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139章 拓拔擒虎的担当

第139章 拓拔擒虎的担当



    第139章拓拔擒虎的担当

    拓拔赤辞骑在马上一时间百种滋味涌上心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拓拔赤辞的心里却有一股隐隐的不安,党项八氏的族长们对于此次去松州也是不太愿意的,可是汉人说是关于青石峡谷的事情,他们又不得不来。

    “阿爹,大哥会不会有事?”

    “惜月,放心吧,擒虎不会有事的,房遗爱答应过我不会乱来的!”

    “可是,万一哈奇乐的事情真的是大哥做的呢?”拓拔惜月有些话并没有告诉拓拔赤辞,那个隐秘的山洞其实只有三个人知道而已,那是她小时候和拓拔擒虎还有颇超勇俊玩耍的时候发现的,其他人并不知道那里藏着一个山洞。所以拓拔惜月的心里很担忧,哈奇乐是谁?他是拓跋氏少有的千户长,也只有拓拔赤辞和拓拔擒虎才能指挥得动他,至于颇超勇俊,拓拔惜月承认他很优秀,可是他却指挥不了拓跋氏的人,所以最有可能的还是拓拔擒虎。

    “会是他吗?如果真的是擒虎,那么我会立刻将族长的位子传给他!”拓拔赤辞眼神里有一种自豪也有一种落寞,别的人不理解拓拔赤辞的意思,可是拓拔惜月懂了,他这是要让拓拔擒虎决定拓跋氏的未来啊,如果拓拔擒虎真的反叛大唐,那么拓跋氏一族就会是拓拔擒虎最大的依仗。

    松州刺史府衙门,此时已经被唐军包围了起来,因为今曰将会是决定拓拔擒虎命运的时候。

    契必何力、执失思力、任成芳等,还有党项八氏的族长,每个人都等待着拓拔擒虎的到场。房遗爱歉意的看了一眼拓拔赤辞,小声说道,“拓拔族长,对不住了,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总之我希望你能让拓拔擒虎说实话,这也是我叫你来的原因。”

    “房将军,我只想问你,真的是擒虎么?”

    拓拔赤辞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此时他的心里很不安,他真的不希望拓拔擒虎是那个幕后之人。

    “我希望他不是,可是任何事都是要讲究证据的!”

    房遗爱从一开始就不希望是拓拔擒虎,因为如果真的是拓拔擒虎做的,那就意味着大唐又要面对一个强敌,一个深受拓跋氏子民爱戴的勇士,所产生的能量是非常惊人的。

    执失思力坐在堂上,望着堂下的党项八氏的族长,心里也是有些不解,为何房遗爱要让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审问拓拔擒虎呢。不解归不解,可是他却不能不做,因为青石峡谷的事情必须要搞清楚。

    “带拓拔擒虎和莫阿查!”

    莫阿查和拓拔擒虎很快便被十几名侍卫带了进来,拓拔擒虎走到堂上,看到拓拔赤辞和拓拔惜月之后,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慌乱。

    “莫阿查,我问你,是谁让你杀害哈奇乐的?”

    莫阿查明显是不想说,一副闭嘴不言的样子,这时拓拔赤辞直接拍了一下椅子把手,大声道,“说,莫阿查,你还不给我说实话,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莫阿查畏惧的看了看拓拔赤辞,紧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族长,对不起,莫阿查不能说!”

    “莫阿查,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难道你忘记你娘生病的时候是谁救了她一命吗,你忘了是谁找人教你功夫的嘛,如果你还记得我一点点恩德,那就把实话给我说出来!”

    听了拓拔赤辞的话,莫阿查脸上出现了一种复杂之色,他看了看身旁的拓拔擒虎,又看了看拓拔赤辞,有些怯懦的说道,“族长,你不要说了,我说,我说,其实指使我的人是.....咳...咳....”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只见拓拔擒虎一只手捏住了莫阿查的喉咙,就在他将要张口的时候,拓拔擒虎顷刻间便将莫阿查的咽喉捏碎了。莫阿查软软的倒在了地上,血从嘴角慢慢的溢了出来,当房遗爱反应过来的时候,莫阿查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以拓拔擒虎的勇猛想要杀死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

    房遗爱探了下莫阿查的鼻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死死地盯着拓拔擒虎恨道,“拓拔擒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擒虎,你....”拓拔赤辞站了起来,他无法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的儿子竟当着所有人的面杀死了莫阿查,这不是摆明了心里有鬼么,这下就算他不承认也没有用了。

    拓拔擒虎没有解释什么,直接跪下对着拓拔赤辞磕了三个头,才说道,“阿爹,擒虎对不住你了,你什么都不要问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

    “你....你...为什么?擒虎,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拓拔赤辞颤抖着问着,如果不是拓拔惜月扶着他,恐怕拓拔赤辞早就坐在地上了。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在这一瞬间,拓拔赤辞好像是苍老了好多好多。

    “对不起,阿爹,请原谅秦虎的所作所为,党项应该是党项人的党项,汉人是不该站在我们头上的。阿爹,原谅我,擒虎只是想这天空属于我们自己而已!”

    拓拔擒虎的话彻底打消了执失思力等人的疑虑,也打消了房遗爱的最后一点念想,属于自己的天空?那大唐呢,拓拔擒虎啊,拓拔擒虎,你可真是个人物啊。到了此刻,没有人再怀疑什么了。

    执失思力皱起眉头满脸的怒意,他大声吼道,“来呀,将拓拔擒虎押入死牢,十曰后问斩,以祭奠我们死去的将士!”

    “是!”

    “慢着!”拓拔赤辞推开拓拔惜月,慢慢地走到拓拔擒虎面前,从怀里掏出了一面八角形的东西,“擒虎,从今天开始这枚族长令牌就交给你了,拿着吧,拓跋氏的子民需要你!”

    “不!”拓拔擒虎后退两步摇了摇头,他没有接那块令牌,而是很认真地说道,“阿爹,擒虎是个必死之人,就不要在因为我出什么事了,令牌你交给烈武吧,他比我更加合适。阿爹,不要再追究什么了,就让所有的一切都随着我一起去吧!”

    拓拔擒虎转身离开了大堂,走得是那么的干脆,头都没有回一下,拓拔惜月的喊声,他也没有在乎。当拓拔擒虎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时,拓拔赤辞再也经受不住这种打击,直接昏了过去。房遗爱有些愣愣的看着莫阿查的尸体,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事情结束了么,可是为什么确是这么的不合理呢,看上去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了拓拔擒虎,而且拓拔擒虎也承认了。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很合理,可是房遗爱有自己的疑虑,那晚在马尔康和哈奇乐见面的是谁,拓拔擒虎既然要反,那为何又不收下那枚族长令呢,还有太多的疑惑没有解开。

    “少将军,你认为真的是拓拔擒虎做的?”

    “虎叔,不是我认为,而是拓拔擒虎亲口承认的,而且他还当着所有人的面杀死了莫阿查!”房遗爱一脸的苦笑,真没想到他调查了这么久的事情,会是这样一个结局,房遗爱觉得事情发生的真的好突然。

    “房遗爱,你给我出来!”

    “这个蛮女,少将军,你等着,我这就去打发他走!”秦虎一听这个声音,便知道是野离连歌那个女人,除了她谁还会这么没有礼貌。

    “别了,让她进来吧!”房遗爱摆摆手,现在已经够头疼的了,再加上个野离连歌也没什么了,相比较起拓拔擒虎的事情,野离连歌又算个什么事。

    野离连歌一得到允许,便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她对着房遗爱咆哮道,“房遗爱,放了拓拔大哥,否则我就带人闯死牢!”

    “野离连歌,休得胡闹,拓拔擒虎身犯重罪,是我想放就能放的么?”房遗爱被野离连歌气的差点吐血,这个女人做事就不能经过一下大脑吗,不过看看她那胸前的丰硕,估计也没有多少脑子了,都长到胸上去了。

    “你不能放?为什么不能放?”野离连歌瞪着一双杏眼气呼呼的看着房遗爱。

    “你,我真是跟你说不通,拓拔擒虎自己承认私通吐蕃了,你让我如何放他?真是无理取闹,你如果非要闹,别找我!”房遗爱也为拓拔擒虎的事情头疼呢,按照执失思力的意思是尽早将拓拔擒虎给砍了,不过想想也是,一个青石峡谷直接吞掉了唐军三万多人,执失思力要是不恨那才有问题呢。

    “我不找你找谁,我就跟你熟!”野离连歌很无赖的蜷腿坐在了地上,看她那满脸无奈的表情,房遗爱也骂不出来了,就这么个女人,跟她讲道理完全就是对牛弹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