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1101章 攻下伊塞克

第1101章 攻下伊塞克



    新书已上传,书名《圣族盟约》,书号3187417,直通车地方可以直接点击。绿帽子这本小说本身写的有问题,所以少川也不好腆着脸的找你们要票,但是新小说,还希望大家尽力支持一下,谢谢了!

    -----------------------------------------------------

    伊塞克城池里,戈林翰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最近两天贺鲁很少去巡城了,好像是染了什么怪病,整日里窝在府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按说,贺鲁老老实实地,戈林翰应该高兴才是,可贺鲁这样做也太突然了,尤其是那个什么怪病,根本就不太可能。戈林翰曾经让人去贺鲁府上探视过,可是派去的医者都让贺鲁的下人以各种理由赶了出来,从始至终连贺鲁的面都没有见到。

    戈林翰觉得贺鲁一定是在密谋什么,可是兹事体大,戈林翰又不敢私自做主,只好让人给咄陆可汗送了个信,好在咄陆可汗并未在三弥山,而是在三弥山南边的石城办事。一天的时间,前去送信的人就带回了咄陆可汗的命令。

    贺鲁有不满之心,咄陆可汗早就有防备了,当听戈林翰说贺鲁有密谋的时候,咄陆可汗稍微思考了一下,就给了戈林翰一道军令,那就是提前动手,不能让贺鲁有扰乱伊塞克的机会。

    咄陆可汗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决定,当他下令让戈林翰动手的时候,贺鲁也得到了这个消息。贺鲁在突厥经营多年,自然也有着自己的势力,咄陆可汗身边也有着贺鲁的亲信,所以戈林翰想要动手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

    甘洌恭恭敬敬的站在旁边,已经四天了。贺鲁依旧还没说如何回复汉人,可是知道咄陆可汗的命令后,贺鲁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咄陆,你既然逼我,那就不要怪我贺鲁对不起你了!甘洌,你去一趟西亭峡谷要塞,告诉房遗爱,就说我同意他的提议了!”

    甘洌单手抚胸,低着身子退出了房间,伊塞克的天要变了。哎。这到底是谁的错呢?

    是夜。一支全副武装的突袭小队来到了伊塞克城下,学了声布谷鸟的叫声,城墙上就落下了一个硕大的篮子。就这样,一支突袭小队悄无声息的进入了伊塞克城强。

    这次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铁靺和天刀,他们一共带来了二十四个人,人数虽然少了,可照样能够做一件大事。此时驻守南城墙的正是贺鲁的亲信乌尔雅,把人接上来后,乌尔雅就打算带着铁靺等人去见贺鲁,可是让乌尔雅诧异的是那些汉人却转身往南城门走去。

    “你们这是做什么,贺鲁大人在等着你们呢!”乌尔雅有点急了,守卫南城门的可都是戈林翰的人。这些汉人若是去了,那不就暴露了么?

    其实贺鲁跟房遗爱商量的是让一些人进来,这些人会找机会做掉戈林翰,只要城中一乱,贺鲁再偷偷的放汉人大军进来。如此一来贺鲁还能借着这段时间给自己争取到更大的好处。贺鲁能想到的,房遗爱自然也想得到,他才不会按照贺鲁说的去做,答应那么多条件,无非是让贺鲁帮忙把突袭小队弄进城,只要进了城,谁还理贺鲁说过什么?房遗爱并不想让贺鲁好过,合作又如何,要是不借机削弱下贺鲁的实力,以后他归顺了大唐也不会老实的。

    “滚一边去,老子做事用得着你来教么?回去告诉你家贺鲁大人,就说城门我们自己弄开,让他自己琢磨下怎么做吧!”

    铁靺除了房遗爱的命令,谁都话都不会理会,见乌尔雅走上来,他一把将乌尔雅推开了。突袭小队气势汹汹个的朝南城门走去,乌尔雅却气的直跳脚了。

    贺鲁一直在等着汉人小队人马的到来,可等来的却是慌慌张张的乌尔雅,“贺鲁大人,不好了,那些汉人去南城门了!”

    “什么?”贺鲁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他心里早就骂翻天了,娘的,又让房遗爱这个狗蛮子给阴了。汉人去折腾南城门,那城内必定会大乱,到时候戈林翰会如何做呢?

    伊塞克是一座守卫森严的坚城,汉人怎么可能进得来?戈林翰只要稍微想想就猜得出是谁放汉人进来的,此时戈林翰正想着怎么对付他贺鲁呢,又出了这种事,戈林翰岂能放过?

    好一个阴险毒辣的狗蛮子,说好的盟约呢,说好的恩赐呢?如果现在房遗爱站在他眼前,贺鲁一定会动嘴咬上两口,真是太可气了,当初跟甘洌聊得好好地,一进城就开始变卦,这一折腾下来,他贺鲁手下能剩下多少人可就真不好说了,但是贺鲁又不能不挺着,难道把头伸过去让戈林翰砍么?

    守卫南城门的可不少,足有四十人之多,如此多的人围在南城门前,别说是人了,就算是老鼠都别想溜过去。好在房遗爱早有准备,为了顺利弄开南城门,房遗爱让人弄了个小型的炸药包,炸药包商还弄上了药捻子。

    用火折子点燃药捻后,天刀就等了起来,等到药捻燃的差不多了,他用力将炸药包朝靠拢在南门的突厥士兵扔去。

    寂静的夜里,轰的一声巨响后,整个南城猛地亮起了一片强光。突厥士兵何时见识过这种东西,就那么一下,不少突厥人就被炸成了半残。有好多人耳朵都被震聋了,等着铁靺和天刀领人摸上来的时候,他们连点像样的反抗都没组织起来。几颗地雷装在了城门上,随着一阵冲天的火光,那道厚重的城门也倒塌了。

    天刀和铁靺也没敢进城,领着人就往城外窜,反正城门已经被炸塌了,只要大军来了,就一定能攻进城去。

    那一声冲天巨响,将熟睡中的戈林翰震醒了,他还没来得及让人去南城查探,接着又响起了一阵震天响的动静。虽然离着南城有点远。可戈林翰依旧感觉到地面在动了,这是地雷,只有地雷才有这么大的威力。

    “戈林翰大人,不好了,南城门被汉人炸开了,咱们的兄弟都死了!”一个家伙灰头土脸的跑了过来,此时他脸上挂着不少的黑灰,显然刚从南城那边爬出来。

    “可恶的贺鲁!”戈林翰睚眦欲裂的骂了出来,能够放汉人进来的除了贺鲁还能有谁?“传令下去,命左卫师和豹七师前往南城。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给老子把南城门堵住!”

    “是.....”传令兵连滚带爬的去传令了。至于戈林翰,他现在心里光想着贺鲁了,想要守住伊塞克,就得先想办法把贺鲁给灭了。否则由着贺鲁折腾,就算南城门不被毁,伊塞克也不一定守得住。有道是攘外必先安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戈林翰用最快的速度组织起了三个豹师,一共将近四万人的大军很快将贺鲁所在的东城堵住了。贺鲁早就预料到戈林翰会这么做了,如果换做他贺鲁,他也会和戈林翰一样先把内部隐患除掉的。双方也没什么废话,一照面就拼上老命了。戈林翰为了守住伊塞克,那是什么法子都用上了。贺鲁为了活命,更是不肯相让,双方人马在东城狭小的巷子里杀的是不可开交的。

    说到底,戈林翰的人马还是更多更强,仅仅两个时辰。就将贺鲁的人马压缩在了东城三里范围的民区内。眼看着就要灭掉贺鲁了,戈林翰却又听到了一阵噩耗,南城门失守,大量的汉人涌进了伊塞克。

    戈林翰都快吐血了,汉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突破南城门,那里可是有着左卫师驻防。戈林翰不断地骂着自己的部下,可是那些部将却不怎么服气,汉人不知道从哪弄出来一堆古怪的车。那车头尖尖的,上边还燃着大火,人家推着火车就往人群里钻,突厥勇士就是再牛叉,也不可能跟火较劲啊,这一慌,就被汉人冲出了一道口子。等着众人再想补的时候,已经晚了,后边的汉人源源不断的涌进来,自此整个城南都宣告失守了。

    “贺鲁,你个王八蛋做的好事,你这个叛徒,勾结汉狗,你死后,还有何面目去见天神?”戈林翰骂归骂,可心中却涌上了一丝悲凉之色。

    伊塞克失守,整个突厥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伊塞克就像一颗钉子钉在突厥正中央,汉人有了伊塞克,那可是想去哪就去哪。从今往后,突厥还能和大唐争雄西域么?伊塞克不能失,就算战至一兵一卒,也得守住伊塞克。

    可汗一定会派大军夺回伊塞克的,他要做的就是位大军守住一扇城门,“传令,众军后撤,给本将守住北城!”

    戈林翰这个决定是非常明智的,如今南城失守,东城在贺鲁手中,汉人占据西城那也是早晚的事情,所以集结兵力驻守北城才是最好的选择。

    贺鲁不知从哪里冒出了头,他冲着戈林翰就大骂道,“戈林翰,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仁义,要不是你和咄陆逼迫,我贺鲁何至于此?”

    戈林翰听不到贺鲁的声音了,他调转马头往城北奔去,而此时,房遗爱已经率兵进入了南城,真的不容易啊,和突厥人对峙了半年的时间,终于在隆冬时分拿下了伊塞克。伊塞克有多重要,房遗爱心中清楚地很,有了伊塞克,大唐就有了绝对的优势,依靠伊塞克,就算劫掠三弥山也不是没有可能。

    “少将军,戈林翰已经率兵退回了城北,兄弟们已经摸过去了,只是突厥人抵抗的厉害,兄弟们伤亡惨重!”项硕眼中有着许多的沉郁之色,本以为拿下南城,整个伊塞克就能唾手可得的,谁知那戈林翰竟然如此顽强。

    “真不愧是左卫师大俟斤戈林翰啊,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做出如此理智的决断!”房遗爱也有些犯愁了,如果突厥人真要死守城北,想要攻过去还真有些难,要知道,戈林翰手中可还有将近五万人的大军呢,这些人玩巷战,绝对能给大军造成巨大的伤害。硬攻不是好主意,如果伤亡过重,之后守城就是个问题了。

    想了想,房遗爱眼中闪过了一丝狠辣,“项硕、陆青听令,着你二人分两路人马攻击北城。不管前边有没有突厥人,都给本将放火烧过去!”

    房遗爱这个命令可当真是狠毒之极了,火烧民房,突厥士兵自然藏不住,可是城北的平民百姓也绝对活不下几个。

    当这个烧城的命令下去后,房遗爱就知道一定会给自己带来许多的麻烦,大唐从不缺少标榜仁义的伪君子,而且为了给西域各国一个说法,朝廷也不可能明着支持他房某人的。

    项硕和陆青倒没有迟疑,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执行军令,至于后边的事情,他们才懒得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