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323章 李世民很腹黑

第323章 李世民很腹黑



    晚上的时候,在自己小院里吃了点东西,房遗爱便抱着那四坛酒来到了父亲的院子,一进门卢氏便笑骂道,“臭小子,怎地把酒抱这来了?”卢氏的声音,也惊动了正在看书的房玄龄,房玄龄到底是酒场老将了,一眼就看出这些酒是海天蓝了。

    “俊儿,这些酒放你那里不就行了么?”房玄龄放下书,也是好奇地问了起来,一直以来这海天蓝都是放在房遗爱那里的,因为房玄龄也怕自己喝起来没个节制,这海天蓝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就算是房遗爱也不是说想要就能得到的。

    “父亲,你有所不知,这段时间都被李恪和程处默他们偷走五坛子了,孩儿想还是放你这里比较好,放我那,你一坛也别想喝了!”房遗爱如此一说,房玄龄的花胡子就抖了起来,虽说生气,可是他一个长辈总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去找小辈的麻烦吧,尤其是还有个程处默,要是被程咬金知道了,那老东西恐怕敢腆着脸找他房玄龄要酒。

    “俊儿,你把酒交给你母亲便是了,哼,这帮子人也真是的,太过分了!”房玄龄别提多心疼了,这海天蓝他也就一天五杯的量,多了就不舍得喝,没想到竟然这帮子不懂酒的小子糟蹋了这么多。

    把酒交给卢氏后,房遗爱并没有急着离开,房玄龄也看出房遗爱有事了,便笑道,“俊儿,是不是有事?”

    “是的,孩儿今天碰到点事情,想跟父亲商量下!”房遗爱也不想让卢氏听到太多事情,免得卢氏又为他担心。房玄龄点点头,站起身锤了锤腰,“俊儿,随为父去书房说吧!”房遗爱朝卢氏笑了笑,便扶着房玄龄出门去了书房,到了书房,房遗爱便为房玄龄疏松起了肩膀。

    “父亲,今个孩儿去见陛下了!”很快房遗爱便将事情详细叙述了一遍,就连活字印刷术的事情都没有省去。房玄龄听完房遗爱的话,也皱着眉头静静思索了起来,房遗爱见房玄龄没说话,也没有打扰他。

    不知过了多久,房玄龄才叹了口气笑道,“这陛下就是陛下,他是一个合格的帝王啊。”

    房遗爱不是太懂,不过他相信父亲房玄龄一定会给他解释的,房玄龄拍了拍房遗爱的手有些欣慰道,“俊儿,你今曰的做法很对,既然陛下想要特战营,那你就该交出来。”

    “父亲,若是孩儿不交呢?”房遗爱一直想知道若是他选择另一条路会有什么后果,他不知道李世民当时想要特战营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打算,他有太多的疑虑需要房玄龄帮他解答了。

    “俊儿,你若不交出特战营,也不会有什么事的,看在为父和叔宝的面上,再加上长乐殿下,陛下一定不会难为你的。不过,此事之后,陛下就只能把你当做一个驸马都尉了,而你也只能呆在左武卫了,这一辈子都跳不出左武卫。一旦为父和叔宝都去了,你的命运就不得而知了,也许会赋闲在家,也会继承左武卫大将军!”房玄龄内心涌起一股凉意,都说伴君如伴虎,果然不假。想他房玄龄忠心耿耿这么多年,甚至不惜名声主导了玄武门之变,可是就算这样,他的儿子今天还是面临了一次生与死的抉择,而唯一的原因就是陛下的怀疑,“俊儿,你记住了,失了什么,都不要失了陛下的信任。”

    “谢父亲教诲,孩儿记下了!”房遗爱这才知道自己今天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一直以来房遗爱都觉得李世民是信任他的,因为有长乐在,可是李世民还是怀疑了,他不光怀疑他房遗爱,还怀疑自己女儿的眼光。这帝王就是帝王,原来他们从始到终信的只有他自己,就算他最爱的女儿都不能信任,叹息了一声,房遗爱小声问道,“父亲,孩儿还有一点想不通,陛下今曰提出龙虎卫之事,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想法?”

    “俊儿,你认为呢?”

    “孩儿以为陛下是早就有此打算了!”房遗爱回答完,房玄龄就笑着摇了摇头,他靠着椅背眯着眼笑道,“俊儿,你还是太年轻了,这组建龙虎卫可不是小事情,陛下要是有此打算,为父会看不出来吗?为父可以告诉你,在今天之前,陛下从没想过要组建什么龙虎卫,顶多是对那特种兵训练之法感兴趣而已。”

    “这父亲,陛下当真是临时起意?”房遗爱无法相信,只是一点时间内,李世民竟然想了那么多的事情,这太可怕了。

    房玄龄点点头,手却拿起了一支毛笔,“俊儿,龙虎卫这么大的事情,若是陛下早有想法,为父肯定能够察觉的,你忘记为父是做什么的了么?还有,你若不信,可以仔细想想,这组建龙虎卫的资金和营地都没着落,还随便的交给了你,你说不是临时起意又是什么。再有,就算要组建龙虎卫,陛下何必把百骑铁甲军交给你,你认为陛下真的认为百骑铁甲军差到需要你来训练么?已经有太多东西说明陛下临时起意了,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

    房遗爱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经父亲一提醒,竟然如此明显,可笑当时自己还以为李世民早有打算呢,“父亲,孩儿不懂,为何陛下会突然想到这些,难道孩儿做错什么事让陛下不高兴了么?”

    “不,俊儿,你并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你太不懂得藏拙了。为了应付一个六百遍《论语》,你就能短时间想出活字印刷术和分工合作法,若是打仗夺天下呢,你又会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办法呢?”房玄龄说着毛笔挥舞,一会儿纸上便留下了一行字,“雄鹰翱翔,弓箭来;麻雀飞舞,无人看!”

    见房遗爱点头后,房玄龄便折起纸放在蜡烛上付之一炬,看着地上的灰烬,房玄龄背着手看着房遗爱语重心长道,“俊儿,希望你能想明白,你可知道当年建成太子为何会死么?”

    “因为他太优秀了!”

    “不错,当年的建成太子待人和善,做事有度,更兼仁慈孝善,唯独缺的就是军功了。若是没有什么变故,建成太子当是当之无愧的帝王,没有人能够阻挡他,所以当时为父制定了玄武门兵变,因为为父知道若是不动手,那么再过上几年,就算当今陛下军功再高也撼动不了建成太子的地位了!”房玄龄走了两步,抬起头笑了笑,今天他说了很多,但是他却不后悔,因为他相信今天儿子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

    房玄龄离开了书房,而房遗爱却一言不发的坐在了椅子上,原来当年的玄武门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玄机,一直以来都说李世民是被李建成逼的,可是今曰房遗爱才知道,是谁主导玄武门之变,恐怕李建成到死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支箭射中他。自古以来成者王败者寇,恐怕已经没有人计较李建成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即使有人说李建成心胸狭窄,目光短浅,他也不会受到伤害的,因为死人就是死人。在这个天地间,最伟大的人不是功名留于后人说,而是人没死就写好自己的功名。

    房遗爱觉得自己真的太年轻了,他知道父亲一定还有很多话没有说,那些就得靠他自己去想了。总之一句话,李二的心真的很黑,黑得你不得不小心行事。

    绷着一张脸,房遗爱晃晃悠悠的回了院子,几个丫头也都是伶俐人,一眼便看出房遗爱有心事了。说了会儿话,几个女人便各自回了房,只留下闻琦陪着。躺在床上,闻琦穿着一件单薄的锦衣,她那丰满的身子也若隐若现的,“公子,该歇息了!”

    “琦儿,你说这人活着是自私点好呢,还是博大点好呢?”吻了吻闻琦的艳唇,房遗爱笑道。

    “公子,婢子认为呢,其实还是自私点的好,因为自私点才能更好地活着”说着闻琦整个身子便缠上了房遗爱,就像一条水蛇一般,房遗爱哪还受得了,巨吼一声,两个人便开始异常盘肠大战。

    第二曰天色明朗,房遗爱耍了一套刀法便去了公主府,黑虎仿佛知道前边有艳福般,跑的异常快,房遗爱拉都拉不住。进了公主府,房遗爱便亮出了昨天弄好的香水,这香水一出手果然将还在摆脸色的四大侍女哄得喜笑颜开的。

    “长乐,你觉得这香水钱途如何,记住这钱是金钱的钱!”房遗爱拿勺子舀着粥,手里还拿着个包子,嘴上的话却没有停下。

    “嗯,如此佳物,当真是千金难得,只是这量是不是太少了?昨天那么多花,才弄了这么点!”长乐拿着香水一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这瓶她可舍不得送人。

    “这没办法啊,不过,物以稀为贵嘛!”房遗爱对此也毫无办法,只能自个安慰自个了。

    “哎,二公子,不如这样,等明年,我让我庄子上的佃户都在地里养花如何?”长乐也不是什么贪财之人,不过既然房遗爱如此看重这香水,她还是想到了个办法。

    “养花?”房遗爱鼓着腮帮子,牛眼一瞪瞬间便高兴了起来,“咋忘了呢,咱家长乐是个地主婆啊,对,就养花,不光长乐封地上养花,连房府也开始养花,哈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