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1028章 黑暗里的男人

第1028章 黑暗里的男人



    每个女人都有一个梦,这个梦不分年龄不分地域,杨吉尔不是阴玉凤,她的内心终究是柔软的。当面对着如此可怕的局面时,杨妃不受控制的多了几分恐惧之色。

    那男人笑了,他要的就是让杨妃怕,说实话,杨吉尔这个女人真的很美,虽然已经三十四了,可她还有这少女一般的肌肤,那美育之间流露出的不是苍老而是成熟。每个男人见了这样的女人都会动心不已的,他也是如此。只是他想要的比女人重要多了,只要得到想要的秘密,他就能搅乱大唐的半壁江山。

    不知谁点燃了一直火把,那旺盛的火光照亮了男人的脸,杨妃仔细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摇头笑道,“司马癸酉,果然是你,你们这些人,当真是胆大包天了,你们就真的以为靠着关陇集团就能掀翻整个大唐朝么?”

    “掀不翻又如何,只要大唐能乱起来就好了,这些年陛下太安稳了,这人一安稳了就容易想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司马癸酉所说的事情自然是科举了。

    杨妃冷冷的哼了哼,“你们这些人啊,就是贼心不死,当年搅乱我父皇的江山,现在又要搅乱李唐的江山,你们有没有想过天下一乱,会有多少人无辜遭难,你们于心何忍?”

    “杨吉尔,莫用这些说教我,你们杨家就是什么好东西了么?当初我七家之人合力捧杨坚上台,可是你们杨家又是怎么对我们的,杨坚一死,杨广就弄什么科举之制,哼,要说这世上无情无义之人,当属你们杨家。”

    “我杨家还对不住你们么?你们各个身居高官,霸占一方,还不满足么?不科举怎么成。难道看着你们把持朝政,地方上胡作非为么?”

    若说这世上有个人可以评价杨广,那就是杨吉尔了,她的父皇是有些刚愎自用,甚至还有些好大喜功,可是他也有着别人比不上的地方,至少他敢开历史之先河,以微弱的力量去对抗天下的世家。从汉末开始,世家就存于华夏大地,生长于华夏大地。世家让华夏得以延续。可同样也是中华大地动乱不断的根源。每个世家都有着自己的利益。当利益满足不了他们了,他们就会举起手中的武器去抢。杨广看透了本质,他选择了开辟一条不同以往的治国之道,那就是科举取士。将世家慢慢的排除在朝堂之外,只可惜他没能成功,征伐高句丽给他留下了穷兵黩武劳民伤财的名声,大运河更让他留下暴君的形象,杨广有错,可也并非全错。

    想着自己的父亲,杨吉尔的眼中渐渐的多了一丝坚定,“司马癸酉,告诉你们一句话。你们不可能胜的,大唐不是大隋,李世民也不是我那个刚愎自用的父皇。我父皇身边都是一群小人,而李世民身边有着太多人才了。”

    “呵呵,你说的是房遗爱么?我的公主殿下。你也太高看这个年轻人了,房二郎是很厉害,但是面对这庞大的帝国,他还是太渺小了,我司马癸酉既然敢做下这些事情,就有着一定的把握。当然,这一切还得要公主殿下帮忙才行!”司马癸酉拍了拍手,黑暗中走出了一个人,那人将一个托盘放在杨妃身前的矮桌上,就退了回去。

    托盘上有着纸和笔,还有着一个装满墨汁的砚台。司马癸酉伸手指了指白纸,笑着说道,“杨吉尔,哦不,公主殿下,麻烦你回忆一下当年的事情,我们需要你想起宝藏藏在了什么地方。”

    司马癸酉渴望这个巨大的宝藏,不,准确的说是关陇世家都非常需要这个宝藏,那些钱财,他们不稀罕,可是宝藏里留下的武器兵甲却是他们渴望已久的,只要得到那批消失的兵甲,他们就能短时间内武装起一支数十万的大军。世家有的是人,其中还不乏身负绝技的青壮。为了应对随时突发的情况,各世家都会培养一些护院,这些护院都是按照军队训练过下来的,所以只要有了足够的军械,他们完全可以充当一支可怕的大军。

    司马癸酉所倚仗的,也正是李世民和杨广所畏惧的,世家有钱不假,可是更可怕的是世家有人,这个年代,人多就是优势,有人就能创造一个江山。每人会理解大唐的世族观念,因为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受到家族血脉的力量,所以世家从不缺乏追随者。

    杨吉尔不会写,就算是饱受屈辱而死,她也不会将心中的秘密告诉司马癸酉的,天下才太平了几年,为什么总有人想要天下乱呢?司马癸酉在笑着,可是他没想到杨吉尔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抄起盘上的砚台冲他扔了过来。司马癸酉伸手将砚台打到了一边,可是那墨汁却没能挡住,顷刻间,司马癸酉一张脸就变得黑不溜秋的。

    杨吉尔在笑,司马癸酉心中却是怒不可揭,颤抖着手用袖子在脸上抹了抹,这时早有人递上了干净的布,司马癸酉使劲的擦了擦后扬起了手,“你们都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

    “是,家主!”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地窖里就只剩下了司马癸酉和杨妃。

    本来司马癸酉不想太过为难杨吉尔的,说到底,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可惜的是这个女人不识抬举,竟然敢激怒他。一步步朝杨妃走去,而杨妃却是退无可退。看着司马癸酉冷傲的脸,杨妃就知道这个男人怒了。

    “杨吉尔,你不该惹怒我的,你好好的写下所知道的事情多好呢,何必给自己惹麻烦?”说着,司马癸酉眼角一眯,右手甩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杨妃倒在了地上,司马癸酉这一下用了五成的力道,杨妃又哪受得了。嘴角已经有点血丝了,可是她却没有流泪,依旧死死地望着司马癸酉。

    司马癸酉也知道杨吉尔不怕死,所以他不会杀了她,伸手揪住杨妃的胸襟。一用力就将她提了起来,舔着舌头,司马癸酉嘿嘿笑了起来,“我的公主殿下,早就说过了,你很美,是个男人都受不了的。”说着,司马癸酉右手一扯,杨妃那鹅黄色的宫装被撕下了一片,虽然冬天里穿的比较多。可还是挡不住司马癸酉的手。

    当看到那雪白的肩头。司马癸酉一颗心也跳了起来。他年纪不小了,又身为司马家的主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可是这一刻还是被杨妃的身子吸引住了。伴着沉重的呼吸。司马癸酉扑在了杨吉尔身上,他的嘴从脸庞划到肩头,那柔软的肌肤仿佛让他回到了二十年前。怀里是个绝代佳人,可司马癸酉却高兴不起来,渐渐地他心中就涌起了一股颓败感,杨吉尔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有,也不反抗,任由他亲着摸索着。司马癸酉想要的是一个女人,而不是一具尸体。抬起头,他阴冷的说道,“你为什么不反抗?”

    “司马癸酉,你觉得你会比李世民更恶心么?我杨吉尔能让李世民在身上爬,就不会在意多一个你!”杨妃不断地冷笑着。那眼里的神情也是如此的轻蔑。司马癸酉就像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一般,他松开杨妃,重新站了起来。

    正如杨吉尔所说,她没有拒绝李世民,还会拒绝他司马癸酉么,因为在杨吉尔心中,李世民更加的可恨更加的无情。也许真的想错了,杨吉尔空有一副美丽的面貌,可她的灵魂早就死了,也许从嫁给李世民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成了一个活死人。

    人,怎么可以没有喜怒哀乐,怎么可以没有爱恨情仇,可是杨吉尔没了,一个这样的人,该怎么对付她呢?看着坐在地上整理衣襟的杨妃,司马癸酉心中冷冷的笑了一下,总有办法对付她的,人只要活着,就一定有在乎的东西。

    司马癸酉气急败坏的离开了地窖,当地窖恢复那种昏暗后,杨妃却捂住面颊轻轻地抽泣起来。这一刻,她想死,她比任何时候都想死,可是却不能去死,她要死,李恪怎么办,李愔怎么办,他们一定会疯的。

    而且杨妃更清楚一点,那就是李世民需要她回去,如果司马癸酉没有掳走她,那李世民一辈子也不可能知道她心中的还有个秘密,可是现在知道了,李世民就一定会想办法得到。大隋啊,父皇、皇祖父,你们可知道孩儿的无助?

    杨吉尔希望地窖上边开一道口子,然后一个威武的男人救她出去,可是她知道这都是妄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关在了哪里,别人又怎么可能知道?

    房遗爱慢步行走在宽广的后花园里,身边王丹怡一直陪着他,而那个曼妮娜还在没心没肺的说着大亚美尼亚的传说。

    “跟你们说哦,艾尔可是我们亚美尼亚无所不能的神,他能呼风唤雨的....”曼妮娜扬着拳头,神情无比的崇敬。

    房二公子听得直咧嘴,还艾尔呢,那个小破国地方不大,神话传说不少,曼妮娜啰嗦半天了,弄得房二公子都有点听不下去了,于是乎他伸手摸摸曼妮娜的小翘臀,撇着嘴笑道,“艾尔算个毛,我们盘古大神一斧子劈开了混沌世界,要是天和地不分家,你们那个艾尔往哪制造什么电闪雷鸣去!”

    曼妮娜顿时有点晕了,大唐还有这么牛的神么,为啥以前没听说过?眨眨宝石般的眼眸,曼妮娜很认真的看了看王丹怡,“夫人,盘古真的那么厉害么?”

    “是的,这个真没骗你,不过你计较这个干吗,都是传说的,怎么可能是真的?”

    “夫人,你这是对神灵的不恭。神就在天上,他能听到我们一言一行的!”

    王丹怡哭笑不得的转过了脸,懒得跟这个洋婆子叨叨了,大亚美尼亚就是个没开化的国度。

    时至深夜,长安城里已经变得安静祥和了,吴王府里,李恪依旧在屋中走来走去的,连续几天,他也就休息了三四个时辰。杨氏很担心李恪的状况,如此下去,母妃没救回来,殿下就要先倒了。

    “夫君,时候不早了,你怎么也得休息下不是,如果有了消息,你却没有精力去做事,那怎么行?”杨氏断喝一碗肉羹走了进来,李恪听了她的话,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哪睡得下?母亲不回来,我这心里终究是放不下。对了,六哥儿还在吧?”

    “夫君放心,六哥儿逃不出去,那么多侍卫守着呢!”杨氏也是有些头疼的,自从杨妃一出事,李愔就闹着要去找关陇世家的人算账,要不是房遗爱和李恪拦着,估计这会他早就闹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