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5章 躺椅


    第5章躺椅

    房遗爱等到房德领人把东西拿过来之后,就起身走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就把几根大竹片放进了水利浸泡了起来。

    房遗爱看了看那些木头和工具,想了想就动手干起了活,这时候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了,但是放的却好奇的流了下来,因为他想看看这个二少爷到底想要搞什么东西。房德看到房遗爱如此熟练的艹纵着刨子都以为自己眼花了,这个二少爷啥时候学会木匠活了?房遗爱热火朝天的干着活,心里很是满意,看来自己上一辈子跟爷爷学的木匠活还没忘啊。

    房德摸摸脑袋,这到底叫什么事吗,二少爷居然亲自动手当木匠,这要是让老爷知道,还不知道老爷要怎么整治二少爷呢。房德简直把房遗爱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当然舍不得让他受罚了,房德看到玲珑扶着房门静静的笑着,就有些不悦地说道:“玲珑,你还笑得出来,还不赶紧劝劝二少爷,这要是让老爷知道了,恐怕二少爷又要吃苦头了。”

    “房管家,我劝要是管用,我早就劝了,除非让老爷过来”玲珑笑眯眯地说着,她现在根本就不想阻拦二少爷,就任他折腾吧,也许二少爷还真能折腾出什么东西来呢。

    房德听了玲珑的话也没办法了,他才不会把这事告诉老爷呢,那样岂不是在害二少爷吗,所以房德跑到外边吩咐道:“房全,你给我过来,从现在开始都给我把嘴巴闭紧了,谁要是赶在老爷面前乱嚼舌根,看我怎么收拾他”房全知道房管家的厉害,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就跑出去传达命令去了。

    房遗爱很快就把六根支架都弄好了,然后又把大竹片从水里捞出来使劲的弯了弯,但是竹片弯了之后就立刻恢复了原状,房遗爱看着房德气喘吁吁地说道:“德叔,麻烦你帮我弄堆火,这竹片弹姓太好了,得用火烤烤才能保持形状。”

    房德现在也知道阻止不了二少爷发神经了,只好答应了一声就在院里点起了一堆火。房遗爱拿着那一段竹片子放在火上烤着,这烤火可是个技术活,如果一旦掌握不好就会把竹片烤断的。房遗爱用心的感觉着手中竹片的弯曲程度,由于在火堆旁边,而房德又不知道情况,把火点的特别旺盛,于是房遗爱搞的大汗淋漓的。玲珑在旁边看得特别心疼,这二少爷也真是的,这些活交给下人就行了,非得自己做,玲珑蹲在房遗爱身旁拿着手绢为他擦着脸上的汗水。看着房遗爱那认真的样子,玲珑突然发现原来二少爷其实也是很有魅力的,可是以前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房遗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两根竹片子烤好,整个竹片都变成u型,这可是躺椅的把手,只是把手被烤的地方有些黑了。这时候房遗爱才站起来,可是蹲得太久了,两条腿都有些麻了,这猛地站起来还有点不适应,差点一个踉跄摔在地上,还是玲珑眼疾手快的扶了他一把,玲珑没好气的说道:“二少爷,你小心点好不好,你要是出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向夫人交代啊。”

    “玲珑,不用担心,没事的,我只是腿有点麻了而已,走两步就好了”房遗爱也知道玲珑说的是实话,自己要是真出什么事,恐怕玲珑也好过不了。看着玲珑那张娇美的脸,房遗爱觉得自己还真是幸福,如此美人居然是自己的丫鬟,这要是放在后世,自己就是求也求不来啊。房遗爱在玲珑的搀扶下回到了床上坐了下来,这一坐下来房遗爱就觉得全身疲惫的不行,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玲珑从外边端着一盆水进来,本来想让二少爷洗把脸的,可是却发现二少爷居然躺在床上睡着了,玲珑摇了摇头,那绝美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玲珑放下盆子帮房遗爱把鞋子脱掉,又为他盖上了被子,做完这些之后玲珑托着下巴趴在床边看着房遗爱的脸。玲珑觉得这个二少爷还真不会照顾自己,这三月天说睡觉就睡觉,连被子都不盖,也不怕感染风寒。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遗爱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玲珑,此时玲珑正趴在床沿打盹呢。房遗爱叹了口气,拍拍玲珑的俏脸笑道:“玲珑,累了就去休息,何必守着我呢?”

    “二少爷,你醒了,我再给你打盆水去,刚才弄的水都凉了”玲珑高兴的说着,说完就想去端水盆,房遗爱急忙拉住玲珑的手笑着说道:“玲珑,我可没那么金贵,用凉水洗脸更痛快,你给我坐在这里吧!”说完房遗爱也不管玲珑愿意不愿意,就把这个美人摁在床上,自己大摇大摆的走到水盆前洗起了脸,还真别说,这三月天用凉水洗脸确实很清爽。

    玲珑一点办法都没有,她觉得这个二少爷太特立独行了,一点少爷的样子都没有。

    晚上房遗爱在饭桌上就遭到房玄龄的炮轰,老爷子瞪着眼睛说道:“俊儿,你今天下午又干嘛了,听说把咱家的那几根大竹片都弄走了。你给我注意着点,要是再敢捣乱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房遗爱看到父亲那抖擞的胡子,一脸的无奈,现在自己都成了重点监控对象了,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房遗直一个劲的捂着嘴偷笑,旁边的大嫂杜氏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夫君,这下房遗直笑不出来了,忍着疼呲牙咧嘴的,这下轮到房遗爱笑了,看来这个大哥也是个妻管严啊。房玄龄一看房遗爱居然还敢笑,顿时觉得有点威严扫地了,虎着脸怒道:“臭小子,你还敢笑,还不赶紧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父亲,我真的没做什么坏事啊,只是用那些竹片做个东西而已,我保证没有胡来,再说了玲珑还在盯着我呢,我敢乱来吗?”房遗爱哭笑不得的解释着,怎么这大唐宰相对自己儿子就这么没信心呢,房遗爱现在心里最恨的就是那个原来的绿帽大王房老二了,他做过的事情要让自己来承担罪过,真不是个东西。诅咒完,房遗爱就有晃起了脑袋,真够蠢的,骂他不就是骂自己吗!

    “老东西,你吼什么吼,还让不让我们吃饭了,你要是吃饱了就给我滚回书房去,今天你就给我在书房睡觉吧!”卢氏看到房玄龄那张黑脸就觉得生气,儿子这刚没事了,这个老东西就开始抖他的威风了。所以卢氏很生气,于是大唐宰相悲剧了,今晚要去睡书房了。

    “啊,夫人,书房很冷的,再说了,我这不是为了俊儿好吗。他早说在弄东西不就行了吗,搞得我疑神疑鬼的!”房玄龄很无辜的垮起了脸,左手还冲着房遗爱做着鸡爪状。房遗爱一看老爷子又开始威胁他这个小青年了,只好对卢氏讨好的说道,“母亲,你就不要生气了,父亲这也是为我好吗。而且父亲腿还有毛病,这让他睡书房不太好吧,我看这次就算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老东西,你看看,你一把年纪了,还没儿子懂事呢,看在俊儿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如果下次还敢吃饭的时候抖擞你那宰相的威风,看我怎么整治你”卢氏宠溺的摸了摸房遗爱的大脑袋,对着大唐宰相彪悍的说着。大唐宰相对自己的夫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认命的点点头。

    回到自己的西跨院之后就看到玲珑正坐在床上等着呢,看玲珑的样子估计这丫头吃完饭什么都没做,就这样坐着一直等自己这个少爷回来。房遗爱拍拍玲珑的肩膀感激地说道:“傻丫头,以后不用等我的,吃完晚饭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出去玩都行。”听着房遗爱的话,玲珑很是感动,还没见过哪个主人对一个奴婢这么好呢,玲珑笑着摇了摇头,“二少爷,玲珑只是个丫鬟,伺候你是我的本分,你说的那些都是大小姐才能享受的,玲珑要是这样做,岂不是让人诟病吗?再说了夫人让我来照顾你的,我怎能把你放到一边自己出去玩?”

    “傻瓜,我早就给你说过了,二少爷我身体倍棒,哪用得着你照顾啊,我有手有脚的”房遗爱大咧咧的坐在了玲珑身旁,玲珑一看房遗爱坐下了,习惯姓的赶紧站了起来。房遗爱看到这情况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玲珑,不要这么拘谨好么,你这样让我感觉很别扭,我有那么吓人吗?你要是觉得不适应,那你就把我想象成一个小小的下人,或者把我想成一个哈巴狗,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

    玲珑听了房遗爱如此无厘头的话,顿时笑了出来,捂着小嘴娇嗔道:“二少爷,哪有你这样说话的,居然把自己说成小狗,这要是让老爷听到了非得抽你不可!”房遗爱还是第一次见到玲珑笑的这么开心,玲珑笑起来真的很美,就像是那个王语嫣一样,让人看了就想去保护她。

    房遗爱拉着玲珑的手说道:“傻瓜,多笑笑才好,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玲珑并没有接话,只是笑着问道:“二少爷,时候不早了,你是不是要更衣睡觉了?”房遗爱听了直接就傻了,现在可是戌时,按照后世的时间那就是晚上八点多,这时候睡觉睡得着吗。房遗爱瞪着眼睛傻呼呼的说道:“玲珑,这也太早了吧,这能睡得着吗?”

    “二少爷,不早了啊,平常都是这个时候休息的啊!”玲珑很奇怪的说着,二少爷这是怎么回事啊,这失忆了连什么时候睡觉都不知道了,真是太可怜了。房遗爱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大唐娱乐比较少,吃完晚饭也没什么能玩的,不睡觉还能干嘛啊。怪不得古人能有那么多孩子呢,敢情熄了灯啥事也不干光造人了。看来得给自己找点乐子了,不然在这大唐还不得闷死啊。

    房遗爱直到今天是没得玩了,还是乖乖的上床睡觉吧,于是房遗爱点点头,就看到玲珑伸手给房遗爱脱起了衣服,房遗爱这下吓得不轻,使劲抓紧了衣服哆嗦着嘴问道:“玲珑,你干吗?”

    玲珑翻了翻白眼,对房遗爱的反应很是无语,“二少爷,我只是想给你更衣而已,这是我应该做的啊!”

    这下房遗爱才知道自己又犯傻了,现在可是在唐朝,这更衣暖床是做丫鬟的基本要求,但是房遗爱的灵魂可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对这些根本就不习惯啊。房遗爱只好讪笑道:“玲珑啊,我这脑袋出了点问题,一下还适应不了,我说过你不用伺候我的,这些我自己来就行了。你还是赶紧去睡觉吧,你也挺累的。”

    把玲珑哄走之后房遗爱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万恶的旧社会啊。

    第二天醒来之后就看到玲珑正站在床边冲自己笑呢,房遗爱想到自己脱得就剩下一条亵裤了,说白了就是个白色的裤衩子。房遗爱不好意思地说道:“玲珑,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容我先穿上衣服?”

    玲珑捂着嘴笑了起来,今天玲珑穿了意见白色的纱衣,淡黄色的抹胸,脖子下一片白皙,娇柔似雪,房遗爱看的眼睛都有点直了,玲珑很不客气的直接把被子掀开笑道:“二少爷,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得慢慢的适应才行,不然会被别人笑话的”。房遗爱这下没招了,没想到一向文静的玲珑居然也会这么彪悍,既然人家玲珑都不在意了,那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啊!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贪睡的男人伤不起,房遗爱就在玲珑的**裸的注视下,红着脸扭扭捏捏的穿着衣服。

    玲珑看着这个二少爷,内心荡起了一丝涟漪,说不清道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