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1120章 外号朱三胖

第1120章 外号朱三胖



    新书已上传,书名《圣族盟约》,书号3187417,直通车地方可以直接点击。.绿帽子这本小说本身写的有问题,所以少川也不好腆着脸的找你们要票,但是新小说,还希望大家尽力支持一下,谢谢了!

    -------------------------------------------------------

    房遗爱心急见老头子,用劲砸响了刺史府大门,“里边的人赶紧给老子开门,老子是房遗爱,再他娘的不开门,老子把这破门给拆了!”

    里边的人哪敢轻易相信啊,爬上墙头一瞧,虽然那家伙头顶蛋黄,身披菜叶的,但那样子和房将军着实有七八分相像,“快开门,开门,真是房将军!”

    房遗爱总算领着几个人进了刺史府,刚进门,秦文远迎面跑了过来,刚想说啥呢,就被房二公子那一身的怪味给熏趴下了,“二公子,你这....”

    “别这呀那呀的了,文远兄,你派人出去一趟,把子处兄找来,我有话要问他,记住了,从后门出去,前门都让那群学子堵死了!”

    “懂!”秦文远捏着鼻子哼了哼,傻子才从前门出呢,这才多长时间,前门已经冒出近两千人了,这些学子外加百姓一个个虎视眈眈的,刺史府里的人谁出去都捞不到好处。

    秦文远去找人传话了,房遗爱拿着块破毛巾就往府衙正堂走。一见了两位大佬,他就把毛巾丢到了门外,“父亲,魏叔父,你们到底是怎么阅卷的?”

    房玄龄本来还想关心家自己儿子的,毕竟弄成这副形象也够丢人的,可一听他这话,顿时脸就黑了。“你这逆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父是那样的人么?哼,你不多想想,为父和你魏叔父廉明一生,岂会做那种自毁名声的事情?”

    “父亲,你先别忙着怪孩儿,人家外边的学子指名道姓的说榜单有猫腻,还有那个啥朱秀山的,大字都不识一箩筐。愣是让你们点成了状元,你说孩儿能咋问?”房遗爱也有气呢,学子要是不撒谎。那问题就出在俩老头身上。可偏偏俩老头还没觉悟。

    魏征脾气暴躁的很,顿时站起身火冒三丈道,“胡说八道,这就是嫉妒,这就是污蔑,朱秀山的卷我和你父亲看了不下三遍。除了字不算好,可那文章已经治世之道绝对是一等一的好,点他做头名,我们问心无愧!”

    房玄龄也是大点其头的表示支持道,“不错。你魏叔父说的没错,那朱秀山的卷绝不会有错的。你怎么信那些学子,就不信为父了?”

    “父亲,不是孩儿不信你们,孩儿是怕你们看花眼了,毕竟这年龄那....嗯,反正,孩儿要亲眼看看朱秀山的卷子!”

    房二公子话一出口,房玄龄就气得俩眼一瞪,跑门外边摸索了起来,半天后,只见老爷子提着一根木棍,气势汹汹的朝房遗爱走了过来,“你这逆子,为父今天非抽死你不可,让你竟说混账话!”

    房遗爱直接傻眼了,这是咋说的,老爷子不能这样啊。房玄龄说抽就抽,照着房二公子大屁股上就是好几下,闻珞和田梦涵一看老头真发飙了,赶紧左右架住了房玄龄,“父亲,你消消气,消消气,有话好好说啊,房俊说的也是不无道理啊!”

    “珞丫头,你懂个啥,那试卷可是谁想看就能看的?按朝廷规矩,一旦阅完的卷,就要封存交由吏部存档,如今所有考卷都封了起来,这小子还要看卷,不是要违反朝廷规矩么?”

    房玄龄气呼呼的说着,房遗爱却不以为然的嘀咕道,“父亲,都啥时候了,人家学子们都打到门口了,你还守着破规矩!”

    “哼,那试卷就放在后衙丁字号房,总之你想看卷,那是休想!”房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魏老头却暗自撇了撇嘴,折腾这么久,就这句话是真的吧。你不让房俊看卷,还把存放试卷的地方说的如此仔细,心里跟明镜似的,可魏征一字都不发,他也不傻,房老头摆明了就是想让自家儿子把破卷重看的罪都担下来。房俊私自阅卷,和经过他们同意再去阅卷,那情况可就大大的不同了。

    房玄龄思虑的如此周全,魏征哪会不兜着,由着房俊折腾吧,反正他就是把天捅个窟窿,也有陛下兜着呢。大不了到时候陛下直接一句年少不懂事就撇过去了,可是两个老家伙不成啊,他们朝堂上混这么久,啥不懂?

    房二公子多聪明的人,自然知道老爷子是啥意思的,冲着老爷子眨眨眼,摸摸屁股盯着黄兮兮的蛋清就往后堂跑,丁字号房间还贴着封条呢,房遗爱懒得看,伸出大脚把门踹开了。此时闻珞和田梦涵也跟了上来,连带着老爷子还拿着棍子在后边大呼小叫的,“逆子啊,逆子啊,你咋把门踹开了?”

    “玄龄,别骂房俊了,咱们也跟着去瞧瞧吧,可别让他一把火把丁字号房烧了!”魏征心里也纳闷呢,该不会他俩都老眼昏花把试卷看错了吧?

    房间里的试卷都是分批存放的,次序也是由前到后,所以很快就找到了朱秀山、恒温年和秦一璐的卷子,讲试卷打开,房遗爱就慢慢的看了起来,正如二老所说,朱秀山的文章除了字差点,文章当真算得上一流。

    试卷没问题,两个老家伙更不可能有问题,难道有问题是柳世元和那些学子?这也不对啊,柳世元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跑刺史府闹事,还悍然攻击朝廷。

    俩女侠也没闲着。不管看不懂看不懂,抱着两份试卷看着滋滋有味儿的呢,“咦,梦涵,你瞧,这试卷有趣,这字还没咱家红姑娘写的好呢。”

    红姑娘自然是指红衣了,听了珞女侠的话。房遗爱脑海里猛地闪过了一个念头,“不错,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魏征和房玄龄一看房遗爱这个反应,不由得异口同声道,“小子,什么问题所在的,快仔细说说!”

    将试卷合上,房遗爱朝二老问道,“父亲、魏叔父。就问你们一个问题,但凡朝堂上文章好的,有写字差的么?”

    “呃....”魏征明显的愣了下神。他也想通关键所在了。其实在文人中一直有个规律的,只是没人留意过而已。但凡写字好的,不一定能写出好文章好见解,可是能写出好文章好见解的,那无不是写了一手不错的字。尤其是参加科考的人,哪个不是每天都要写上几贴字。就是天赋再差,那字也不可能丑了,毕竟像房二郎这样的奇葩可不多见的。

    果然是奇怪,而且还是相当的奇怪,头名状元朱秀山文章好得一塌糊涂。可是这字实在不敢恭维了,不求多漂亮。可总不能难看吧。这要是碰上房玄龄和魏征两个实诚人了,要是碰上那种吹毛求疵的,光因为字也得给减点分。

    二老也觉得有点不对味儿了,皱着眉头朝闻珞喊道,“珞丫头,把试卷交给为父瞧瞧!”

    “哦!”闻珞可不敢不听老爷子的话,把卷递过去,还在一边张望了起来,她可还没搞懂里边有啥意思呢。

    二老看着试卷那是越看越心凉,当初阅卷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要是早想到了,就不会出现这等局面了。二百多名学子里出现一个丑字好文章的奇葩还说得过去,可是三甲人员全都是这样,这可就奇葩的很了,就算傻子都能想出这里边有猫腻了。

    “俊儿,你先去找地方洗洗换身衣服,一会儿到前堂找我们!”房玄龄想到问题关键所在,立马有了想法,看来必须想个好办法才行了,不管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必须给外边的学子一个交代才行。

    房遗爱早就受不了自己这身的怪味儿了,让刺史府兵丁准备了一桶水,关上门就开洗了,生怕房遗爱洗不干净,田梦涵专程进来帮他搓起了背。

    “夫君,如果这试卷真有问题,那该怎么办,朝廷的榜单都已经发出去了,就是想改也改不了了啊!”

    “谁知道该咋办,有道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哎,都怪那俩老头,光盯着文章看,也不多想想试卷有没有猫腻!”

    田梦涵伸手拍了下房遗爱的肩膀,忍不住笑道,“夫君,你可收着点吧,要是被父亲听到了,少不了又得抽你一顿。不过妾身觉得这事真怪不得父亲和魏大人,他们阅卷当然看文章了,只要文章有东西,那自然就觉得好。就算夫君你来阅卷,也不一定能留意到这一点,这遇事啊,谁不先往好处想?”

    可不是嘛,遇事就往坏处想,那不成阴谋论者了?觉得田梦涵说的有道理,房遗爱转过头抱着田女侠的颔首亲了亲,“梦涵,没想到你也能说出这种话了,看来咱家气氛不差啊!”

    “去你的,少打岔,你这身味,能熏死人了!”田梦涵哭笑不得推了一下,房二公子却乐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连着系了好几遍,总算把一身的腥味去掉了,这时闻珞也找来一件刺史府将校穿的软袍,换了身衣服,总算不像个乞丐了。

    “房俊,秦文远把那个叶子处找来了,正在外边花池旁等你呢,你过去看看吧!”闻珞随口一说,田梦涵就冷哼了一声,田女侠对叶枫可没什么好印象,当年就是这家伙买通林元芳要偷她的俊风马。

    来到花池旁,秦文远就朝房遗爱招起了手,“二公子,这里!”

    叶枫跟房遗爱打了个招呼,就垮着脸问道,“我说二公子,学子们围攻刺史府,你找叶某来干嘛,怪吓人的,差点让那些学子发现了!”

    “得了,你叶大公子就少说风凉话吧,房某都被臭鸡蛋招呼过了。问你个事,那个楚州朱秀山你了解不?”

    听了房遗爱的问话,叶枫当即就笑了,“哈哈,二公子,你要问别人,叶某还不敢保证了解,可是这个朱秀山啊,那可是熟得很”随着叶枫的叙述,房遗爱也渐渐的有了些了解,原来这朱秀山从小生活富足,在楚州城里耀武扬威的,虽然没有叶枫这个大纨绔牛叉,但在楚州也算一号人物。由于这个朱秀山从小不学无术,长得又是脸胖肚子胖腿粗的,于是就有了个朱三胖的外号。

    吞吞口水,房二公子朝着门外指了指,“子处兄,告诉你件事,朱三胖就是此次科考的头名状元!”

    “啥?”叶枫一惊之下,差点没把舌头咬掉了,乖乖,朱三胖都能当状元了,那家伙大字不识一箩筐,他要是能当状元,他叶大公子岂不是也能随便混个状元当当了?叶枫有点懂了,怪不得人家那群学子如此义愤填膺的敢进攻刺史府呢,要换成他叶枫受到这种待遇也得进攻刺史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