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227章 命中注定

第227章 命中注定



    暮春楼地势真的很好,站在窗口你都可以闻到秦淮河上的那种水气,房遗爱知道此时就算是回到府中也是睡不下的,所以还不如在这暮春楼多呆一会儿呢,看看这扬州城的夜景,也是非常好的。

    此时其他人早已经退下了,李穆也在武顺安排的房间内睡下了,对于李穆,房遗爱是有一种愧疚的,当曰如果自己没给他下死令的话,也许那些兄弟就不会死了,而李穆也不会伤掉一条腿了。也不知道李穆这条腿能不能恢复了,如果不能复原的话,李穆还能在左武卫待下去吗?房遗爱当然不会嫌弃李穆,可是怕就怕李穆会嫌弃自己是个残废。

    武顺站在房遗爱身后低头看着自己的绣花鞋,久久都没有说一句话,房遗爱扶着窗口小声说道,“碧娘,你怕我了?”

    “哪有,二公子莫说笑,奴家只是在想事情而已!”武顺虽然如此回答,可是头却依旧没敢抬起来,她还在想着刚才房遗爱的可怕,武顺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居然可以散发出这么强大的杀气,而且很奇怪的是,武顺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闻到了一股血腥,而那血腥气息就来在于房遗爱的身上。

    “没有?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抬起头来?嗯?”房遗爱转过身背靠着窗户,看着面前这个美丽的妇人,他轻轻笑了笑。

    武顺闻言娇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她的整颗心也七上八下的,连自己到底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了,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抬起头来,绝不能让二公子小瞧了。所以她打足了精神,慢慢抬起了头,俏脸薄怒,红唇似血,好一副怒中含笑的样子。

    “二公子,你就会取笑奴家!”武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话一出口,她就知道自己放肆了,接着她便惶恐的看了看房遗爱。

    “嗯?这就对了嘛,我可不希望你以后见了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老鼠见了猫?”

    “不懂?当然是有多远躲多远啊!哈哈!”房遗爱开心的笑了起来。

    “二公子,你这话倒是挺有意思的!”武顺觉得这二公子说话到还真听特别的,别看说的听粗俗的,但是却很有道理。而且她也不想像房遗爱说的那样,要是真当了老鼠,那她这一辈子估计也就没什么指望了,因为老鼠就是再爱猫,猫也不会在意老鼠的。

    “碧娘,阜新码头的事情如何了?”

    “二公子,那徐大小姐很是精明,不过估计过段时间她也就答应下来了,倒是那些船,到时候停在哪里呢?”

    房遗爱点了点太阳穴,想了想说道,“你到时候去找卢大公子就行了,他会安排的。”

    “二公子,恐怕大公子到时候又要有意见了!”武顺说着便掩嘴轻笑了起来,这二公子明显是没想好,把担子扔给卢大公子了嘛。这段时间卢大公子已经够忙活了,这再加上这样的事情,估计非得忙疯了不可。

    “嘿嘿,有意见也没用,让他回家找老太爷去吧!”房遗爱才不怕卢子英闹意见呢,自己可是有外公撑腰呢,大不了让外公给卢子英来一手高压就可以了,到时候看卢子英还敢有意见不。

    武顺暗自摇了摇头,这卢大公子要是听到这话,估计非气的跳脚不可,有这样的表弟也真够倒霉的。

    “我要见母亲,你们让开!”

    “不行!”

    “凭什么,这是我的家,你们为什么要阻拦我?”

    “哪来的小毛孩,我说不行就不行,一边睡你的觉去!”

    一听这声音,房遗爱眉头便皱了起来,这铁靺跟谁说话呢,而武顺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她告了一声罪便匆匆忙忙的跑出了包间。看着正在和铁靺对视的武永继,武顺那张俏脸瞬间便冷了下来,她走到武永继面前呵斥道,“你不在屋中好好休息,跑出来做什么?”

    “母亲,孩儿睡不着!”武永继说着,双眼却朝武顺的身后望了过去,仿佛在寻找什么似的。

    “你这孩子,走,娘亲送你回房!”说着武顺便朝武永继招了招手,可是武永继却摇了摇小脑袋不断的往后退去,他大声说道,“母亲,我不回去!”

    “为什么?”

    “我要见房中的那个男人!”武永继仰着小脸一脸的坚定,武永继觉得自己没有错,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母亲却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

    武顺就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的笑了起来,她指着武永继嘲讽道,“你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去见他!”

    “母亲,为什么?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要见他!”

    “武永继,记住我的话,你就是个孽种,孽种,你懂吗?现在,立刻给我滚回房间里去,在我回去之前哪里都不能去!”武顺的话就像一把刀子一样狠狠地刺进了武永继小小的心里,他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明明是爱他的,可是为什么偏偏总是骂他是个孽种呢?

    “不,母亲,我不是孽种,我要见他!”

    “好,很好,铁壮士,如果这个孩子还敢往里闯的话,你就杀了他,我武顺绝不会怪你的!”

    武顺艰难的转过了身,可是转瞬间两行清泪便缓缓地流了下来,武永继,这就是她儿子,一个执拗的儿子,总是让她想起自己所受到的屈辱,总是给她带来无数的困扰。

    铁靺不知道该如何办了,所以只好求救似得看了一眼秦虎,而秦虎则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武永继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要这么狠心,难道看一眼都不行么,他只是想知道自己是谁,他不想自己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我要见他!”对,武永继不愿放弃,就算母亲会恨他,他也不在乎。

    “小家伙,没想到你还挺有股劲头的,说吧,找我做什么?”房遗爱见武顺出去这么久,房外还没有安静下来,便忍不住走了出来。

    “嗯,我想问你,你是不是我的父亲?”武永继问的很认真,可是听了这话,武顺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屈辱啊,她武顺一辈子的屈辱就是为贺兰家生下了两个孩子。

    房遗爱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他看一眼面色惨白的武顺暗暗的摇了摇头,他蹲在武永继面前笑着说道,“不,我不是你的父亲,你的父亲是贺兰家最尊贵的公子,贺兰越石,而你的名字则叫贺兰敏之!”

    “贺兰敏之?原来我叫贺兰敏之,我的父亲叫贺兰越石?”说着武永继的小脸上露出了一副开心的笑容,原来他也是有父亲的。

    “为什么?二公子,你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难道你想让奴家变得一无所有嘛?”武顺有些失神的惨笑了起来,她觉得好累,好像睡下,然后一觉不再醒来。

    “碧娘,你这又何苦呢,孩子总有一天会知道真相的,而且贺兰家也不会放弃的,再怎么说他都是贺兰越石的嫡亲血脉!”房遗爱觉得武顺明显是在自己骗自己,有些人的命运从生下来就已经注定,就像武永继一样,改了名字就行了吗?贺兰敏之依旧是贺兰敏之,贺兰家不会放弃自己的嫡亲长孙的,他就是贺兰家未来的家主,这是一个无法避免的事实。

    “贺兰家,呵呵,贺兰敏之,多好的名字啊,从明天开始,你就给我滚回贺兰家!”武顺咬着嘴唇痛苦地说着,二公子有说错吗?即使她再不想承认,贺兰敏之终究还是那个贺兰敏之。武顺失魂落魄的走回了包间,就那样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夜空。而武永继呢,他那颗小小的脑袋里依旧还没想明白母亲为什么会这么的愤怒和绝情。

    房遗爱挥挥手让秦虎把武永继送走了,而他则返回了包间,包间里很静,看着面前的武顺,房遗爱一点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任何话对于这个女人都是无力的。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却无家可归,这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碧娘,有些事情你是无法否认的,你就是再恨贺兰家,也改变不了你贺兰家儿媳妇的身份!”

    听了房遗爱的话,武顺捂着脸冷笑道,“二公子,奴家从来就没有嫁给过贺兰越石,奴家只是个婊子,而他只是个瓢客,凑巧的是奴家被瓢的次数多了,生下了两个孽种而已!”

    “碧娘,你何必如此作践自己呢?”房遗爱沉声道。

    武顺淡淡的摇了摇头,她摸了摸自己的俏脸强作笑颜道,“难道不是嘛?从离开贺兰家开始,谁有在乎过奴家,除了二公子把奴家当个人来看,谁还管过奴家的生死,贺兰家吗?那就是个笑话,瓢客上青楼还给钱呢,可笑的是,我武顺当了这么多年的婊子,最后除了两个孩子做累赘,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得到。二公子,你说,奴家是不是这世上最贱的婊子?”

    房遗爱无法反驳,他知道武顺此刻的心得有多么的疼,否则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这种话的,当一个女人说自己是婊子的时候,那她的心里除了恨,剩下的就全部都是后悔了。

    “碧娘,其实你还很年轻,完全可以找个可心人嫁了的,又何必如此呢?”

    听了房遗爱这话,武顺一颗心也冷了下来,她自嘲的说道,“二公子,你觉得奴家给贺兰越石当完了婊子,还要去给别的男人当婊子吗?不如二公子也弄个悦心楼如何,奴家对自己的姿色还是有几分自信的,相信一定会给别的男人当好婊子的!”

    “碧娘,你这房某绝没有这个意思的!”房遗爱现在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有多么的愚蠢了,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还长的非常漂亮,这要想找个好男人,那跟大海里捞针又有什么区别呢。而自己倒好,却劝她再找个男人嫁了,这样的男人倒是也有,不过大部分都是冲着武顺曼妙的身子来的,这要是嫁过去,好不就是去当婊子的吗,也怪不得武顺会如此生气。

    房遗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他知道武顺是敏感的,她就像一只手上的小鸟一样,再也容不得半点伤痛。武顺坐在那里不断的笑着,可是她的心里在哭泣,哭的一定很伤心很伤心,这是个可怜的女人,她懂得珍爱,却没有人能够怜惜她。

    房遗爱伸出手慢慢的挑起了武顺的下巴,看着那双娇艳欲滴的红唇,房遗爱在武顺诧异的眼神下轻轻的吻了下去,他吻着武顺的红唇,品尝着那独特的女子津液。这会是个好办法吗,也许是吧!

    武顺起初已经傻掉了,她脑中一片空白,她只知道二公子吻了她,当脑子里恢复一点意识的时候,武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房遗爱的头,疯狂的堵住了房遗爱的嘴巴,她的舌头在寻找着。今夜,就是死,她也不能松手。

    良久之后,武顺才松开一点,房遗爱看着脸色红润,气喘吁吁的武顺好笑道,“傻女人,现在还恨我么?”

    “二公子,谢谢你,奴家真的什么都不要的,奴家只想做你一个人的婊子!”武顺流着泪,满脸幸福的说着。

    “不,碧娘,你不是婊子,而且,以后我们的孩子,还将有一个伟大的姓氏,那就是房!”

    武顺扑在房遗爱怀中嘤嘤哭泣了起来,没有什么东西比这个承诺更重要了,姓房,呵呵,她武顺的孩子将有一个伟大的姓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