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63章 长孙涣气疯了

第63章 长孙涣气疯了



    第63章长孙涣气疯了

    房遗爱并不想让自己太显眼了,但是有时候你不找事,并不意味别人就不会找你。

    “呀哈,我倒是谁呢,原来是房二郎啊,你不是在左武卫里当少将军嘛,怎么今天有空跑来逛青楼了。难道军营生活枯燥,跑这里来发泄了,如果真是这样,不如愚兄做东,给二郎找两个姑娘如何。放心,愚兄绝对不会让你付钱的,哈哈!”

    房遗爱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长孙涣在说话,房遗爱也很奇怪,怎么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碰到这家伙呢,真够恶心人的。

    “呵呵,长孙兄,你这愚见真够愚的,怪不得自称愚兄呢,你认为小弟会付不起这点钱吗,更何况就算我付不起,我旁边的兄弟也会帮我的。徐大哥,你们说是不是啊?”房遗爱毫不忌讳的调侃着,还冲旁边的徐楷挤了挤眼睛。

    徐楷摸了摸下巴的胡须,一脸认真的笑道:“少将军,你这个可说笑了,咱们左武卫再穷也不会缺这点钱啊。”

    “嗯,这就好!”房遗爱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冲着长孙涣拱拱手说道:“长孙兄,看来小弟是用不上你这个愚兄了,你那些愚见还是留给自己吧,哈哈!”

    长孙涣听了这话,立马就被气出火来了,推开怀里的姑娘,站起来指着房遗爱吼道:“房俊,我好心请你享受一下,你居然不识抬举,还反过来羞辱我,你到底是何居心?”

    “是何居心?长孙涣,你自己心里难道还不明白吗,都两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做事还是这么的阴险,你难道就不能光明正大点吗?”房遗爱反唇相讥道,他可是太了解这个长孙涣了,说实话,长孙涣大智慧没有,但是肚子里的坏水却不少。只要今天自己答应了长孙涣,明天肯定就会盛传一条消息,那就是房二郎再战仙梦楼,那他房遗爱就等着被人吐口水吧。

    “哼,你这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长孙涣当然不会承认了,但是语气已经没有刚才的强势了。

    “长孙涣,咱俩是谁是小人并不重要,就算我是个小人,那我也是个真小人,而你却是个伪君子。至少我敢作敢当,而且却不敢,除了让别人替你扛下来,你还会什么?”房遗爱从内心里很鄙视长孙涣,这个长孙涣和长孙冲比起来实在是差太远了。当年长安三大纨绔,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虽然都很纨绔,但是至少肚子里还有点料,可这个长孙涣简直就是个混混。

    “房俊,你还是那么的牙尖嘴利!”

    “是嘛,长孙涣,你也不差啊!”房遗爱笑了笑,又对长孙涣身边的姑娘说道:“我说姑娘,你可别被长孙涣骗了啊,这个长孙涣出了名的会骗人。你不知道,当年他骗了南市周姑娘的身子,最后却不管了,到最后周姑娘觉得无脸见人,投河自尽了,我想周璇儿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那姑娘听了房遗爱的挑唆,半信半疑的看了看长孙涣,长孙涣一看这情况暗骂一声晦气,“你这个傻娘们,你有没有脑子啊,我长孙涣是那种人吗,再说你一个青楼女子,我能骗你什么,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长孙涣说完这话,房遗爱和众位左武卫将官都笑了,房遗爱还很猥琐的说道:“哦,原来长孙兄,一直都看不起青楼女子啊,那你干嘛还来仙梦楼啊。”

    长孙涣现在也发现自己上当了,这瞧不起青楼女子是很多人的想法,可是还没有人敢在青楼里说这种话,他长孙涣倒是开了先河。

    “房俊,你耍诈!”长孙涣这次是真的火了,居然丢了这么大的人,骂完房遗爱,长孙涣就对自己旁边的小弟喊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上去教训一下这这个臭小子!”

    房遗爱听了这话,就皱起了眉头,这个长孙涣还真是不怕,居然敢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房遗爱看了看跟长孙涣坐在一起的人,居然发现了两个熟人,柴令武和杜荷。只见柴令武皱着眉头并没有应承长孙涣,杜荷更不用提了,更不会听长孙涣使唤的。杜荷看了一眼长孙涣,心里一阵抱怨,“真他妈说不话不经大脑,自己说了蠢话,恼羞成怒了,不自己想办法解决,居然让别人出头。也不看看对方是谁,那可是当今纨绔公子第一人,左武卫少将军房遗爱。他杜荷要是敢对房遗爱动粗,那回家非得让老爷子挂起来不可,更何况自己和房遗爱的关系也很铁,才不会为了长孙涣得罪房遗爱呢。”

    “怎么,令武兄和青莲兄想对小弟动手吗?”房遗爱笑眯眯的拱手问道。

    “呵呵,俊哥,你说笑了,我可不是你的对手!”杜荷站起来很有风度的说道,说完也不管长孙涣是什么反应,自顾自的坐下喝起了酒。

    杜荷摆明了态度,是两不相帮了,那么剩下的一个就是柴令武了,只要柴令武不同意,那长孙涣就闹腾不起来了。房遗爱和长孙涣都看着柴令武,这让柴令武很为难,柴令武咬了咬牙,看来今天是必须要做出选择了,这一直保持中立总不是个办法,他和杜荷不同,他柴令武肩负着平阳公主的荣耀,又岂能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

    “房兄说笑了,令武对你可是佩服得很呢,早就想向你请教一下了,又怎么会和你动粗呢?”柴令武站起来爽朗地说道,脸上表情也是无比的真诚。

    房遗爱很高兴的点了点头,柴令武能说出这种话,就代表他已经和自己站在一起了,恐怕以后再也无法和长孙涣坐在一起喝酒了。果然,柴令武刚说完这话,长孙涣就愤怒的一拍桌子大骂道:“柴令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长孙兄,没什么意思,很简单,以后你如果再有这些破事情不要来找我了,我柴令武不是你的小弟,你没有权力对我呼来喝去的。以前跟着你胡闹,那是我不懂事,但是现在,恕我不能奉陪了!”

    柴令武斩钉截铁的说完,就领着自己的家将走向了二楼。柴令武走到房遗爱面前,拱拱手笑道:“俊哥,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吧?”

    “哈哈,令武兄这样说就见外了,我们难道以前就不是朋友吗,你不要忘了,当年我们可是一同在上书院读书的,也算是有同窗之谊了!”房遗爱很大方的接受了柴令武这个朋友,说实话,柴令武为人并不差,只是有点贵族的高傲而已。

    “既然如此,那愚兄就要向你讨杯酒喝了!”柴令武这两年早已经想通了,房遗爱以前说的不错,他的身上留着平阳公主的血脉,那么就有责任找回平阳公主府的荣耀。柴令武很佩服房遗爱,两年前同样都是纨绔子弟,两年后的今天,房遗爱成了左武卫的少将军,并且创造了新颖的练兵之法,而他柴令武呢,依旧在混吃等死。柴令武认为自己不能再这样活下去了,他必须做出抉择,一个男人的抉择。

    “令武兄,今天你尽管喝就行了,咱们不醉不归!”

    “对,不醉不归!”

    “呵呵,二位聊得这么开心,又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房遗爱和柴令武同时转过头诧异的看着说话的杜荷,他怎么也上来了。

    “俊哥,千万不要惊讶,我也是没办法,你应该知道我家老爷子和玄龄公的关系,我可不敢跟你做对”杜荷很无奈的耸了耸肩,就在刚才他看到柴令武居然这么硬气,自己就有点心虚了,人家柴令武就站到房遗爱身边去了,自己这个少时的损友又岂能不做点什么。虽然这样做会令长孙涣不高兴,但是杜荷却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仔细想了想,杜荷觉得自己还真没得选择,以自家老爷和房玄龄的关系,再加上自己以前和房遗爱的关系,不选房遗爱又能选谁。

    “青莲兄,原来是怕杜叔父啊,哈哈!”房遗爱当然知道这只是杜荷找的借口而已,但是自己却不会拆穿。

    “彼此彼此,据我所知,俊哥貌似也很怕房伯父吧?”杜荷嘿嘿笑道。

    房遗爱几人聊得甚是开心,楼下的长孙涣却早已经被气炸了,“柴令武、杜荷,你们很好,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等着吧,这事没完!”

    “长孙兄,你以为我柴令武会怕你嘛,平阳公主府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长孙家的人来管!”柴令武现在才发现这个长孙涣有多么差劲,比起他的哥哥长孙冲实在是差太远了,虽然长孙冲也是长安一大纨绔,但至少不会说出如此无脑的话,更何况长孙冲本身还很有文采。

    “好了,长孙涣,我看现在你也没心情再待下去了,还是赶紧回家吧。你要是还有气,直接冲我来就行了,我随时恭候你的大驾!”房遗爱毫不客气的奚落道。

    “你....房俊,你等着吧,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长孙涣在众人嘲笑的眼神中逃离了仙梦楼,但事情就这样玩了吗?当然不会了,房遗爱绝对有理由相信,长孙涣绝对会报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