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198章 秦淮风月醉红尘

第198章 秦淮风月醉红尘



    十里秦淮,几多兴叹!

    自古都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可是要说这秦淮风月,却没人能争得过这扬州。无论是那个时代,男人都是喜欢美女的,尤其是这秦淮河畔的女子们,她们柔而文雅,多才多艺,就像那轻柔的河水一样融化着天南海北的过客们。

    也许这秦淮风月会变成那些文人搔客笔下的文字,可是对于那些女子来说,却无疑是一种悲哀,任何时代都有着不公,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活得更好一点。所以女子们努力的展现着自己的美丽,而男人们则享受着自己的生活。扬州城是热闹的,是彩色的,而要论这才艺还得属这悦心楼。

    悦心楼真的很热闹,来这捧场的人,那更是非富即贵,所以这里的姑娘也是全扬州最好的,绝对没有其他。

    “听说了么,婉柔姑娘今天要登台献艺了!”

    “是啊,都多久了,一个月才能见婉柔姑娘一面,真是不容易啊!”

    很多人都在兴高采烈的讨论着,要说这扬州城内哪个女子最惹人怜爱,那绝对是这位婉柔姑娘了,不过可惜的是直到现在见过婉柔姑娘真实面目的人还不多,虽然如此,所有人却还是觉得婉柔姑娘定是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因为自从见过婉柔姑娘的真面目之后,扬州第一才子,刺史府公子唐文远便对其它女人不感兴趣了。

    旁边讨论的很火,可是有一个桌上的客人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老鸨觉得这个富家公子真的很奇怪,其他男人来这里要么单独前来,要么领着自己的朋友,唯独这位公子爷居然领着两个美人。老鸨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居然有男人领着女人逛青楼,这还是第一次见呢,虽然如此,老鸨却不敢往外撵人,因为没有哪个青楼规定不准女子来的。再说了,这公子爷一看就是位有料的主,还是少惹他的好。

    年轻公子坐在椅子上,两只腿撇开,一直腿上坐着一个美人,他双手一手揽着一个,只见他一副猪哥相的笑道,“洁儿,给公子倒杯酒!”

    “哎!”海棠心里都快笑翻了,这二公子还真是装啥像啥,这时要是谁说二公子不是个无赖,估计也不会有人信。

    “嘿嘿,雅尔乖,让公子香一个!”

    程灵儿一听这话差点给气着,这家伙简直是得寸进尺嘛,不会是想借机会占她便宜吧,她将小脸凑到房遗爱嘴边笑着说道,“二公子,你答应过婢子的,等回去可要给婢子个身份哦!”

    “嘎吱!”房遗爱差点把嘴里的酒给喷出来,这程灵儿还真会挑时候,不过他还是笑嘻嘻地说道,“放心,雅尔,你难道还不知道公子我是啥人么?”

    房遗爱有如此艳福,早就引起楼里其他客人的不满了,大家都是有钱有势的,凭什么你就可以左拥右抱呢,而且两个还都是这么的美,看着这样的美人,谁还会对悦心楼里的姑娘感兴趣啊。

    房遗爱正当着自己的纨绔呢,这时一个白衣翩翩的俊公子走了过来,他朝房遗爱行了一礼后笑着说道,“兄台有礼了,小弟关周!”

    房遗爱抬眼瞧了瞧关周,有些调笑的说道,“原来是关公子,请恕愚兄不太方便,无法行礼了。不知关公子找我有何事,我们貌似并不认识吧?”

    “不认识不要紧,现在认识也不晚嘛!”关周倒是很有风度,他挑挑眉毛笑了笑说道,“兄台,小弟倒是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兄台可否将你身边的女子让给我一个?放心,小弟不会白麻烦你的,多少钱你随便说就行了,小弟绝对拿得出,而且不仅如此,只要你答应了我,曰后无论你在扬州除出了什么事,小弟都会帮你摆平的!”

    房遗爱有些傻眼了,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关周,这家伙不会是脑子出问题了吧,居然找他房遗爱要女人,房遗爱知道关周这家伙要惨了,程灵儿要是不搞死他就算给他面子了。

    果然房遗爱刚把头扭过去,就听到了关周的惨叫声,只见关周捂着裆部跪在地上悲惨的嚎着,他红着眼睛瞪着程灵儿骂道,“小贱婢,你不想活了,你信不信我今晚就把你玩残了?”

    程灵儿俏脸含煞,要不是考虑到房遗爱的嘱托,她早就将这个关周给宰了,就算是在长安城里都没人敢这么跟她说话,没想到刚到这扬州城就被人给调戏了。她咬着嘴唇看向房遗爱,怒声说道,“公子,我要杀了他!”

    “哎,雅尔,乖,可别脏了你的手,这种脏活交给公子我就行了!”房遗爱可不想让程灵儿发飙,这女人一发飙估计什么都藏不住了。他拍拍海棠的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走到关周面前蹲下身子笑着问道,“关公子是吧,你真的要抢我的女人?”

    “放屁,过了今晚这俩女人就是我的了!”

    房遗爱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关公子,看来怪不得我了,你太不识抬举了!”关周还没反应过来,这家伙想说什么?很快关周就知道房遗爱要干啥了,只见房遗爱握紧拳头,向上扬起,然后用力砸了下来,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关周便没了声音,原来关周的半边脸都被砸的血肉模糊了,整个人也疼昏了过去。

    “还有谁要跟老子抢女人的,站出来让我看看,公子我正好手痒了呢!”房遗爱接过海棠递过来的手帕轻轻的擦了擦手上的血迹,他看了看周围的人群忽然大吼道,“还有谁?”

    如同狮子吼般的吼叫声,将整个悦心楼的人都震得有些慌了,这倒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杀神,居然连长史大人的公子都敢打,还打的这么惨。看这公子哥嚣张的样子,不是有所依仗,就是个傻帽啊!

    老鸨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稳了稳心神走到房遗爱身前说道,“这位公子,我看你还是先离开吧,今天就当姐姐请你了行不?”老鸨子不得不低声下气啊,一边是长史府,一边是神秘公子,他是谁都惹不起啊,还是将这几位爷请走吧,不然等一会闹起来倒霉的还是她这悦心楼啊。

    房遗爱都有点佩服这个老鸨子了,居然相当他的姐姐,还真是敢想,房遗爱还没说话,秦虎就忍不住了,他站在房遗爱身前冲老鸨怒道,“你哪来的老货,居然敢当我家公子的姐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说着秦虎喀嚓一声,就将手中的唐刀拔了出来,秦虎这些人拿的唐刀可是房遗爱最近才设计出来的,这刀刃轻薄,打磨的也是寒光闪闪的。老鸨子看着那暗生寒光的唐刀,吓得蹬蹬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老鸨子都快哭了,我的天啊,这是从哪跑冒出来的杀神啊,居然动不动就要杀人。

    “哎,我说虎叔,赶紧把刀收起来,今天咱们可是来瞧那个什么婉柔姑娘的,可别动刀子啊,太粗鲁了不好!”房遗爱假惺惺的拍了拍秦虎的肩膀,秦虎倒是很配合,行了一礼就站到身后去了。

    见秦虎退下了,老鸨子才有了一点勇气,她怯懦的嘟囔道,“公子爷,不是老身赶你走,实在是为了你好啊!”

    “嘿嘿,你是怕我降不住这个关周吧?”房遗爱笑了笑,拍拍手头也没回的说道,“来俩人把这个关公子扔出去,省的在这里碍眼!”

    “是,二公子!”说着便有两个家丁打扮侍卫走出来,一人拖着一条腿将昏迷不醒的关周给拖了出去,自始至终悦心楼就没有人敢站出来说句话的,所有人都被房遗爱的狠劲给震住了。这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居然如此霸道,明显的是有恃无恐嘛!

    老鸨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撵又撵不走,打又不打不过,真是头疼死了,正在此时,封四柳站了出来,他冲老鸨子皱着眉头说道,“花姐,给我个面子行否,二公子是我的贵客,你让他出去,不是在打我封四柳的脸么?”

    老鸨子都怀疑自己眼花了,她揉了揉眼睛之后,不得不确定了,这个人确实是名镇江南的大商人封四柳,如今在这江南谁还不知道封四柳是谁啊,手下经营着醉不归、纸张、炒茶、银号,手里更是掌握着巨大的财富,可想这个人能量有多大了。在江南更是有句话,叫做宁可长江没有水,不可渴着封财神。所以老鸨子再也不敢有想法了,她勉强的笑了笑,有些献媚的说道,“哎,封爷,你早说嘛,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是自己人了嘛!”

    “呵呵,那谢谢花姐了!”封四柳转身的时候很自然的将一张票子塞进了老鸨子手中,老鸨子顿时脸上都笑出花来了,乖乖,一千贯,这封财神果然是出手阔绰啊。

    等封四柳坐下后,房遗爱搂着程灵儿和海棠的柳腰,很无耻的笑道,“封掌柜的,看来在这江南,你的话可比卢某的话管用多了啊!”

    “呵呵,二公子客气了,是朋友们抬爱罢了!”封四柳倒也会装,表面上正经八经的,其实内地里早就笑翻了,这东家也真是的,居然将这悦心楼的勋贵公子们唬的团团转。

    发生了关周的事情之后,那些蠢蠢欲动的贵公子们也不得不收了心,这玩女人果然是讲究实力的啊,看封四柳对人家的态度,估计人家家里也是个豪门贵族啊。

    仿佛是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这风月场所乐子也许太多了,打架的事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男人们便将眼睛重新放到了舞台上。唯独有两个人却很感兴趣的朝房遗爱一桌看了过来,这两个人一个青衣公子,另一个则是扬州大商人刘有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