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1043章 别开生面的奠基仪式

第1043章 别开生面的奠基仪式



    平白无故的弄了个疏通渠道的差事,房遗爱还真是怎么想都想不到,不过也不是啥好处都没捞到,至少把合浦的破事丢给了李恪。人刚出了太极宫,正打算打道回府呢,李恪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揪住房遗爱的袖子,李恪就黑着脸吭哧道,“俊哥,你这人也太不讲义气了,你跟合浦的破事让为兄掺合啥,这不是给为兄找事么?”

    “为德兄,你这叫啥话,你一个当兄长的替合浦操点心又咋了,嘿嘿,好自为之吧,千万不要惹怒父皇哦!”房遗爱眨着眼,嘴上说的是李世民,可事实上是在提醒李恪像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最好把婚事给搅和了另外要不把他房某人供出来。李恪气的直喘粗气,说的简单,要想做的谁都不得罪,哪有那么容易啊?

    房遗爱才懒得管李恪兄台用啥招,他就觉得吧以李恪的聪明劲儿,一定能想出点靠谱的馊主意的。和李恪告别后,房遗爱就回到了自己的西跨院,此时幽兰正皱着眉头在院里走来走去的呢,一瞧见房遗爱回来了,她直接将房遗爱拉了过来,“夫君,你真的要让那些宫女去大学堂跳舞?你可想清楚了,这要这么做了,那些老头子非骂死你不可!”

    房遗爱很无语的撇了撇嘴,早就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了,不过为了给大学堂增加点人气,也只能想这种歪招了。要说大唐朝的公子哥们,图的啥,还不就图个乐呵么,只要有美女的地方就一定有乐子,嘿嘿,虽然这主意伤风败俗了些,不过有效就行。

    “好熙儿姐,咱不说这个了,你帮为夫查查那个宋玉大小姐在哪里快活呢。找到之后,给为夫说一声!”房遗爱现在头疼的就是怎么说服宋玉,人家沙邦渠南边百亩良田还有个上好的庄子,让人家把底盘让出来修沟渠,这也太难了。宋玉一向精明的很,她会答应么?

    “找宋玉做什么?夫君,今个朝上又出事了?”幽兰猜着估计是有什么事了,否则找那宋家大小姐做什么,这些年在她身上吃的亏可不少了。

    “别提了”让幽兰坐在一旁,房遗爱将今日朝上的事情向西的说了一遍。听完房遗爱的话。幽兰就被逗笑了。她抿着嘴说道,“这事也可真是,夫君,你还真得和宋玉好好谈谈才行!”

    幽兰心中也明白。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找宋家谈,人家独孤家恨不得给房家找点麻烦呢,又岂会帮房二公子的忙。

    房二公子这边想着怎么对付宋玉呢,李恪兄台也不好过,他也没回自己府上,而是重新回了皇宫,来到柳福殿,李恪就坐厅里喝起了茶水。吴王殿下脸色实在是臭了点,弄得宫女们都离他远远地。杨妃本来还想去御花园走走的,看李恪这副神情,就笑着问道,“德儿,你这是怎么了?”

    “母妃。孩儿又被房俊那家伙给坑了,他竟然提议让孩儿帮着大皇兄替合浦找夫婿,你说这事.....哎......”

    杨妃可不了解房遗爱和李簌之间的破事,她秀眉微蹙,颇有些不解的笑道,“德儿,这事有什么可愁的,房俊刚担了沙邦渠的事情,你帮他忙忙合浦的事情不是应该的么?”

    “母妃,你是有所不知啊!”瞅瞅周围,看宫女太监们离得挺远的,李恪趴在杨妃耳边小声嘀咕道,“母妃,就合浦整天跟在房俊后边转,你说他俩能没点猫腻,要是真那么简单,房俊那家伙还会躲着?”

    “嗯,德儿,你是说合浦和房俊?”杨妃光听着就觉得心跳的厉害,真是好胆子,吃了碗里想着锅里,已经有了长乐和襄城了,还惦记着合浦,这房俊不怕陛下把他砍了么?虽说现在襄城还没住进西跨院,可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早晚的事情,可是合浦,陛下能答应就见鬼了!

    “母妃,你心里有数就行,可别跟别人说,否则房俊那家伙非被丢天牢里去不可!”李恪可是知道李世民是什么脾气的,碰到这种不知足的货,保准先丢天牢里晾几天。不过李恪也挺不解的,房二郎到底哪里好了,合浦那丫头偏偏跟在他屁股后边转悠,现在倒好,都耗成大龄女了。

    “德儿,这事啊倒也不是太难办,你呀,就啥也不做,到时候把所有人的情况都报给你父皇,只是每个人后边都给添一条缺点!”

    一听杨妃这话,李恪就嘿嘿笑了起来,每个人给加一条缺点,以父皇那追求完美的劲头保准都给刷下去。

    李恪笑眯眯的离开了柳福殿,杨妃确实摇头叹息了句,“哎,房俊啊房俊,你这心思都放女人身上了,这可什么时候是个头?”杨妃不希望房遗爱年纪轻轻的就毁在这上边,有时候公主娶多了不见得是好事。

    京师大学堂,今天长安城不少老百姓都跑到这里看热闹了,按照公告上说的,今天可是大学堂奠基开门的日子,听说房大将军为了大学堂还准备了不少节目,而且最重要的是陛下和一帮大佬也会前来观看。

    房遗爱一身的戎装,站在大学堂门口有点不伦不类的,今天可是圣地京师大学堂开门的日子,你穿一身军装算什么事,难道大学堂的学生也要当军人不成?房遗爱可不知道看客们在想啥,他这会正望眼欲穿的等着李世民来呢。

    两个女武士一左一右的护着他,眼见着酉时快到了,佐佐木希子小声地问道,“主人,皇帝陛下会不会不来了?”

    “头发长见识短,你以为大唐皇帝陛下是你们那什么劳什子的国君么?再等等!”其实房遗爱心里也开始犯嘀咕了,李世民还真放过鸽子,记得去年老罗家整院子,李世民说是要去瞧瞧的,于是乎当天不少人都等着,结果李世民却放了鸽子。

    酉时一过,就听一声锣响,接着人群就骚动了起来,看到这种情况,房二公子总算放了心。看样子李世民和大佬们总算来了。由于人太多,房遗爱也看不清外边的情况,等着人群分开,他总算看清楚大佬们的样子了。一看走在最前头的李世民,房遗爱差点没晕过去。

    此时李世民一身灰色长袍,左手转着两刻玉珠,右手拿着把破扇子,如此也就罢了,他脸上还挂着个琉璃制作而成的眼镜,这一副打扮哪是什么大唐帝王。简直就是个大唐版的黑帮老大嘛。也就是李世民身边有造型师。如果有的话。房遗爱现在就把那家伙扔井里泡个十天八天的。

    李世民可以点没感觉自己有什么不妥的,相反他觉得还挺牛气的,李世民旁边站着的就是程咬金了,此时程咬金一边走还一边冲两边招着手。就差喊一声“同志们辛苦了”。

    房遗爱算是服气了,这帮子人啊,都是闲的没事做的老货,没事显摆什么,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傻么?别管心中咋想的,房遗爱赶紧领着俩女武士迎了上来,“父皇,你这打扮.....小婿真是羡慕极了!”

    “哇哈哈,老货。咋样,朕早就说贤婿是个识货的人吧!”李世民咧着个大嘴,满嘴的牙一个不落的全都露了出来。房二公子只觉得有种淡淡的忧伤,极品啊,碰到李世民。就是神仙也得甘拜下风,估计上下五千年,就没李世民这么要脸皮的。

    程咬金哼了哼,把个大脑袋晃旁边去了。大佬们都看着呢,房遗爱一个小晚辈只好一个个的见过了礼,点头哈腰一阵子后,总算进入了正题。

    房遗爱让李世民和大佬们站成一排后,旁边就走上来十几个漂亮丫头,这些丫头牵着一条红绸,这红绸中间还有个大红花。等着美女们站定了,李世民看着眼前的大红花发起了呆,难道要把大红花绑在胸前,可是这红绸是不是有点太长了,估计把他李世民绑成粽子也还有剩余吧?

    “贤婿,这个是咋回事,一人绑一个红花?”李世民此话一出,房二公子差点喷了,也真能想,这是大学堂奠基仪式,胸前帮个大红花干嘛,胸前绑了大红花那不成迎亲的新郎官了?

    “父皇,这叫做剪裁,取名红红火火,就是取个彩头!”房遗爱耐心的解释着,没人不喜欢新奇的玩意,得了房遗爱一番解释,李世民就高兴了,连忙说以后大唐再建什么宫殿,也照这个来。

    看大佬们拿着把破剪刀剪呀剪的,等着红绸被剪断了,房二公子带着头的鼓起了掌,有他带头,周围顿时响起了响雷般的掌声。

    剪裁过去后,就到了所谓的庆祝仪式,为了表演,房遗爱还让人专门搭了个台子。有剪裁那样稀奇的事情,大佬们对这个庆祝仪式还是挺看好的,谁曾想节目一开始大佬们就差点给气晕过去,只见一帮宫女穿着奇装异服上了台,如此也就罢了,问题是这些宫女跳的什么玩意?她们都穿着高高的靴子,然后手拉着手踩地面,同时屁股还扭阿扭的。

    “房俊,这是啥玩意,你让朕看这个?”李世民真想给房遗爱一巴掌,他这张老脸都被这个女婿给败了。

    大佬们不高兴,可不代表看客们不高兴啊,老百姓们尤其是那帮子年轻公子哥们都举着胳膊尖叫了起来,更有甚者已经随着节拍摇了起来。

    “嗨嗨嗨.....一二三四五六七....换个姿势.....再来一次......嗨嗨嗨.......”

    房二公子早就准备好挨骂了,他指指舞台上的宫女们,很悲情的说道,“父皇,这叫小河之舞,最受年轻人喜欢了,不信你瞧瞧.....”

    “瞧个....哼,你自己准备好怎么争辩吧!”李世民才懒得看呢,总之在他们这群老货心中这就是伤风败俗。

    孔颖达气的白胡子一飘一飘的,他咋就教出房遗爱这个学生呢。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大佬都不喜欢,至少程咬金和尉迟恭等人看的挺来劲儿的,尤其是尉迟恭,还指着一个宫女嘿嘿笑道,“老货,你瞧,这小蛮腰扭得,都羡慕死老夫了,啥时候老夫这腰也能这么扭啊!”

    “.....黑炭头,你这老腰别说扭了,转几圈都成问题!”程咬金也不怕得罪尉迟恭,俩人斗嘴都斗了多少年了。

    房遗爱耷拉着脑袋站在一边,哎,程咬金这个老岳父,你可长点心吧,没看到皇帝陛下的脸都黑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