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115章 最困难的时刻

第115章 最困难的时刻



    第115章最困难的时刻

    松州城外十里处,吐蕃大营,一个三十多岁的吐蕃男人站在帐外不断的踱着步子,从他的脸上就能看出他的心里很紧张也很兴奋,这个吐蕃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吐蕃最有智慧的人,大相禄东赞。没有人会想到禄东赞回来到松州城外,就像没有人会预料到吐蕃人可以绕过白玉城一样。

    整个进攻松州的计划都是禄东赞一手制定的,直到现在为止,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计划在进行着,唯一不美的地方就是石渠城发生了一点小变故,不过禄东赞倒也不是太担心,因为他知道甘孜是挡不住韦若赞的十万大军的。

    禄东赞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等到韦若赞的到来,至于进攻松州,禄东赞想都没有想过,凭他手下的这一万人要攻进松州,那简直是痴人说梦,而且现在汉人还像个缩头乌龟似得,躲在城里不出来。禄东赞现在想想,如果丹巴大营没被毁掉就好了,这样班玛城的吐蕃人加上丹巴大营里的人就差不多有三万人了,这样他就不用如此捉襟见肘了。

    禄东赞真的很聪明,居然将一部分吐蕃士兵隐藏在了班玛城,等李绩大军开拔之后,他再突然出现在松州城外。就算是李绩再厉害,也不会想到禄东赞会来这一招,平常禄东赞这一招无异于在自寻死路,如果李绩和松州的唐军对禄东赞进行夹击的话,那禄东赞连跑的地方都没有。可是此时禄东赞却不用担忧这些,因为现在光韦若赞就够李绩头疼的了,至于松州城外的吐蕃人,李绩估计还不知道有这回事呢。

    天一拂晓,甘孜城便响起了隆隆的战鼓声,此时房遗爱早已经醒过来了,不过令他郁闷的是全身被包的跟个木乃伊似得,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么有才,不就是背上受了点伤么,用得着绑成这样么。

    “牛叔,你怎么来了?”房遗爱醒来第一眼就看到站在屋中的牛进达,对于牛进达房遗爱是格外尊重的,这可是左武卫除了秦琼之外资历最老的将军了。

    “房俊,你小子终于醒了,还不是因为你,我要是见死不救,回去秦将军还不将我的皮给扒了?”牛进达见房遗爱醒来了,便也放心了不少,还调侃道。

    “呵呵!”房遗爱傻呵呵一笑,就习惯姓的用手去摸脑袋,可这一动就发现不对劲了,胳膊好疼,钻心的疼,房遗爱的冷汗瞬间就流下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胳膊!”

    “房俊,你不要急,只是由于肩伤的缘故而已,以后可以治好的!”牛进达笑着安慰道。

    房遗爱很没脾气的点了点头,他又何尝不知道牛进达是在安慰他,像他这种伤要是没点后遗症那才见鬼了呢,后世连老寒腿啥的都治不好,就更别提现在了。

    “牛将军,苏将军请你前去议事!”程处默走进来恭敬地说道。

    “嗯,我这就过去!”

    牛进达走后,房遗爱挑挑眉毛对着程处默问道,“处默兄,我这身上是谁帮我弄得?”

    “俊哥,你不用谢我的,我们是啥关系,这些都是为兄应该做的!”程处默说的挺正派的,可是脸上一点谦虚的样子都没有。这让房遗爱很郁闷,这货真是太无耻了。

    “....处默兄,那小弟谢谢你了!”房遗爱笑了笑,可是心里却不是这么回事了,好个程处默,老子诅咒你也受伤,到时候将你绑成个纯种埃及木乃伊,让你丫的也享受一下。

    苏定方等了一会儿,牛进达就来了,见到牛进达之后,苏定方赶紧恭敬地行了一礼,“牛将军,现在吐蕃人马上就要进攻了,不知应该如何布置为好?”

    “定方,你原来是如何守城的,现在还如何做就好了!”牛进达知道自己并不善于守城,如果是出城进攻的话,牛进达有万分自信,可是守城,他还真没什么好办法。也是直到昨天晚上,他才知道甘孜能够守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房遗爱居然连大粪战术都想出来了,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嗯,那末将就去安排了!”

    甘孜城内商议着如何守城,那甘孜城外当然也不会闲着了,韦若赞手指不断的敲着案子上的地图,对琼玛说道,“琼玛,汉人的援军已经到了,看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不错,如果按照现在情况来看,我们最多还有一天的时间,如果到晚上还拿不下甘孜那可就危险了!”琼玛点了点头,虽然风险更大了,不过庆幸的是汉人的援军来的并不多,一万人,并不能起到决定姓的作用。

    “看来要拼了!”韦若赞无奈的笑了笑,便对下首的格阿伦策和扎马仁次说道,“阿策、扎马,你们两个同时派人给我从四个方向进攻甘孜,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今天甘孜一定要拿下!”

    “是!”

    扎马仁次和格阿伦策同时发动了进攻,只不过不同的是,阿策只投入了一半的人马,虽然韦若赞说不惜一切代价拿下甘孜,但是阿策却知道韦若赞这些话是对扎马仁次说的,却不是对叶茹卫说的。

    吐蕃人进攻的很猛,但是很明显有些不对劲,任凭代本们如何鼓噪,吐蕃人就是无法像两天前那样悍勇杀敌。面对小小的甘孜,吐蕃人已经攻了这么久都没有拿下,士气无法避免的会受到打击。尤其是扎马仁次的人马,更是对汉人的大粪汤记忆犹新,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吃不下饭。

    吐蕃人的攻城手段,令牛进达很是不解,怎么连个攻城车都没有呢,以吐蕃人的攻城手段,连个甘孜都拿不下,就算让他们走到松州又如何,有时候攻城不是人多就管用的。

    左武卫守卫的东城墙此时面临着叶茹人最凶狠的冲击,牛进达代替了房遗爱的指挥权,正焦急的安排着防务呢,就见李穆领着一百多人抬着几口大锅上来了。

    “李穆,你在搞什么鬼?”牛进达瞪了瞪眼睛很是不解。

    “啊,牛将军,不关末将的事啊,是少将军吩咐的,他要请吐蕃蛮子洗澡!”

    “洗澡?”牛进达直接糊涂了,这是什么意思。

    “哎,我懂了,牛将军你等着看好戏吧!”程处默眼珠子一转悠,就知道房遗爱想干啥了,必定在石渠城已经干过一次这样的事了,所以程处默很有经验的吩咐众人生起了火。当叶茹人叫嚣着冲到城墙下后,就遭到了左武卫的迎头重击,一盆盆滚烫的热水直接落在了吐蕃人的头上,顿时吐蕃人就像是被烫了的鸭子似得,一个个乱叫了起来。

    “哎呦,烫死我了!”

    “汉人蛮子,你们无耻,无耻!”

    “怎么回事?”韦若赞离着老远就听到了甘孜城下传来的骂声,此时他都被弄糊涂了,怎么攻城还骂起人来了。

    “韦若赞大人,汉人太无耻了,他们用沸水泼我们,兄弟们不妨之下,有好多人都被烫伤了!”一名叶茹代本过来禀告着,此刻这名代本原本黝黑的皮肤已经变成红彤彤的了,脸上还挂着两个大包。

    “这....”韦若赞脸色直接抽了抽,这到底是碰到什么样的对手了,昨天泼大粪,今天泼沸水,就不能正常的打一次么。

    韦若赞正发着愁,南城墙下的吐蕃人就又遭到了打击,唐军这次不弄沸水了,直接将冰冷的水倒了下来,这下可苦了城下的吐蕃人了,刚被沸水烫了,就马上遭遇这种情况,要是不出毛病才怪的。好多人被冻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现在他们算是明白汉人有多无耻了,没庐氏的人败得不冤啊。

    牛进达都不知道说啥好了,还有这样打仗的,这样一冷一热,就是铁人也受不了啊。

    “汉人蛮子,如果有弓箭,大爷早就把你射成马蜂窝了,还轮到你如此嚣张!”阿策吐了口口水,打了这么多年仗,就没见过这样的,你上次泼大粪就算了,这次泼完沸水泼冷水,这不是存心恶心人吗。

    相比于叶茹卫扎马仁次的人就要好多了,必定已经被大粪汤考验过了,这沸水还能扛得住,可是这一冷一热的,还是有很多吐蕃人丧失了战斗力。扎马仁次气的直接踢了一脚地上的雪,等攻进甘孜之后,他一定要将那个出主意的汉人给抓起来,好好的伺候伺候他。对,绝对不能让他死,要让他受够百般折磨。

    攻了半天,吐蕃人依旧没有攻下甘孜,这让韦若赞和琼玛直接没脾气了,可是他们又不能过多责怪手下的那些代本们,任谁碰到如此无耻的汉人都会很头疼的。

    “少将军,你怎么出来了?”甘孜城城墙上,左武卫士兵一个个都很兴奋的问道。

    “呵呵,一个人待不住了,过来瞧瞧!”

    房遗爱很想和左武卫的兄弟们拥抱一下,可是现在他全身绑的跟个粽子似得,别说拥抱了,就算是抬个手都很难,最令房遗爱郁闷的是,他头上也被程处默缠了一圈。房遗爱很想问问程处默,我这头上又没受伤,你给我绑这么结实做什么,难道是怕感染风寒么?

    埋锅造饭,吃了一顿之后,吐蕃人终于拼命了,这次韦若赞亲自压阵,他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甘孜就这么难打。

    有韦若赞在,吐蕃人一个个都疯了似得冲向了甘孜城,因为韦若赞说了一句话,“拿下甘孜,女奴随意抢!战者赏,退者杀!”

    有此两条命令,吐蕃人不得不疯狂,前边有女人,后边有大刀,他们只能往前冲。此时,房遗爱的洗澡战术已经失去作用了,因为吐蕃人一个个跟吃了药似得,就算被烫个大包也不管了,眼里只有甘孜和女人。面对疯狂的吐蕃人,唐军压力骤然加大了。

    此时房遗爱没有回去,依旧站在城墙上,因为他知道最疯狂的时候来了,也是最后的攻城了,如果城破了,他也终究是一死。既然如此,何不陪着兄弟们一同战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