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985章 晁雷来也

第985章 晁雷来也



    第985章晁雷来也

    李恪觉得众人一定会同意他的,结果就冒出了几个反对声,柴令武仰着脖子挥舞着手里的钱票子,连带着程家三兄弟,外加席君买都加入了进来。

    “得了吧,不就是个独孤宏信么,我就赌俊哥能在一刻钟内摆平他,不多不少,一千贯,殿下,你敢不敢接吧!”

    “屁话,还有本王不敢接的赌局,一千贯就一千贯,兄弟们,谁想参加,赶紧下注看,下定离手,比试一开始,就不作数了!”

    赌局很热烈,对房二公子抱有信心的也就程家兄弟外加柴令武这种左武卫死党了,其他人都跑李恪屁股后边去了,程处默哆嗦着手冲李业诩点了点,“业诩,别说为兄不照应你,现在改还能来得及,否则俊哥赢了,为兄让你哭死!”

    李业诩撇撇嘴,很是霸气的说道,“处默兄,小弟还是觉得俊哥不会太轻松,两刻钟不算长吧,你那一刻钟内解决问题,实在是太想当然了!”

    房二公子是不知道下边的情况,要是知道那帮子人又开赌了,非下去把钱票子收起来不可。后边开赌,程灵儿早就留意到了,她将闻珞叫过来,小声吩咐道,“珞儿姐,你一会儿把钱抢过来,敢拿咱们夫君开赌,让他们一个铜子都赚不到。”

    灵儿姑娘有点狠,可是珞女侠却深以为然,对于二人这种行为,郑丽琬也不会管,只要不闹事就行了,抢纨绔们的前,以自家夫君的威望,那些纨绔们估计也说不出个啥来。

    台上的人可远没有那么轻松,独孤宏信脚步慢慢的朝右移了移,这也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如此站位。进可攻退可守,而且房遗爱右手为主,所以他要动手,也会有些不习惯。

    “房将军,咱们还是第一次交手吧?”独孤宏信努力挤出了一个笑,房二公子却不怎么领情,他摇摇手。撇嘴说道,“谁知道呢,也许小时候打过架,不过房某都不记得了,你记得么?”

    “想来我也不记得了,还请房将军承让则个了!”独孤宏信嘴上说着。手上可不留情,只见话音刚落,他的左手就探了出去,独孤宏信速度真的很快,那手势如闪电般朝房遗爱胸口抹去。房遗爱早就留意着了,待独孤宏信拳来,他身形不动。右拳猛地迎了上去,两个硕大的拳头一接触,独孤宏信就往后退了一步,而房遗爱却依旧站得稳稳地。

    只是一个尝试,独孤宏信就吃了一惊,这力气果真是大,看来拼力道是没戏了。独孤宏信也不气馁,右拳摊开。身子微微低下,右脚猛地朝房遗爱身下踹去,由于独孤宏信贴着地面,所以房遗爱不可能伸脚去挡,只好向右跳了一下。就这一个空隙,独孤宏信就像一条猎狗般猛地跳了起来,他左手为爪。右肘下磕,右膝还向上顶起。只是一瞬间,众人就看出了门道,一个动作。却包含了三个攻击方向,左手、右肘、右膝,房遗爱也没想到独孤宏信的攻击会如此犀利,他不禁猛地往后退去。决不能让独孤宏信贴过来,独孤宏信用的招数就像后世的泰拳一般,招数迅猛狠毒,用的都是人体最坚硬的部分。对付这种招数,不是力气大就能挡住的。

    一连后退三丈,房遗爱才脱离开独孤宏信的连环攻击,从台下看去,很明显房遗爱已经落了下风,可是武学修养高的人却已经看出了门道。独孤宏信抢的就是先机,他希望利用狠辣的攻击占据上风,而房遗爱看似狼狈,可已经躲过了独孤宏信最强的杀招。当双方处于同等地位的时候,那独孤宏信的优势就没了,因为单论速度和狠辣程度,房遗爱可比独孤宏信强多了。红衣已经开始笑了,这一场争斗房俊已经拿下来了,独孤宏信骤然发动攻击没有取得优势,后边就不好打了。

    房遗爱弹了弹身上的灰尘,朝着独孤宏信轻笑了下,就只有这些么?虽然压力大了些,但是想对他房某人造成麻烦,还是太差劲了。房遗爱的身形动了,在他没出手之前,谁也看不出他要怎么做,当靠近独孤宏信后,房遗爱的拳头猛地轰了出去,这一招很普通,却也致命,也只有独孤宏信才能感受到这一拳的威力。快如闪电,劲如疾风,这时何等的霸道,简简单单的一拳,独孤宏信躲得却是异常狼狈,房遗爱不待独孤宏信站稳。一个膝顶,接着右手伸直狠狠地砸了下去,他不会和独孤宏信那般让身子离开地面,那样看上去攻击手段多了,可是人在空中,也是最没防备的时候。

    独孤宏信也算厉害,他左手向上架住房遗爱的胳膊,右手伸出,盖住了房遗爱的右膝。看上去挡住了房遗爱的攻势,可独孤宏信却半点都高兴不起来,刚才虽然挡住了膝顶,可他的手也被震得不轻,房遗爱的力道太变tài了,饶是他引以为傲的力气也变得无用武之地了。

    独孤宏信身形往后退去,房遗爱左脚一个侧踢,独孤宏信低身躲了过去,本以为这一次攻击已经过去了,谁曾想房遗爱身子像个陀螺一般,左脚落下,身子转一圈后,右脚接着旋转的惯性又踢了过来。独孤宏信再也躲不过去,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这还不算完,房遗爱右爪探出,猛地扣住了独孤宏信的肩膀,然后右手发力,只听咔嚓一声,独孤宏信庞大的身躯直接跪了下去,那地上的红布毯也被独孤宏信的脚踩成了两半。

    独孤宏信不想跪在地上的,那样比身子受重伤还让他憋屈,他以为房遗爱会继续用力的,谁曾想,房遗爱右手突然松开,接着身子放低,横伸胳膊,就像一根棍子般横扫而过,那胳膊正好扫在独孤宏信胸口,只听一声闷哼,独孤宏信便仰面倒在了地上。

    败了,就这样败了。独孤宏信有点不敢相信,这才多长时间,好像就开始抢先攻了一下,剩下的时间就变成了防守,如今守都没守住。独孤宏信的伤势并不重,可是他无颜面站起来。

    房遗爱站好身子,右手伸到了独孤宏信眼前。“独孤,你已经败了,虽然你败了,房某还得说一句,你很厉害,只是还缺少实战!”

    房遗爱伸出的是友好之手。这一点独孤宏信不可能不知道,所以独孤宏信接受了房遗爱的好意,站起身,独孤宏信深深地忘了房遗爱一眼,“房将军,你真不愧是京城公子第一人,独孤佩服。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该怎么做的,独孤还是继续做下去的。”

    “当然,房某也不怕,因为最后赢得一定是我,就像这一次一样!”

    独孤宏信走下演舞台之后便领着人离开了,所有人都没想到比试会进行的如此之快,这应该是一场龙争虎斗的。怎么场面上看起来还没铁靺跟乔阿大打的热闹呢?

    李恪拿着一叠钱票子都快哭了,到底咋回事呢,那个独孤宏信就不能争点气么,你就算败,也得坚持过一刻钟啊,他吴王殿下还打算趁机赚点钱呢,这下钱没赚到。还得亏不少。

    柴令武可就高兴多了,都说过俊哥厉害了,这帮子人就是不信,真以为那个独孤宏信多牛叉了。那就一个世家吹嘘起来的,把他丢战场上,估计还没铁大汉有用呢。

    柴令武和程处默围住李恪就想拿钱票子,谁曾想手还没伸出去,那一叠钱票子就被别人拿走了。柴令武老生气了,什么人敢抢他们京城纨绔帮的钱,当真是活腻歪了,抬头一瞧,柴令武直接没脾气了,相反,还堆出个笑呵呵道,“哎呀,珞女侠,你缺钱了,缺钱了就说,我们兄弟们给你凑点,保准够你花的!”

    “哼,本姑娘稀罕你们这点钱,告诉你你们下次赌的时候,别拿我家夫君开赌,否则你们押多少钱,本姑娘就收你们十倍的钱!”

    珞女侠一向嚣张惯了,她可不会尊敬这些无良的纨绔子弟,别看这些人一个个王爷小公爷的,惹急了她闻珞,照样扔渭水河里看王八。

    众人都知道,只要钱进了珞女侠的腰包,那就别想拿回来了,至于动手,估计没人能单挑过珞女侠,群殴么,一群大男人走一个女人,好要不要脸了。虽然众纨绔不怎么要脸,但是这点脸面还是得留着的。再说了,人家珞女侠身后站着房二公子呢,走了珞女侠,房二公子找他们玩群殴怎么办?

    房遗爱长长地舒了口气,看来真是高看独孤宏信了,这个人能耐是有,但还是缺少历练了,如果独孤宏信一直在京城里,那还真有可能成为一个劲敌,只是他这些年在关中养娇贵了。也怪不得长孙纳兰看不上独孤宏信,这个男人优秀是优秀,但还是娇贵了一些,一个男人经不起摔打,又怎么可以呢?

    这一场赢了,那比武也就结束了,房遗爱不觉得什么人敢跑上来找他房某人的麻烦,除非他不想活下去了。

    当房遗爱胜了,程咬金就咧着嘴笑了起来,与之相反的是长孙无忌一张脸已经冷了起来,这个独孤宏信没把握,干嘛还非得闹着玩比武招亲,难道脸面就那么重要么?长孙无忌心中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凡有的选择,他就不会把自家女儿嫁到房府去,可是现在比武招亲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他就是想不嫁也不行了。

    房遗爱已经迈步往台下走去,这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比武已经结束了,也就意味着可以回家了,剩下事情就是人家长孙老大人和房二公子翁婿的了,别人就是想看也看不到。

    有的时候你越想安静,越有人给你点炮竹,现在就是如此,房遗爱还没走几步,台上就多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长孙炳,也不是长孙家的任何人,他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人是来比武的,还是等待最久的那个人。

    “陇右晁雷,特来请教,还望房将军莫要怪罪!”那汉子站得很稳,一点不见慌乱的样子。

    晁雷?房遗爱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可是他却不敢有任何轻视之心,阴沟里翻船的事情可不少,他房某人可不想当那个反面教材。

    看着晁雷出场,李世民那皱起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一点,老王博终究还是忍不住了,有动作就好,怕就怕那些关陇世家什么都不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