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987章 贱术还不错

第987章 贱术还不错



    九月末的天已经有些凉了,尤其是这陇右大地,那风更是大得很。那一场比武招亲,更像是人生里的一场梦幻,事情过去了,生活也恢复了平常。十几天来,房遗爱一直钉在京师大学堂那里,好不容易抽个空,他便在东城逛了起来。

    来到东城,能去的也只有襄城的公主府了,这个季节里,树叶还未落下,却已经开始发黄了。襄城拿着一根木棍挑着花池里的蒿草,这草长得有点高了,快把花盖住了,正打算让人取小锄头呢,脖子上就感觉到一股热气,接着那丰腴的身子就被人抱在了怀里。

    不用回头,襄城也知道是谁来了,她丢掉小木棍,呵呵笑道,“怎么,不在你那工地上盯着了?”

    “还能一直待在那里不成?过两天跟为德兄去南山狩猎,你去不去?”虽然襄城还未进西跨院,但房遗爱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此次去狩猎,西跨院的女人都知道,不告诉襄城实在有点说不过去的。

    襄城对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没什么兴趣,但是这次她去点头答应了下来,“当然要去了,当时候你让人来接我,好久没去南山了。”

    “咦,你不是一向不喜欢这种事的么,咋这次答应的这么快?”搬过襄城的身子,房遗爱翘着嘴角笑了笑。

    “我是去看风景的,你打你的猎,我看我的红枫,各不相干,不是正好?”襄城伸手打掉房遗爱作怪的手指头,她确实想去南山逛逛,今年天气凉的早。想来十月份的南山枫叶已经开始变红了。长安城里的人都知道南山红枫美如险境,可没几个人敢去,因为南山可不光有着麋鹿,还有着凶猛的大虫。

    天近傍晚,房遗爱也不回去了,他吩咐两声,秦虎就领着铁靺和天刀闪人了,显然房二公子已经打算留在这里过夜了。说起来,这还是房遗爱第一次留在襄城公主府里,虽说已经和襄城有了夫妻之实。可留在她的公主府里还是需要一点勇气的。

    襄城也是个伶俐人,她一看三个忠仆都走了,便蹙着眉头笑道,“俊哥,你不怕珞女侠找你麻烦?”

    “她找的麻烦还少么。多一点也没啥,倒是你。想本公子了没?”房遗爱的手可不会老老实实。顺着襄城柔软的后背摸了下去。

    身子一怔,襄城没好气的哼了哼,“你别想美事,我可不是随便的人!”襄城这话说得挺没自信的,连她自己都感觉出来了。房遗爱颠颠的笑了,他低头在襄城粉唇上啄了下。“你不随便,本公子随便就行了!”

    “没脸没皮的,不理你了!”襄城羞涩之下,转身往屋里走去。房遗爱自然笑眯眯的跟了上去。

    襄城让人做了一顿可口的饭,房二公子吃的可爽了,晚上沐浴更衣之后,少不得又是一阵折腾,等着一番**之后,襄城便趴在房遗爱胸口挠了起来,“还记得长乐大婚的时候么?”

    “当然,怎么,你嫉妒了?要不到时候,也给你安排下?”房遗爱话刚说完,襄城就撅着嘴打了他一下,“胡说什么呢,谁嫉妒了,想起那些事,只是觉得有点感慨而已。那时候可从没想过会跟你发生这么多事情,更没想过会...会这样....,哎,这人生无常,真的很难说清楚。”

    襄城也是有感而发罢了,她确实很羡慕长乐,可是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成为房二郎的女人,从嫁到萧家,再到萧锐战死,最后又和房俊有肌肤之亲,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

    月光如华,美人如玉,房遗爱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所以他应该知足,襄城是个难得的好女人。外边大风萧萧,屋里却是一片春光,随着一声娇吟,屋里的两个人也不知不觉沉睡过去。

    很快狩猎的日子就到了,这一天李恪早早的就领着几个家仆到了房府,房遗爱也自然准备了一番。这次去南山,闻珞自然要跟着的,武曌也想去南山看看,海棠要留下帮着幽兰打理府上的事情,长乐就把琴语和雅馨派了出来。樨樽自小野惯了,对于打猎的事情很有兴趣,便换了身装扮准备随着房遗爱出府了。

    西跨院里很平常的,也就程灵儿不高兴了,如果不是要留下照看孩子,她哪能错过这种好事?

    这次不是什么大行动,也就房遗爱和李恪两方人马而已,让李恪等人先走,房遗爱便骑着马去了襄城公主府,谁曾想公主府里不只有襄城,连萧慕儿也在。如果只是萧慕儿的话,房遗爱不觉得有啥,只是唐悠芯也在,就不由得他不多想了。

    虽然和房遗爱之间有着许多龌龊事,可唐悠芯却不敢表现出来,她知道自己的境况,正如房遗爱所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感情。

    襄城拉着萧慕儿上了马车,等着唐悠芯也钻进马车之后,襄城才展眉笑道,“走吧,慕儿也想去看看红枫!”

    房遗爱还能拒绝么,马车缓缓向城南而去,一出南门,房遗爱就听到一声娇叱,接着一个劲装红衣女子骑马奔了过来,一看马上的女子,房二公子差点没从马上掉下去。这不是长孙纳兰么,她咋来了?

    “兰儿,你父亲放你出来了?”房遗爱很是好奇,虽说名义上长孙大小姐已经是他房某人的未婚妻了,可是长孙无忌那老家伙还是整天关着长孙纳兰,显然是想恶心下房二公子的。

    长孙纳兰眉头一挑,甩甩手中的马鞭咯咯笑道,“走吧,你以为那一道院墙能困住我么,只要我想出来,那一定能出得来!”

    房二公子明白了,看情况长孙纳兰是偷跑出来的,还是先闪人吧,保不准长孙无忌现在就派人追上来了。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往南而去,很快就追上了李恪的大队人马。南山并不远,也就一个时辰多点的路程。虽然时间短,可是到南山的时候,还是已经到午时了。房遗爱和李恪领着一群家仆搭帐篷去了,剩下的女人就打水的打水,准备做饭了。

    “俊哥,瞧瞧这满山的风景,在京城里,可永远都不会看到这番美景的!”李恪免不了感慨一下,他脸一哆嗦,就准备好憋一首名诗出来了。房二公子最讨厌李恪卖弄文采了。赶紧瞪着眼笑道,“美是美,不过要是碰上大虫,咱兄弟就要遭殃了。”

    李恪却是毫不畏惧的摇了摇手,“怕个啥。凭俊哥的本事,还会怕大虫?好啦。为兄去洗把手。你帮忙指挥着点!”

    李恪说走就走,弄得房遗爱好不生气,这个无良王爷,惯会偷懒,要不要在他帐篷上开个窟窿呢,最好是让蚊虫咬他个满脸大疙瘩。

    也许是房二公子的诅咒起作用了吧。李恪正蹲溪边洗脸的,谁知吴王殿下的腿好死不死的滑了一下,于是乎李恪俊朗的身子直接栽进了水里。李恪好不郁闷,来南山啥事还没做呢。就先当了回落汤鸡。好在天气不错,要是碰上大阴天的,他吴王殿下还不得染上风寒?

    李恪的形象挺狼狈的,房遗爱却掐着腰笑得老欢快了,吴王殿下可不是好欺负的,见房二公子笑得那么贱,拿起一块石子就丢了过去。李恪准头还不错,要不是房遗爱躲得快,那小石头就砸他脚面上了,“哎,为德兄,君子动口不动手!”

    “俊哥,你难道还不了解为兄么,为兄这辈子就不想当个君子,倒是当个流氓挺不错的!”也就李恪能说出这种话了,一个王爷不想当君子却想当流氓,那得有多大的勇气。李世民是不在这里,也是让他听到这句话,非被气得火冒三丈不可。

    襄城拿着树叶直摇头,这个三哥啊,何时才能像承乾那般稳重呢,不过这样也不错,三哥这人无欲无求的,总比青雀强吧。

    吃完午饭,房遗爱和李恪收拾好装备,就往山上走去,他不可能让襄城等人跟着的,南山深处凶兽出没,要是出个意外,就不好了。

    铁靺可是非常不甘心的,都怪这脏手,秦老虎和天刀都出的拳头,他咋就伸出个剪刀呢,结果弄得自己要留下当保镖。当保镖没问题,可是襄城殿下领着萧慕儿光缕着枫树看,走的是要多慢就有多慢,最可恨的是这几个女人还时不时的停下来拽几句文,弄得铁大汉都快疯了。

    房遗爱腰间一把短刀,手上一把铁胎弓,闻珞、樨樽、长孙纳兰也是一人一把弯弓。闻珞和樨樽箭术不错,房遗爱是知道的,只是长孙纳兰可以么?

    “兰儿,你确定你能射?”房遗爱问的时候,俩眼还不断地上下瞄着,那表情猥琐极了。

    武二娘子当然听得出房二公子话里的意思,可是长孙纳兰却没听出来,她还以为房遗爱是怀疑她的能力呢,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长孙纳兰挑眉一笑,接着拉弓搭箭,接着手指一松,那狼牙箭便准确无误的钉在了十几丈外的桦树上。

    “房俊,本姑娘的箭术如何,还入的你的法眼吧?”长孙纳兰显得很是傲然,那一对胸器也微颤颤的,其实长孙纳兰也没想到会射这么准,她是会箭术不假,但是一箭射中十几丈外的东西,还是要看运气的。

    房二公子直接伸出了一根大拇指,咧着嘴贱贱的笑道,“嗯,兰儿的贱术不错,改天本公子亲自讨教下!”

    武曌实在听不下去了,她嘟嘴笑了笑,拖着树枝子往前走去,错身的时候,她还朝房二公子做了个口型。房遗爱是看明白了,武曌说的是“你真坏”!

    房遗爱老得意了,还是武二娘子聪明啊,竟然听得懂他房二公子的话,今晚上要不要疼疼武娘子呢?

    李恪在前边等得有点急了,看房遗爱磨磨蹭蹭的,他便振臂喊道,“俊哥,快点成不成,你猪肉吃多了?”

    “放屁,你猜猪肉吃多了呢!”房遗爱顿时笑不出声了,居然被那位无良王爷鄙视了。

    这次长孙纳兰听懂了,李恪和房二郎说话挺有意思,骂对方是猪还不直接骂,非说什么猪肉吃多了。长孙纳兰笑得前仰后合的,房二公子却瞪圆了眼,真是无语了,这傻娘们还能笑出来,不是挺聪明的嘛,咋刚才就反应不过来呢?

    房二公子和武曌等人也笑了,只是他们都在笑长孙纳兰,几个人都老夫妻了,当然都明白房遗爱的浑话,也就这位长孙大小姐还被蒙在鼓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