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1116章 自我介绍

第1116章 自我介绍



    新书已上传,书名《圣族盟约》,书号3187417,直通车地方可以直接点击。.绿帽子这本小说本身写的有问题,所以少川也不好腆着脸的找你们要票,但是新小说,还希望大家尽力支持一下,谢谢了!

    -------------------------------------------------------

    房二公子觉得自己很幸福,月兰美人真的是太善解人意了。两天的时间,房二公子都腻歪在月兰美人身边了,弄得武二娘子都有点嫉妒了,武顺更是不爽,直接从暮春楼里搬了出来。

    房二公子轻松加自在,徐二姑娘却是有点累,湖州离着扬州并不远,最近一段时间赶考的士子们都住到了扬州附近。谭炳福和他的士子大军更是早早的就在扬州包下了一家客栈,别的人还忙着温习功课,谭炳福和他的兄弟们却是无比的轻松,整天看戏听曲外加逛窑子,短短的半个月,谭炳福已经去过六趟悦心楼了。

    京城里,老王博眯着眼敲着木鱼,自从独孤家败了后,老王博就养成了这个臭毛病,敲木鱼也就罢了,还经常抽空跑会昌寺听辩机大师讲禅。王守烈都觉自己的父亲有点老糊涂了,房遗爱手拿科举大旗,冲着关陇世家步步紧逼,老父亲却敲木鱼,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王守烈站在旁边守着。等了足有半个时辰,老王博才停下了手里的活,“守烈啊,让人跑一趟江南,如果房二郎真的在科考上徇私舞弊,就让人大肆宣扬一番。”

    “父亲,房遗爱那人精得很,会做这种蠢事么。依孩儿看吃亏的还是那些投机的士子们!”房二郎收受贿赂是不假,但绝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守烈,你得沉住气才行,房二郎不徇私舞弊,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办法么?你就好好等着吧,为父早就安排好了,这次丁让他房二郎栽在江南的泥潭里!”

    老王博已经很少有这种霸道的语气了,可是王守烈却没有多少信心,哪次父亲不是信心满满的。可是结果无不是惨烈的,房二郎没收拾了,反而自己吃亏不少。第一次整垮了汾州司马氏。第二次直接整垮了关陇大家独孤氏。这次要是再不成,还不知道房二郎会揪着尾巴对谁挥刀子呢。

    谭炳福一点都不担心科考的事情,房大将军都收钱了,会不给做事么?但凡官场上,都有个铁律,那就是那人钱财与人消灾。要么不收钱,收了钱你就得做事,否则以后还怎么收受贿赂?

    “谭兄,出去瞧瞧吧,徐家二小姐在外边找你呢!”一个干瘦的蓝衫公子哥满面潮红的跑了进来。一听是徐二姑娘,谭炳福就赶紧站了起来。虽说他谭炳福也是江南一霸。可和徐二姑娘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自从徐大小姐嫁到房府后,老徐家那更是水涨船高,连带着徐二姑娘都变得那么难以触摸了。

    跑到客站外边,谭炳福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位身穿百合裙的美人,真不愧是徐大小姐的妹妹,长得竟然如此的水灵。

    想当年名动长安的江南双美都嫁到了房府,其他的江南公子们也只能瞻仰下徐二姑娘的美色了,若说谭炳福没有心思,那是假的,只不过他不敢而已,如果老徐家但凡差劲一点,谭炳福早对徐二姑娘动手了。吸了口气,谭炳福一本正经的走到了门前,“二姑娘,你怎么来这里了?”

    “谭公子不用客气,今日小妹前来是受人所托,不知谭公子可有谈话的地方?”徐贤早得到房遗爱的吩咐了,所以尽力的让自己表现的魅惑点。

    谭炳福也是个聪明之人,稍一思虑就知道徐贤是代谁来的了,恐怕是房二公子不好出面,让自家小姨子过来要钱了吧。其实谭炳福早就等着了,只不过不知道把钱送给谁而已,在江南不比京城,要是还直接去找房二公子,那一定会被人揍出来的。

    “有,有的,二姑娘请随谭某来,上边有雅间!”谭炳福头前带路,很快就到了三楼的天字号房间。

    谭炳福知道徐贤为什么而来,所以不等徐贤吩咐,就将自己的小厮唤了过来,“藤子,你去将赵公子、方公子他们都找过来,就说谭某又要事找他们,对了,告诉他们,把准备好的钱都带来!”

    “是,公子!”小厮藤子点头哈腰的走了,谭炳福让店里的伙计上了好茶和点心,就坐屋里陪着徐贤说起了话。虽然徐贤挺恶心谭炳福的,可是还得勉为其难的应付着。

    约过了一刻钟,雅间就不再是雅间了,因为这时候从外边来了许多人,还都是谭炳福的朋友。徐贤心里清楚得很,什么朋友,大都是些投机份子吧。对于这些人也不用拐弯抹角的,徐贤喝了口茶水,笑滋滋的说道,“诸位公子,今日小妹前来乃是受了我家姐夫所托,相信有些事情大家都明白。不过小妹还得嘱咐一句,这次科考乃是我大唐第一次科考取士,所以非常严格,必须担着很大的风险才成。两位主考就不说了,就是那些普通的监考,也得照顾到位,最近两天,我家姐夫就开始着手挑选监考官员了。”

    “这个大家都懂,二姑娘请放心,我们这都准备好了!”谭炳福使了个眼色,就领着头把钱票子放在了徐贤桌上。

    徐贤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就房府的钱,多的都花不完了。可就是如此,她还是吃了一惊,一叠子钱票摞在一起都有半尺高了,看看面额不是一百贯就是一千贯。看来这些人是真有钱啊。

    点点头,徐贤轻轻地笑了起来,手指点点钱票,她抿嘴说道,“诸位公子放心,我那姐夫不会白要你们钱的,不过这么多人小妹也记不清楚,能不能麻烦你们把姓名和籍贯都写下来。小妹也方便去回禀我家姐夫!”

    好事啊,谭炳福还生怕房二公子拿了钱不干事呢,现在看来,着实是用了心啊,一帮子公子哥乐呵呵的在纸上写着性命籍贯乃至年龄,总之写得很详细,有的家伙把自己长得啥样,家里有多少田地都写出来了。徐贤真有点佩服这些人了,都高兴吧。有你们哭的时候。

    忙活了一个时辰,徐贤总算把所有人的自我介绍给收齐了,临走的时候。她还冲着谭炳福甜甜的笑了笑。“谭公子,想来诸位公子找的不会只有我家姐夫一个人吧。能不能麻烦你们说说,我姐夫正挑选监考官员呢,可别把你们找好的人给排出去。”

    听了徐贤的话,谭炳福就暗道一声好糊涂,可不是嘛。别看监考官员就那么多,可要是房二公子不知道的话,还真有可能踢出几个去。跟所有人商量了下,谭炳福就递给了徐贤一份名单。

    按照谭炳福的意思,是要设宴款待徐二姑娘的。但是徐贤却推脱掉了,“谭公子客气了。小妹还得回复我家姐夫呢,这事啊,可拖不得,诸位公子要是有心,等科考结束了,咱们再聚一聚如何?”

    “二姑娘说的是,那我们送送二姑娘!”一帮公子哥簇拥着徐贤下了楼,直到美人走远了,谭炳福才摇着脑袋叹道,“好一个娇美人啊,房二公子好艳福啊。”

    “谭兄,想来这次应该没有问题了吧?”有些人还是担心着的,毕竟房二公子只是个人,要是两个主考官临阵闹腾点怪事,还真有可能出变数。

    “放心吧,房二公子既然帮忙,就不会出岔子的,诸位可别忘了房相是什么人!”谭炳福想的很简单,房二公子再怎么乱来,房相爷还能不保着他么,即使房相爷生气,也不会把这事抖搂出来的。

    房遗爱坐在小院里听武二娘子谈着小曲,而一旁的李月兰也用长箫伴奏着,那一首《铁血丹心》曾经感动了多少人,可在大唐朝,听的人却不多。依希往梦里似曾相见,转头去相隔已千年,铁马金戈,铮铮傲骨里,断却的是一份份的仇恨与柔情。

    徐二姑娘可是第一次听这样的曲子,等着曲子结束了,她忍不住拍起了小手,“月兰姐姐,这曲子是你谱的嘛?”

    “我是个女人,怎么写得出这样的曲子,喏,问问你姐夫吧!”李月兰莞尔一笑,挽着武二娘子坐在一旁交流起了经验。房遗爱可不会给徐贤问话的机会,撇过脸呵呵笑道,“贤儿,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都办妥了,姐夫,你看看吧,这是那帮蠢货交上来的钱和名单!”徐贤打个手势,身后的下人就抱着三个小箱子走了上来。箱子打开,众女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海棠点点钱票,不由得咋舌道,“公子,这些人可真够豪气的,这些钱加起来足有二十一万贯了,这些钱要用做军饷,咱大唐将士们能多吃多少好东西?”

    二十一万贯?房二公子有点肉疼了,拉过海棠的小手瞪着眼说道,“丫头,不准胡说八道的啊,哪有二十一万贯,你肯定点错了!”

    海棠有点迷糊了,公子爷这是咋了,她海棠虽然数数不算突出,可点点钱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瞧海棠那神情,就知道她没听明白,武二娘子站起身伸手合上了一个盒子,“海棠姐姐,你果然数错了哦,明明两个箱子十五万贯嘛,怎么会有二十多万贯呢?”

    这下海棠懂了,闹半天公子爷又要吞点啊,虽然有点不靠谱,可是海棠还是点了点头,反正这种事情做了不是一次了,陛下也该了解的。

    对于钱财,房遗爱兴奋下也就放到一边了,他最关心的就是这份名单了,那些投机分子撇过不说,但就这些收受贿赂的监考官员就够让人心寒的了。提前定好的监考官员一共有三十六名,这些人都是从江南各地调来的,本来觉得新调来的应该靠谱的,谁曾想才短短的时间就被这些投机分子攻陷了一半人。

    江南科考之黑暗,看来并非是从大明朝开始的啊,大唐朝第一次科考就这么黑了,靠,幸亏多留了个心眼,否则真让这帮子投机分子给坑了。

    将名单收起来,房遗爱骑着马就去了刺史府,此时刺史府里两个大佬还在商议考题的事情呢,现在的科考与往常不同,那可是分科的,有农学、商学、工学还有传统的儒学。饶是两位大佬懂得很多,也生怕出点纰漏。

    “父亲,魏叔父,找你们有点事!”冲房玄龄使个眼色,老爷子就点头让屋里的其他官吏去外边蹲着了。

    “俊儿,可有什么急事?”

    “父亲,魏叔父,这是一份名单,你们自己看看吧!”房遗爱将手里的纸递给二人,便凑上前小声的叙述着谭炳福的事情。

    看完了名单,性子直爽的魏征就愤怒的拍了下桌子,“当真是可恨,没想到堂堂朝廷科考监督人员,竟然胆大包天的收受学子的贿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