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235章 似曾相识

第235章 似曾相识



    你的笑,你的天,是否为了活着换了一副容颜!江城子,彼岸花,相约在地狱里的呐喊!

    如果没有十年生死两茫茫,又哪来一种回忆的哀伤呢?

    对于点星楼来说,也许这些高傲的杀手们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人堵在老窝里痛打,而最可恨的是,他们甚至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点星楼的杀手不可谓不高明,可是他们那些引以为傲的功夫面对这些怪异的黑衣人,却一点用处都没有,因为他们三个人紧紧地靠在一起,就像一个整体一般。有人防守有人进攻,最可怕的是你还要防备那不知何处飞来的弩箭!

    点星楼的杀手们很想将这群怪异的黑衣人引诱进来,可是这些怪人却不上当,他们就那样不紧不慢的保持着自己的战斗方式,他们一点都不急,只杀跟他们最近的人,绝不会深入追击,他们慢慢的压缩着点星楼的生存空间。

    楼主如今也有些怕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进攻方式,面对这些黑衣人,他觉得自己一身的功夫一点都发挥不出来。

    九幽依靠着灵活的身法不断的穿梭在人群中,虽然她到现在还没受什么伤,可是同样她也没有伤到什么人。九幽如今终于知道房遗爱有多么的可怕了,居然能训练出这么一群铁王八出来,三个人靠在一起,守的就跟一个王八壳一样,九幽很想将盾牌手给宰掉,可是这些人也好像看出了她的想法,只要她一靠近,不知道从哪里就会飞过来一只弩箭,搞得她是不甚其烦!九幽恨极了房遗爱,这个男人无耻,没想到他手下的兵也是如此的无赖。

    毒龙一把铁鞭舞的是密不透风的,有好几个左武卫士兵已经伤在了他的手上,因为盾牌再厉害,也挡不住这铁鞭会拐弯啊。项硕也看上这个毒龙了,一看这家伙就是个重要角色,本来他还想活捉这个家伙的,可是等到伤了几个人之后,项硕也放弃这个想法了,他蹙着眉头一挥唐刀命令道,“后撤十步,弩箭手锁定!”

    毒龙打得正开心呢,可是这群人却退开了,就在他正向开口大骂的时候,就听到了项硕的声音,一听让弓弩手准备,他那颗心就沉了下来,他可没有把握能挡住那些锋利的弩箭。毒龙有些惧意,可是左武卫士兵是不会管他的,既然项硕已经决定不要活口了,那左武卫士兵就有十种方法能够解决掉他。

    七名弩箭手退到大厅角落里,他们一同锁定了毒龙,还伸手朝同伴打了一个手势,毒龙是没有看懂,但是这些弓弩手可是看懂了,他们分配好锁定的射击方位之后便一同扣动了扳机。七只弩箭带着呼啸的风声飞向了毒龙,毒龙是个高手,所以他在考虑着该如何躲过这致命一击。很快毒龙动了,他长鞭打了一个花,便有两只弩箭被他打飞了,接着他人向右移动了一下,他很庆幸自己躲过了左边的一只弩箭,可是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听到一声入肉的声音。随之,毒龙捂着右腿跪在了地上,终于还是中箭了,毒龙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没想到这些弓弩手连他躲避的动作都考虑到了,几乎没个方向都有一只弩箭飞来,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躲过去,恐怕只能凭空变出一面大盾牌了。

    毒龙右腿中箭,接着右胳膊也没有逃过去,毒龙抬起头看着前方的黑衣怪人们,这下应该是死定了吧,果然,很快就有答案了,第二轮弩箭全部射中了毒龙,还有一只弩箭洞穿了毒龙的喉咙。

    毒龙的死,也彻底激起了天刀的凶姓,他瞪着一双猩红的双眼,舔了舔溅血的嘴唇桀桀笑着,“孙子们,来吧,今天爷爷就是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刀刀相交,擦出了一种亮丽的火花,左武卫士兵知道这天刀和凶悍,所以他们很聪明的将天刀围了起来,慢慢的消耗着,很快天刀的力气越来越小了,他握着厚背刀惨笑道,“呵呵,没想到我天刀也有如此狼狈的一天,红血,现在老子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死了!”天刀疯狂的笑了起来,脸上还挂着两道清晰的泪痕,也许天刀很不甘心,可是左武卫士兵不会可怜他,三面厚重的盾牌狠狠地撞在天刀的胸口上,顿时便将天刀撞的差点晕过去,天刀很不甘心,可是依旧改不了成为阶下囚的命运,当一条铁锁挂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夜是栽定了。他有点羡慕红血了,至少红血还能选择死,而他如今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百多名左武卫士兵在点星楼总部肆虐着,偶尔几个逃出去的杀手也被候在外边的人解决掉了,对于点星楼来说,今夜注定是要完蛋的。

    一间狭小的密室中,楼主静静的站在猴灵的图腾之前,身后旁边站着的除了九幽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幽儿,你走吧,我知道你能逃的!”

    九幽坚定的摇了摇头,她不会独自逃生的,而且她也没想过能逃出去,以房遗爱的为人会给她逃出去的机会吗,既然逃出去会被这个可恶的男人嘲笑,那她还不如留在这里拼一拼呢。也许对于别人来说,楼主是冷厉的,是无情的,可是对于九幽来说,楼主却是个慈祥的人,因为他不仅传授她鬼道剑击术,还给了她很多的爱,在九幽的心中,楼主就是她的父亲和师傅,所以她不会抛弃他的,“不,楼主,你不走,我也不走!”

    “幽儿,你应该知道,堂主非常器重你!”楼主此时就像一个苍老的老人一样,语气中还夹杂着几丝的愧疚,也许过了今天,很多秘密就不再是秘密了吧。

    “师傅,我只在乎你,什么堂主,什么猴灵,幽儿一点都不在意!”九幽淡淡的摇了摇头,她对猴灵并没有多大的归属感,在她心中,点星楼才是她的家,猴灵,只是一个遥远的传说一般。

    “幽儿,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骗了你,你会怪我么?”楼主转过身慢慢的摘掉了自己的面具,只见一张苍老的脸露了出来,这个老人留着一簇花白的胡须,很有一股长者的气派。

    “师傅,幽儿不会怪你的,因为我知道即使你骗了我,也是为我好!”九幽看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面孔,有些落寞的笑了,“师傅,你老人家已经很久没摘过面具了!”

    “呵呵,幽儿,既然马上就要死了,还戴着面具做什么呢!”楼主有一种看破世事沧桑的感慨,他伸出枯燥的手摸了摸九幽的秀发,他豪情满怀的笑了,没想到他楚天放纵横一生,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局,点星楼,多么恐怖的存在,竟然一夜之间毁在了一个年轻人的手中。

    门被撞开了,左武卫士兵们谨慎的望着密室中的两个人。

    九幽皱了皱眉头,既然这些人已经找到这里了,那么外边的点星楼兄弟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九幽的手偷偷的握紧了双手剑,她在等着这些人的进攻。可是令她奇怪的是这些人只是围着她,却没有动手,九幽不知道这些人想做什么,但是她知道这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少将军!”

    听到这个声音,九幽一张俏脸便胀红了起来,果然是那个无耻的男人来了。房遗爱握着唐刀,在铁靺等人的护卫下很快便来到了密室,看到九幽和那个老人之后,房遗爱终于露出了一种久违的笑容。

    “九幽,想必你旁边这位就是点星楼的楼主楚天放楚老先生了吧?”房遗爱伫足而立,神态淡然的笑着。

    “呵呵,没想到还有人知道老夫的名字?”楚天放轻轻的笑了起来,一点畏惧的意思都没有,房遗爱有些佩服的朝楚天放笑了笑,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宗师气派吧,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不敢轻视他。房遗爱自认为自己还达不到楚天放的境界,因为楚天放的境界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不经历生活起伏,是永远都无法体会到楚天放那种心境的。

    “楚老先生,晚辈敬佩你是一代奇人,就连家师秦琼都对你佩服不已,所以晚辈希望你能束手就擒,因为晚辈不想伤害你!”房遗爱之所以知道楚天放,也是秦琼指点的,说起来也幸亏秦琼知道鬼道剑击术,否则他也不会猜到点星楼楼主就是楚天放的。

    “房遗爱,你不要说废话,有本事,你就尽管放马过来吧!”九幽冷冷的笑了笑,双手剑也交叉放在胸前,衣服视死如归的样子。

    房遗爱摇了摇头,他还不会蠢到这个时候和九幽玩什么决斗呢,房遗爱只是轻轻的做了个手势,就见从外边冲进来二十多名弓弩手,他们弩箭上弦,瞬间便对准了九幽和楚天放。

    九幽看到这种情况,就有恨不得冲上去咬一口房遗爱了,她大骂道,“房遗爱,你无耻!”九幽不能不骂,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就算她身手再好也不可能躲过如此多的弩箭,更何况她已经见识过这些弓弩手的厉害了。九幽本来还指望给房遗爱留下点纪念呢,可是哪曾想这家伙居然很不男人的选择了群殴,还是那种最欺负人的群殴。

    “九幽,随你怎么说,总之,如果你们不束手就擒的话,那就别怪房某心狠了!”房遗爱摇了摇头,他举起右手,只待自己一声令下,这两个人就会被射成刺猬的。

    九幽很生气,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楚天放一脸苦笑着说道,“房将军,你不能杀九幽!”

    “为什么不能杀她?笑话!”房遗爱很不在意的撇了撇嘴,不就一个九幽嘛,就这个小魔女,还是早死早超生的好,也省的她时不时来上次刺杀,他房遗爱可没那么多的精力。

    楚天放就知道房遗爱听不进去,他就知道今夜很多秘密会保不住的,所以他看着九幽慈爱的笑道,“幽儿,把你的面纱摘下来!”

    “师傅,我!”九幽当然不愿意了,为什么要让这个可恶的男人看到自己的脸呢,可是看到楚天放略有些愠怒的神色之后,九幽还是很听话的慢慢的摘下了自己的面纱。

    九幽摘下了面纱,而房遗爱看着这张美丽而又熟悉的容颜彻底的呆住了!

    大千世界,东边风雨美人绣,阔别经年,几张绫罗,银鱼舞龙舟!

    倾世容颜,一颦一笑,熟悉的面孔,陌生的国度,人生相遇,从未想得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