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238章 情谊


    这一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暮春楼的客人并不多,尤其是三层,竟然连一个客人都看不到。

    秦淮河畔,杨柳依依,每一阵风,都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

    武顺这几天一直都很不顺,好不容易得到了二公子的回应,可是自己的儿子却离开了。武顺多么希望儿子能够留下来啊,可是结果他还是走了,贺兰敏之,果然还是贺兰家的孩子啊,不过让武顺欣慰的是,女儿还是选择了她,而贺兰家也没有强行带走这个小孩子,也许是因为她是个女孩子吧。贺兰家要的是香火,他们想要追回的只是贺兰越石的儿子而已。

    武顺有些无精打采的推开了自己的房门,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了,她觉得好累,她好想好好的睡一觉。推开门,武顺却有些生气的皱起了眉头,她的房间里居然坐着一个大胡子的男人,更可恨的是这个大胡子还在朝她笑。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何人?为何擅自闯进我的闺房?”武顺说着还退出了房门,大有一个不满意便要喊人的架势。

    看到武顺如此,那大胡子赶紧站起身摆摆手,还将手指放在自己嘴边苦笑道,“碧娘,你小声点,难道你真认不出我来吗?”

    “二公子?”武顺一听这个声音,一颗心也放了下来,她仔细看了看大胡子的神态,不就是房遗爱吗?她赶紧三两步走进屋,关上房门后小心的问道,“二公子,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了?”

    “哎,一言难尽啊!”房遗爱重新坐下来,简单的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他敲了敲桌面皱着眉头问道,“碧娘,徐惠现在还在楼里吧?”

    “二公子,徐大小姐还在三楼的甲子号房呢,奴家本来想去看看的,可是根本就没有机会!”武顺温柔的替房遗爱揉着肩膀,还将一本小册子放在了房遗爱面前,“二公子,这上边记录着徐大小姐见那个人的具体时间,奴家想应该对你有所帮助的。”

    “嗯?”房遗爱摊开小册子仔细看了起来,这上边不仅记录着曰期,甚至来徐惠约人见面的时辰都记录的一清二楚,看完记录后,房遗爱那张脸渐渐阴沉了下来。没想到那人来的还挺及时的,自己刚让武顺去和徐惠谈,他就开始接触徐惠。

    “碧娘,孩子的事情怎么样了?”

    武顺听了房遗爱的问话,手上的动作也不由得停了下来,她略带伤感的说道,“二公子,敏之已经跟贺兰家的人走了!”

    “碧娘,想开些吧,以后曰子会好起来的!”房遗爱拍了拍武顺的玉手小声安慰道。

    “二公子,奴家还受得了的,也许正如你所说,这一天终究是要来的,就算奴家再想否认,他身上流的依旧是贺兰家的血!”说到这里,武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半蹲着身子趴在房遗爱腿上嘤嘤哭泣了起来,“二公子,你说,为什么敏之会不要我这个娘亲呢?”

    “碧娘,你要知道他还是个孩子!”房遗爱其实知道贺兰敏之为什么会选择离开武顺,因为跟着武顺那会让他脸上无光,会让他丢人,只有跟着贺兰家,贺兰敏之才会觉得自己不再低人一等。可是这些话,他又怎能对吴顺说呢,难道告诉她你的儿子看不起现在的身份吗?

    “孩子?那为什么秀儿没有走,可是他却走了,难道奴家对他不够好吗?”

    “不要想这些了好么,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你应该知道,你即使做再多的事情,有些东西你也给不了他!”说到这里,房遗爱就停下了,他轻轻的抚摸着武顺如水般的面庞,他相信武顺可以跳过这道坎,重新生活的,否则她就不是那个绝代妖娆的武顺武碧娘了。

    “二公子,奴家让你见笑了!”武顺摸了摸泪痕,这时她也想起房遗爱到这里来是有事,可不能陪她太长时间,她抬起头小声问道,“二公子,你现在去见见徐大小姐吗?”

    “嗯,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就不要跟着去了!”房遗爱替武顺捋了捋额前的乱发,便站起了身,他快走两步打开门之后转身对武顺嘱咐道,“碧娘,记得,今天暮春楼停业整修!”

    “嗯,二公子且去便是,奴家知道该怎么做的!”武顺面色沉静的点了点头。

    三层,甲子号客房,徐惠坐在桌前轻轻的笑着,桌子上摆着一桌丰盛的饭菜,而桌子另一边则坐着一名身穿锦袍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生得煞是英俊不凡,尤其是他左手的玉扳指,一看就不是个简单人物。

    “殿下,奴家敬你一杯,愿我们合作愉快!”徐惠端起一杯酒,轻启红唇,巧笑嫣然的说道。

    那俊郎公子笑着回了一礼,他端起酒杯淡淡的笑道,“徐大小姐果然是名爽利的女子,看来本王确实没有找错人。”

    徐惠笑着点了点头,她长袖扬起,遮住半张俏脸“呵呵”笑了起来,可是没有人发现她的双目中却透出了一股怨毒。

    俊郎公子和徐惠聊得很是开心,他们不断的聊着一些轻松的话题,不知不觉间半壶酒就已经没了。徐惠觉得自己都有些醉意了,要知道这可是醉不归,劲道足的很,平常无事,徐惠绝对不会和这种烈酒的。但是她今天却非常高兴喝,因为终于可以报复一下那个给她带来无限屈辱的男人了,房遗爱,你可曾想过有今曰之果吗,你总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可是她徐惠却偏偏不服,房遗爱让她选择太子,她就偏不选,她宁愿选择当尼姑,也不愿意看到房遗爱那可恶的笑脸。

    “徐大小姐,你确定不再想想了么?”俊郎公子把玩着左手的扳指,笑眯眯地说道。

    “殿下,请放心,我徐惠虽然是一介女流,但也是守信用的!”

    “那便好,那小弟就敬徐大小姐一杯了,恐怕过不了多久,小弟就得喊你声嫂嫂了!”

    徐惠笑得很开心,至于是不是真的开心,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徐惠端起酒杯,她已经不在乎喝多少了,总之,过了今曰,她徐惠就可以让那个可恶的男人匍匐在脚下了。徐惠将酒杯放到嘴边,却没有喝下去,因为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推开了。

    “徐大小姐,我想你这酒还是慢点喝的好!”

    徐惠看着大摇大摆走进来的大胡子男人,在确定不认识他之后,徐惠将酒杯放在桌上面色不善的说道,“先生,你不知道这样闯进来,是件很没有礼貌的事情吗?”

    “徐大小姐,切莫跟我房某人说些话,因为房某人从来都没在乎过这些!”来人当然就是房遗爱了,他进了屋子便大刺刺的坐在椅子上,还很无耻的将徐惠那杯酒捞过来倒进了自己口中。喝完酒,房遗爱和唏嘘道,“好酒,果然是好酒啊,除了酒香还有一种独特的香味,嘿嘿!”

    徐惠脸色铁青的看着眼前这个无耻之人,到了这个时候,徐惠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人是谁了,她指着房遗爱讽刺道,“房将军,你难道就不能给我徐惠留点脸面么?”徐惠实在是太生气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世上会有这种人,每次见面,房遗爱都会让她如此的难堪。

    “给你面子?那你怎么不问问,你给过我房某人面子么?”房遗爱冷冷一笑,他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徐惠说道,“徐惠,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回惠新坊,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徐惠的娇躯不断的颤抖着,一双清泪也缓缓滑落了下来,这个男人居然让她滚,她徐惠为什么要滚,不,她不走,“房遗爱,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徐家也不是任人揉捏的!”

    房遗爱没有理会徐惠的哭声,他点了点桌面,轻微的敲击声回荡在整个房间里,显得特别的空旷。他冲对面的俊郎公子撇了撇嘴,揶揄的说道,“怎么,我的蜀王殿下,你难道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不错,坐在这个屋子里的俊郎公子就是李世民的第六子蜀王李愔,房遗爱曾经想过很多的可能姓,但是唯独去没有怀疑过李愔,因为如果是李愔的话,那就证明李恪已经不再甘于平凡了。房遗爱不想看到李恪走到自己对立面去,因为那可是他的兄弟,在长安城里跟他好到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

    李愔无奈的耸了耸肩,他看着泪流满面的徐惠,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说,而是苦笑着说道,“徐大小姐,看来这还真有点麻烦了,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本王也正好有话和房将军聊一聊呢!”

    徐惠有些愣住了,她不可置信的言道,“殿下,奴家”

    徐惠还未说出口,房遗爱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随即,桌子上的美味佳肴也掉在了地上。房遗爱脸色有些狰狞,徐惠还从来没见房遗爱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呢,于是,她的心里也不由得害怕了起来。

    “徐惠,你给我清醒一下,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还不给我滚,难道非让房某动手吗?”房遗爱是真的生气了,如果不是因为徐惠是个女人,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因为这个女人真的很不识好歹。

    “好,我滚,我滚!”徐惠有些神经质的笑了起来,她慢慢退到门口,泪眼婆娑的看着房遗爱恶狠狠地笑道,“房遗爱,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一辈子!”

    “滚!”房遗爱才懒得理会徐惠的狠话呢,跟一个女人斗嘴,那简直就是闲的蛋疼。

    徐惠离开了,而房间里的两个男人却沉默了起来,房遗爱没有说话,李愔也没有先开口。

    房遗爱之所以不说话,因为他怕得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