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289章 难以取舍

第289章 难以取舍



    “少将军,叛党已经剿灭,除三百二十六人被俘外,其余人全部丧命!”

    房遗爱点了点头,他也谈不上什么高兴,这猴灵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让这些人如此拼命呢?邪教,看来真的很厉害啊,房遗爱走到黑鹰的尸体前,用刀割开黑鹰的衣服,便看到了黑鹰后背上的图案,猴首狼身鹰爪,这是个怎么样的图案呢?

    “房俊,原来都是真的,我一直以为颇超勇俊就是三堂堂主呢!”田梦涵觉得黑鹰这个人真的很聪明,松州那样的危局下都能安然无恙的逃出来,这次要不是房遗爱发狠剃成光头,估计这黑鹰的计划就要成功了。

    房遗爱望着黑影的尸体发着呆,而众女也没有冲上来,程灵儿很想骂一顿房遗爱,可是她也知道现在还不是闹脾气的时候,倒是闻琦走上前来拽了拽房遗爱的袖子小声道,“公子,你还是先下去看看宝藏吧!”

    “嗯?”房遗爱收回思绪,他摸了摸闻琦清秀的面庞笑道,“琦儿,这些时曰让你受委屈了。”

    “公子,婢子不委屈的!”能听房遗爱如此说,闻琦已经很满足了,她指了指宝藏入口认真地说道,“公子,那宝库里有很多的兵甲!”

    “这我先去看看!”房遗爱一怔,便知道闻琦是另有所指了,他冲海棠几女点了点头后便顺着石阶走了下去,当看到那满库的盔甲和兵器后,房遗爱一颗心也提留了起来。这么多的军用物资该如何处置呢?如果只是金银财宝的话,房遗爱会毫不犹豫的将之交给朝廷,可是军用物资就不同了,他下不了决心。房遗爱现在特别希望父亲房玄龄能够在,这样他老人家就能指点他一下了。

    房遗爱怔怔的站着,一言未发,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一般。海棠很怕,她怕房遗爱会做出一个悔恨终生的选择,不知为何,海棠咬了咬牙对程灵儿说道,“灵儿小姐,让二公子好好想想吧,咱们先出去吧!”

    “嗯,都退下吧!”众女退了出去,同时士兵们也推到了外边,而秦虎使了个眼色,亲卫们便将库门守住了。

    “公子!”女人们都退下了,可是闻琦不知为何却留在了这里,她小走两步搂住了房遗爱的腰。

    房遗爱颤抖了一下,他感受着身后的柔软,微闭着眼睛若有所思的问道,“琦儿,为何你不退下呢?”

    “公子,婢子不会退下的,因为公子就是婢子的全部,婢子不会在乎那么多东西的,无论你选择什么,婢子都会支持你的!”闻琦的声音很轻,就连秦虎都没有听清楚,房遗爱笑的是那么的开心。

    “琦儿,如果我错了,你就会死,闻珞也会死,闻家也会被安上坐上叛乱的罪名,甚至永世不得翻身!”

    闻琦不语只是坚定地摇了摇头,她不怕,闻琦觉得如今自己的一切都挂在这个男人身上,她没得选择,也不想选择。生,对于她来说意义并不是太大。

    “虎叔,你说我该怎么做!”房遗爱转过身用力将闻琦揽在怀里,他看着秦虎双目有神的问道。

    “秦虎不知,一切但凭少爷做主!”秦虎未多言,唐刀顶在地上,单膝着地,秦虎比任何人都想得明白,可是他却不会多说什么,因为当年秦琼把亲卫送给房遗爱的时候,秦虎就知道此生的主人是谁了。

    房遗爱笑着点了点头,他挥手让秦虎站了起来,房遗爱很高兴能有这么多人能陪着他一起去死,而且还是那种毫无怨言的,房遗爱不会怪程灵儿,也不会怪海棠,必定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闻琦一样毫无顾忌的。至于田梦涵为什么会退出去,估计这女人根本不懂其中的道道吧。

    “虎叔,传我将令,着左武卫就地驻防,一定要严加看管!”

    “是,少爷,不过不搬出去吗?”秦虎有点蒙,如今叛党已灭,还把这些物资留在这里,是不是有些不妥了?

    “不搬,虎叔,那东宫的人可曾知道这里的情景?”

    “少爷放心,当时我让东宫的人在外边守着的,他们并不知道这宝藏的具体情形!”

    “那就好,虎叔你亲自负责看守事宜,在太子殿下到之前,不要让东宫的人看到这里的情况!”房遗爱吩咐完这些,秦虎便被唬了一跳,他趴在房遗爱耳边小声问道,“少爷,你这是要把宝藏献给太子殿下?”

    “不错!”

    “还请少爷三思,如若太子殿下到时候隐匿不报,将兵甲收归已有怎么办?”

    “希望他不会!”房遗爱说着眼神也冷厉了起来,如果李承乾真有那种心思的话,那他房遗爱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自保,只能做些让长乐伤心的事情了。

    熊熊大火可以焚烧一切,即使是金银铜铁,也能化作绕指柔。死去的猴灵逆党,左武卫的人直接将他们一把火烧掉了,如今这盛夏时节,天气湿热,如果不早些处理掉尸体的话,很容易引起瘟病的。左武卫的人在庆祝着今曰的胜利,他们三五成群的烤着野味,更有甚者还拿出了一点醉不归,左武卫的兵很爽,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此时他们的少将军已经被整的要暴走了。

    程灵儿双手掐腰,一双小蛮靴蹬在案子上,这要是再高上一点就能踹到房遗爱的脸了。对于房遗爱玩失踪,程灵儿是万分生气的,她指着房遗爱骂道,“臭房俊,死房俊,你要玩失踪为何不跟我说一声,害的本姑奶奶把扬州翻了个底朝天,为了你,我还把闻琦给轰走了,这平白无故当了一回小人,你说你想怎么个死法?”

    海棠掩嘴笑着,一点插话的意思都没有,闻琦姐妹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而田梦涵则眯着眼睛跟个得道的老尼姑一样。房遗爱吭哧了半天,才气呼呼的说道,“灵儿,这怎能怪我,要是让你知道了,你还能演的如此真吗?”

    “演演演,你把姑奶奶当唱戏的了?房俊,我告诉你,要是下次你还这样,我就让我父亲把你揪到金吾卫去!”程灵儿这话一出口,房遗爱立马就蔫了,程咬金是谁啊,那可是大唐鼎鼎大名的老无赖啊,比起耍赖来,三个李世民也比不上一个程咬金。房遗爱不怕李二的飞腿,却很怕程妖精的热情,为了免受程妖精的荼毒,房遗爱不得不放下架子,跑到程灵儿身后讨好的给程灵儿揉起了肩,“好灵儿,乖灵儿,你看程叔叔那么忙,就不用麻烦他了吧!”

    “不是吧”程灵儿见房遗爱这脸变得这么快,一个没忍住便趴在案上笑了起来,等笑够了之后程灵儿才抬起头问道,“房俊,你就这么怕我父亲?”

    “怕,能不怕么,程叔叔是谁啊,那可是朝堂滚刀肉,长安鬼见愁啊!”房遗爱觉得自己如此说已经很客气了,就程咬金那个人,简直是人见人怕,鬼见鬼趴下啊,就连李世民都那他没辙,更别提他们这群小年轻了,这落在程咬金手中,就只有任他揉捏的份。

    “房俊,你胡说个什么呢,你才是滚刀肉鬼见愁呢!”程灵儿气的嘟起嘴吧直接踩了一下房遗爱的大脚面,虽然父亲那人是那啥了些,但是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啊,看那些女人笑得那个开心,程灵儿恨不得那块破布把她们的嘴都给堵上。

    “”房遗爱表示很无辜,他揉着自己的大脚面,这暴力妞下脚也没个轻重,这要换个不结实的,估计脚趾头都被她踩下来了。房遗爱冲闻琦使了个眼色后,对程灵儿笑道,“灵儿,不如陪我去欣赏下月色?”

    “月色?房俊你是不是当和尚当出毛病来了,这连个月亮都没有,哪来的月色让你欣赏?”程灵儿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别说没有月亮了,就是有月亮她也不会去,一个破月亮有啥好欣赏的,程灵儿拍拍手冲闻珞道,“珞丫头,来咱们下盘棋,今曰我定能杀的你片甲不留!”

    “怕你不成?”闻珞眼眉一挑,直接将房遗爱拉到了一边,嘴中还很不客气的说道,“房大将军,你去放松下,这位子就让给婢子吧!”

    “这”房遗爱真想照着闻珞屁股上来一巴掌,有这么当侍女的嘛?不过看着闻珞那张脸,房遗爱就下不去手,打闻珞不就是打闻琦么,整天面对这对双胞胎还真够郁闷的。

    踩着松软的湿地,房遗爱和闻琦手拉手沿着杜家湾慢慢地走着,这个时候的闻琦显得很安静,无论何时,她那落落大方的气质都是最吸引人的。夜,有星却无月,房遗爱拉着闻琦的手将那块玉牌塞了过去。吻了吻闻琦的手背,房遗爱笑着说道,“琦儿,收好这块玉牌吧,这是你父亲从家乡带回来的。”

    闻琦听得半懂不懂的,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不是父亲从家乡带来的又是从何处带来的呢?

    闻琦没有问,她偎着房遗爱的胸膛,静静地感受着杜家湾的凉风,任她如何想,她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父亲会来自千年之后。

    杜家湾,这个美丽的地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