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156章 公主?长乐?

第156章 公主?长乐?



    房遗爱离开客厅,却发现程处默早已经跑得不见人影了,此时他憋的也挺难受的,早知道就少喝点。看看这公主府,还真是挺迷茫的,这茅房到底在哪里呢,房遗爱偷偷打量了一下公主府的下人,见没人太注意他,便麻溜的一闪身绕过前堂,跑进了后花园。房遗爱如是想着,反正后花园如此大,人又不多,在那里放放水,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吧,而且还能给后花园上点生化肥。

    来到后花园之后,果然没啥人,房遗爱找了个隐蔽的角落便爽快的冲着墙角放起了水。

    “呼,解决人生大事,果然爽快啊!”房遗爱一脸的舒爽,这下肚子不胀了,还可以回去继续恶心长孙冲了。走出后花园,房遗爱来到池塘边,蹲下身子便洗了洗手,还很随意的把手往自己袍子上抹了抹,刚打算回客厅呢,他突然听到一阵细微的声音,本来没有什么的,可是房遗爱总觉得这声音太熟悉了。声音是从假山另一侧传来的,所以他决定停下来去看看。

    “画眉,驸马那都安排好了么?”一名宫装丽人坐在石墩上,双手拖着下吧,黛眉也轻轻蹙了起来,看起来心里在想着什么事情。

    “嗯,都安排好了,海棠姐在那边看着呢,应该不会出岔子的!”画眉嘟哝这小嘴巴,对于长孙冲在公主府设宴,她是很有意见的,奈何小姐都同意了,她这当丫头的还能说什么,“小姐,不是我说你,你应该知道驸马为什么要在公主府设宴,干嘛还要答应他呢?”

    “画眉,休得胡言,不管如何,他都是驸马,是我的夫君!”美人轻轻皱起了眉头,连语气也变得有些严肃了。

    画眉吐了吐小舌头,赶紧摆了摆手,“好了啦,小姐不要发火吗,我不说就是了!”

    “你这丫头,就属你话多,好了,陪我回房吧,今曰有些累了,我想早些休息了!”说着美人便站起身轻轻的走了两步,这时画眉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小姐,吴王也来了,你不去见见他么?”

    “三哥?他若想见我,就让他来后堂吧,我就不去了!”美人拍了拍白披风上的落尘,展颜笑了笑,也许她自己是不想去,也不敢去吧。

    美人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下,她慢慢的走着,走在她熟悉的公主府里,可就在她什么都不想想,想要忘却一切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令她眩晕的声音,“丽儿,是你嘛?”

    美人转过头,一双美目满眼都是不可置信之色,那熟悉的俏脸,那雍容的气质,不是丽儿又是何人。房遗爱如今心里只有苦涩,怪不得两年前丽儿让他忘记一切,让他不要去追寻什么,原来她竟然有着如此显赫的身份,身为陛下的嫡长女,长孙府的少夫人,又岂是他小小的房遗爱能够染指的。房遗爱有点落寞的摇了摇头,原来自己的以前的一切都是一种妄想。

    “二公子,你还是知道了,我早就说过让你忘记我的,我们本来就不该相见!”丽儿惨然的笑了笑,那俏脸说不出的凄苦。身为长乐公主,地位崇高,可是她却无法选择自己的幸福,当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太晚了。

    “是的,也许两年前我就不该遇到你!”房遗爱往前走了两步,距离越来越近了,他甚至都可以看到丽儿脸上的每一种表情了,迷茫、害怕、慌乱,房遗爱往前走了两步,丽儿往后退了两步,她有些恐惧甚至带着一丝哀求的说道,“二公子,不要过来好么!”

    “你怕我了,呵呵,那么我该喊你丽儿呢,还是喊你公主呢?”房遗爱知道也许今天所有的过往都应该结束了,所有的念想都应该放下了,因为真的没有什么可能。

    听了房遗爱的话,丽儿咬了咬嘴唇,努力的让自己笑了出来,“二公子,你还是喊我长乐吧,我们终究是要面对现实的!”

    “长乐,呵呵”房遗爱也笑了出来,可是那笑怎么看都有些勉强,更多的是在嘲笑自己,他退后两步很恭敬的对丽儿行了一礼,还大声道,“房遗爱,拜见公主殿下!”

    丽儿眼眶中有些湿润在闪烁,他居然拜我,这是要展示他忘掉一切的决心么,丽儿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自己不就是想让他忘掉一切么,可是为什么当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她的心会这么的疼呢?那种疼,疼得撕心裂肺,疼得痛彻骨髓,丽儿用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她冲着房遗爱复杂的笑了笑,突然间觉得一阵眩晕涌来,眼前整个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

    画眉一把抱住了丽儿倒下的身子,还冲房遗爱怒吼道,“二公子,你这是在做什么,你何必这么狠心,你可知道小姐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么,如果她心里没有你,又何必搬到公主府里来!”

    房遗爱有些愣住了,这个小丫头骂错了么?自己刚刚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居然狠心去报复丽儿,房遗爱突然好恨自己,为什么明知道丽儿有心疾还要去刺激她呢?

    “房遗爱,你还愣着干吗,还不去请医者,你难道真的想让小姐死在你面前么?”画眉流着泪,她冲着房遗爱有些失去理智的咆哮道。

    房遗爱紧紧盯着画眉怀中的丽儿,没有任何迟疑,三两步跑了过去,“你让开,把丽儿交给我!”

    “房遗爱,你做什么,你滚开,我不会让你碰小姐的!”画眉一时间有些怕了,她不知道这个可恶的男人到底想做什么,于是她将丽儿抱的更紧了。

    “你,你懂什么,给我让开!”房遗爱也来不及解释了,三两下便将画眉扒拉到一边去了,他将丽的身子放平,立刻便采取了急救措施,人工呼吸,按压胸口,如此不断的重复着。他在心里不断的念叨着,“丽儿,快醒来吧!”房遗爱在努力着,如果丽儿出了什么事的话,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画眉捂着小嘴,她彻底被眼前的情况吓住了,这可恶的男人到底在做什么,他到底对小姐做了什么。画眉这一刻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一定要保住这个秘密,如果让别人知道了,那小姐的一世声名可就毁于一旦了。

    画眉的打算是好的,她努力的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可是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的巧合,也是那么的偶然。

    长孙冲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此刻他觉得自己的头都快炸了,他看到了什么,自己的妻子竟然被房遗爱亲了。长孙冲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最大的笑柄,对,就是笑柄,他此时看任何人都觉得他们在嘲笑自己,程处默、李业诩、尉迟宝庆,天哪,为什么老天要让这些人看到这一幕。

    “房遗爱,你给我去死!”长孙冲脑中早已经被怒火占满了,那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就朝房遗爱抡了过来。只可惜他那养尊处优的身子又哪是房遗爱的对手,房遗爱只一掌便将他打的倒退了五六步后坐在了地上。

    “长孙冲,老子现在没空理你,你最好不要逼我,如果你敢再上前来,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杀了你?”房遗爱此时整个人就像换了个人似得,那种在血海中杀出来的气势,又岂是长孙冲能抵抗得了的。长孙冲果然不敢再动了,这并不是长孙冲怕死,而是在这一瞬间,他脑中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李恪捂着额头,此刻他已经不抱什么幻想了,本来是想来看看长乐的,可是谁知半路却碰到这种事,早知道呆在客厅里喝酒多好,“俊哥,给为兄个面子,如何?”

    可是令李恪失望的是,房遗爱理都没理他,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李恪看着房遗爱的动作,暗道一声,死定了。这泡女人的三大绝招,亲嘴、袭胸、摸臀,房遗爱这一回就用上了俩,而且还是重复的做,李恪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他知道事后,就算房遗爱能说出个花来,也挡不住大唐皇帝的怒火了,就算李世民放过房遗爱又如何,长孙府会放过他么,要知道这对于长孙家来说,那可是奇耻大辱啊。

    “处默兄,你觉得俊哥如何?”李业诩抱着膀子一脸看热闹的心情问道。

    “厉害,相当的厉害,我算是服了,当着长孙冲的面亲她老婆,果然够胆!”程处默伸出大拇指,无比佩服地说道。

    “行了,你们两个都给本王闭嘴,你们想让俊哥早点死么?”李恪正为自己那拜把兄弟发愁呢,可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好办法来,偏偏这时李业诩他们还说风凉话,他要是不生气那才怪了呢。此时李恪拿出王爷的架子来,还真把一帮子纨绔给唬住了。

    李恪的话也提醒了程处默,刚光顾着看乐子了,现在想想好像这事麻烦不小啊,一个嫡长公主,一个相府之子,一个国公之子,还真是要命啊。

    “为德兄,这可怎么办,俊哥这下弄不好会没命的啊!”程处默这时也冷静了下来,转头对李恪问道。李恪摇了摇头脸色也不是太好,“我哪知道怎么办,俊哥也真是的,怎么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程处默眨巴眨巴眼,他翻了翻白眼,很不岔的想到,你问我我问谁去?

    “殿下,你最好将公主府内的执事叫来,今曰之事决不可外传,只要事情没有传出去,贤弟还有救!”苏定方不一会儿便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听苏定方如此一说,李恪点点头立刻去找公主府的执事了。今夜之事,事关皇家尊严,敢外传者,杀无赦,这一条命令一下,李恪的心也稍微平复了一下,只要事情不传开,那就还有弥补的可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