得过去的生活弥足珍贵了!”

    “那还不简单,明年给你开片地,你就在家里种地吧,最好多种点菜。以后咱家就不用花钱买了!”房遗爱说着没良心的话,脸上还笑嘻嘻的。婉柔忍不住轻轻地打了他一下,“哼,想得美,你还真把我当成农妇了?”

    “呵呵。也不知道张老和楚老现在去哪了!”房遗爱不知怎地又想起了张仲坚和楚天放,自从齐维羽说出陈承祖的事情后。那两个老人就远赴西域了。也是那个时候。房遗爱才知道张仲坚一直寻找的竟然是上一代圣王陈承祖,而楚天放呢,他心中也一直挂念着那个慕容琉璃。

    房遗爱的话也勾起了婉柔的思绪,她不自觉的握紧了房遗爱的手,“房俊,雪儿是个好姑娘。别害了她!”

    “慕容雪么?呵呵,放心吧,为夫害她做什么,我跟慕容琉璃又没什么仇。倒是慕容雪自己。她必须忘记自己的身份才行!”

    “这一点你还担心么?雪儿既然能放弃三仙阁,就已经忘记身份了。不过我也挺佩服你的,能让拔里燕听你的话,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是拔里燕往为夫身上爬的,你信不?”房遗爱话刚说完,不光婉柔听得摇头,就连李簌也跟着揶揄道,“姐夫,你就会吹牛,人家拔里燕乃是契丹明珠,会稀罕你么,肯定是你又用了啥不liáng手段!”

    “嗨,跟你们说实话,你们偏不信,得了,赶紧回家吧,我这肚子饿得慌了!”也怪不得房遗爱这么说,午时的饭都让富商们吃了,他光想着点钱,倒把自己的饭给忘记了。

    晚饭过后,房玄龄就把房遗爱叫进了书房,房玄龄也没说啥,就是提醒房遗爱有个心理准备,明日朝会少不得又是一场唇枪舌剑。让个青lou女子和京师大学堂搅合在一起,从古到今就没出过这样的事,那些御史和反对者们会放过这个打击房遗爱的机会么?

    从老爷子书房里出来后,房遗爱就沿着墙边往西跨院走去,刚进院门,就看到李月兰抱着衣服往浴房里走,这下房遗爱心里就痒痒了。

    李月兰平时都是这个时候进来洗澡的,由于西跨院里除了房遗爱这个大男人就剩下房韦岳那几个奶娃子了,所以李月兰也没有插门的习惯。房二公子熟门熟路的推开了门,见李月兰躺在浴池里哼着歌,他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就跳了进去。

    李月兰可没想到房遗爱会玩这一出,等着房二公子跳进浴池了,她才拍着胸脯蹙眉娇嗔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吓死个人了!”

    “怕啥,当年蹲坑里那啥的时候,也没见你怕过!”房遗爱这么说可是在揭别人伤疤了,李月兰气的小脸红扑扑的,她这辈子做的最糗的事就是当着大男人小解了,也亏得这个男人成了她的夫君,否则都没脸见人了。

    “夫君,咱们说过不提这事的,你怎么还提?”李月兰是真生气了,每提起这事,她就糗得慌。见美人如此,房遗爱赶紧爬过去抱着李月兰又亲又挠的,没一会儿,李月兰就被弄得呻yin了起来。

    “公子爷,不是妾身说你,你这人也太粗心了,这么长时间了,你可进过三娘的房?”享受了一场鱼水之欢,李月兰吹着热气小声说道。

    李月兰一提醒,房遗爱才发觉自己果然太粗心了,长孙涣的事请已经过去了,可是甘雪儿心中的那个坎依旧没过去。从浴房里走出来,房遗爱便来到了甘雪儿屋外。如今的甘雪儿特像刚清醒过来的张绚丽,那时候张绚丽也是如此的无所适从,和西跨院的女人也是缺少交流,整个人就像被封闭了起来一般。

    房间里还有几丝光亮传出,听着屋里没什么动静,房遗爱尝试的推了下门,谁曾想那门一推便开了。显然甘雪儿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如果有人的话那也该是芊芊才对,看着门口的房遗爱,甘雪儿有些慌张的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身后。

    “藏什么呢,还不能让我看看?”房遗爱随手关上了门。他只是随意的一个动作,甘雪儿却变得更加慌张了。

    “二公子,你先坐下,奴家去洗下身子!”如今天色这么晚了,房遗爱来找她也不会有别的事情了。一个男人将一个女人放在家里,还会有别的心思么?以前甘雪儿想的不多,可是自从再次见过长孙涣之后,她便开始患得患失了起来。她本身就不是什么好女人,被人看做玩物,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听着甘雪儿的话。房遗爱心中莫名的揪了下,这女人果然还没从原来的生活中走出来,甘雪儿往外走去,房遗爱伸手捉住了她的胳膊。房遗爱是什么力道,稍一用力。甘雪儿便动弹不得了。

    他将甘雪儿的手抬起,就看到她手中拿着一支钗子。那钗子不正是他留给甘雪儿的么?“三娘。过去的都过去了,你为何就是看不开呢?长孙涣那个畜生的话你也能信?”

    甘雪儿却是诺诺的没有说话,她轻轻地摇着头,那眼中的泪光是如此的清晰可见。别人可以看开,可是她却不能,过去的生活给她留下太深太深的烙印了。没当黑夜来临,她就莫名的怕,她看到黑色就像看到了那间昏暗的密室。

    密室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工具,长孙涣狞笑着用特制的鞭子抽着她的身子。她很疼,她不断地求饶,可是一点用都没有。饱受一顿毒打后,长孙涣就开始占有她,那时候的长孙涣哪像一个俊朗公子,他完全是一头恶心人的禽shou。如果说一开始是怕长孙涣,那么之后就是怕自己。甘雪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贱,因为慢慢的她喜欢上了那种感觉,每当鞭子抽在身上的时候,她竟然会有点兴奋。别人都知道她在逃避,可是又有谁知道她逃避的是自己,也许长孙涣说的对,她骨子里就是个**,一个下贱的女人。

    房遗爱不知道甘雪儿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敢断定,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搬过甘雪儿的身子,房遗爱无比认真地说道,“三娘,你看着我的眼睛,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该往前看,只要你愿意,什么坎都能过去的!”

    面对着房遗爱深情地目光,甘雪儿终究还是低下了头,一瞬间,她的眼泪便充满了整个眼眶。甘雪儿摇着头挣脱了房遗爱的手,她在后退着,直到身子靠在坚硬的木柜上,她才停下来,“不,二公子,你不懂的,你不懂的,有的人是不值得拥有未来的。若二公子真对奴家好,就放奴家回泅水镇吧,长安,与奴家隔的太远太远了。”

    房遗爱深深地不解,为什么甘雪儿会如此的怕?一步步贴近甘雪儿,房遗爱伸手挑起了甘雪儿的下巴,几乎是刹那间,他的嘴吻在了甘雪儿粉唇上,嘴唇有些湿也有些凉。起初甘雪儿愣住了,那一双美目瞪得大大的,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就挣扎了起来,推开房遗爱,她逃也似的躲到了角落里。甘雪儿的身子在颤抖着,她就蜷缩在整间屋子最黑暗的角落里,就像一头受伤的小猫,“二公子,不要,奴家脏,奴家脏.....你不懂的.....”

    为什么甘雪儿还是这么怕?房遗爱真的很不理解,在房府没有人逼过甘雪儿,也没有人嘲笑过她,为什么她总是跟自己过不去呢?每个人都有着不太美好的记忆,张绚丽从那么大的打击中都走出来了,为何甘雪儿就迟迟不肯敞开心扉呢?

    事实上房遗爱不是个善于劝说别人的人,甘雪儿不是说自己脏么,那就向她证明一点,那就是他房遗爱从来都没有嫌弃过她。甘雪儿的身子还在颤抖着,就那么任由房遗爱把她抱上了榻,由于临睡了,甘雪儿穿的并不多,所以房遗爱根本没费什么事,便已经赤诚相见了。

    房遗爱对自己的能耐还是有自信的,可是那只手在甘雪儿身上摸索了半天,却发现一点作用都不起,甘雪儿就像个冰人一般,连最起码的生理反应都没有。

    “二公子,不要....不要....长孙涣说得对,奴家就是个贱女人!”甘雪儿将头面向里边,嘤嘤哭泣了起来。这次房遗爱听懂甘雪儿的意思了,她的身子已经变了,变得有着受虐倾向了。

    房遗爱恨死长孙涣了,好好地一个女人,被他折磨成这幅样子,怪不得甘雪儿一直在逃避什么,原来她逃避的是她自己。

    叹了口气,房遗爱用力将甘雪儿的身子转了过来,这个夜晚,房遗爱什么都没有做,就那么裸着身子抱着甘雪儿睡了一晚。甘雪儿哭了很长时间,直到哭累了,才沉沉睡去。

    甘雪儿可以做个正常女人的,可是这需要时间,更需要耐心,房遗爱不想再给甘雪儿增加压力。

    窗外月光洒在院落里,如同一片金色的水雾,迷迷茫茫的,既美丽又清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