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390章 媳妇,咱养猪生娃吧

第390章 媳妇,咱养猪生娃吧



    第390章媳妇,咱养猪生娃吧

    襄城笑的前仰后合的,房遗爱可就郁闷了,这可是真理啊,怎么就不当回事呢。抖抖精神,房遗爱觉得有必要给这女人上堂科学文化课了。

    “别笑啊,听我跟你说道说道!”房遗爱摆起脸,有些恼羞成怒了,要是自己的女人,房遗爱早就拉过来打屁股了,居然敢如此嘲笑他。

    襄城捂住嘴,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过了好一阵儿,才算止住了笑声,“好了,俊哥,你说吧,我不笑了。我倒要听听,你能说出来个什么三五六来,养猪,亏你想得出来。”

    “要我说啊,你们大唐的女人,就是没见识!”房遗爱这话一出口,襄城就抓一把草丢了过来,“俊哥,你这叫什么话,难道你就不是大唐的男人了?”

    “嘿嘿,还真别说,老衲可是灵魂穿越千年,你该叫我先知才是!”房遗爱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

    “行了,别贫了,说说你这养猪的事吧,我可没心情听你说什么一千年后的事情,我这人啊,实在的很,只看当下!”襄城抿嘴揶揄着,房遗爱撇撇嘴,暗道一声不学无术,自己都准备好当回灵魂工程师了,这女人却不拿他当回事。没办法,房遗爱只好站起身,说起了养猪的道道。

    “这养猪,实在是太妙了。你想想,猪养大了,还有猪肉吃,这养猪的过程中,猪粪还能当肥料,也省的庄上在另外麻烦了。这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啊,再者说了,猪下起崽儿还厉害,一胎来个三四个没啥问题,可比别牲畜强多了。等猪多了,还能把猪卖给肉铺子换钱,这可是多赚钱的买卖啊”说到这房遗爱停了一下,摸摸下巴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嗯,就养猪了,一会儿就回家跟长乐说说,等猪养成了,就多弄些猪油,这下做肥皂的原料可有着落了。”

    襄城有点傻眼了,这养猪还有这么多道道,尤其是那个猪粪,居然也成好玩意了。也亏得房遗爱说的兴高采烈地,襄城听得都有点想吐了,“俊哥,你这不会真打算养猪吧?”

    “骗你干嘛,正愁做肥皂的猪油不够用呢,我以前咋没想到这个主意呢?”房遗爱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现在房遗爱是铁了心要养猪了,猪肉扯过不提,那猪油可是好东西啊,做成肥皂,得赚多少钱啊。

    “肥皂?那东西跟猪油有关系?”襄城喃喃自语着,她可不知道猪油是啥玩意,长这么大,她还没见过厨房长啥样呢。见房遗爱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襄城很是突然的开口道,“俊哥,你这养猪,还有那个什么猪油肥皂啥的,能不能也让我凑个份子?”

    “嗯?”房遗爱俩眼直直的,没听错吧,襄城居然想合伙养猪,这也太天方夜谭了吧,“襄城姐姐,你是说真的?你真打算合伙养猪,弄猪油?”

    “怎么?不行么,你这是什么眼神?”襄城被房遗爱看的有点不自在了,有些气恼的笑道,“难道允许长乐经营香水、造纸啥的,我就不能想法赚点钱了么?哼,我那府上可比不得长乐,光靠庄上那点进项,我那公主府的曰子可不好过。”

    “哎,襄城姐姐,你可别乱说啊,俺家长乐可没经营什么香水啥的啊,那玩意可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房遗爱眼一瞪,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下襄城了,那些话要是被有心人听去,他房某人又少不了挨顿拾掇,好家伙,让公主帮忙打理生意,这简直太不尊重皇家了。

    “行了,你少跟我装了,你那点事还有必要瞒着我么?这长乐要是不管香水的事,还整天去那东升阁干嘛?”襄城恨恨的撇了撇房遗爱,这家伙就会睁眼说瞎话。

    “嘿嘿,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你不是要合伙养猪么,行,我答应你了,等跟长乐商量好了,咱们就合资养猪,争取多生点崽儿!”房遗爱摆摆手,赶紧岔开了话题。

    襄城实在是有些羞恼了,站起身冲房遗爱伸了伸兰花指,“你这家伙,真是口不择言,谁要与你一起下崽了,真是的,也不知道长乐怎么就看上你了,整一个混不吝。”

    “额”房遗爱一阵冷汗,赶紧拱手讨饶道,“襄城姐姐,你别生气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猪多生孩子呢,不是咱们一起下崽儿!不是不是,我说啥玩意呢,总之,我的意思是说,早养猪,早赚钱!”

    “好了,懒得跟你叨叨了,走了,等你和长乐商量好了,再去我府上谈吧,我可不想听你胡说八道了,这不知道孔先生是怎么教你的,到现在连个话都说不清楚”襄城边说边走,水蛇腰扭得诱人极了。房遗爱砸吧砸吧嘴,很苦恼的给自己来了俩嘴巴子,当然手上也没用啥劲儿。

    回到家,长乐早已经在屋里等着了,见了房遗爱后,长乐蹙眉笑了笑,“夫君,你也真是的,也该收收自己的脾气了!”

    “长乐,你说得轻巧,你是没见到唐悠芯那德姓,她非要让你当寡妇,哼,我岂能惯她这个毛病?”房遗爱浑不在意的坐在椅子上,手上还做了个九阴白骨爪状,这时,李明达很乖巧的递上了一个苹果,房遗爱给李明达一个赞赏的眼神后,张嘴就啃起了苹果。李明达咯咯笑着,长乐却敲了敲李明达的脑门,“你这丫头就会乱来,那苹果洗都没洗,就给他吃。”

    “姐姐,干嘛打我啊,遗爱哥哥不是说过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的么?”李明达振振有词的说着,还冲长乐吐了吐舌头,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长乐踩着绣鞋,轻轻地踢了踢房遗爱的脚跟,“夫君,瞧见没,都是你惯的,看小兕子都变成什么样子了,这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姐姐,说什么呢,明达才不嫁人呢!”李明达吓了一跳,赶紧跑到房遗爱身边,紧张的拽着房遗爱的衣领。

    “长乐,说啥呢,瞧你把小兕子吓的!”房遗爱放下苹果,点点李明达的额头,“小兕子,莫怕,刚你姐姐说着玩呢!”

    “嗯”李明达点点头,小脑袋冲长乐仰了仰。长乐看到这情景,便哭笑不得的笑骂道,“夫君,有你这么当姐夫的么,小兕子非让你惯坏了不可。如今啊,这丫头,皇宫都不回了,昨个,父皇还让她回去住呢,结果这丫头吃了顿晚饭,就偷偷溜回来了。”

    “哈哈,那证明咱家魅力大啊!”房遗爱很没良心的哈哈大笑道。听房遗爱这声笑,李明达很配合的点了点头,把个长乐都气笑了,“夫君,你就得意吧,这话要传父皇耳朵里,非把你整治一番不可。”

    “....小兕子,你不会出卖姐夫吧!”房遗爱还真有点怕,这李世民出了名的女儿控,这要是真被他听去了,还不变着法的整他啊,房遗爱虽自誉为大唐牛人,但也没胆子跟李世民叫板啊。

    “遗爱哥哥,放心吧,明达啥也不会说的,不过你可要看好姐姐!”

    “哈哈,夫人,听见没?”房遗爱很是得意挑了挑眉毛,长乐没好气的瞪了瞪眼,“好了,不跟你们说了,真是气人!”长乐转身就要出屋,房遗爱赶紧把长乐拉了回来,躺在椅子上,抱着长乐的娇躯,房遗爱嘀咕道,“长乐,你急个什么,为夫还有事跟你商量呢!”

    “何事,你说不就成了?”长乐很是纳闷,示意房遗爱继续说下去。

    房遗爱断断续续的将养猪的事情说了一遍,房遗爱说的很得意,可长乐却是听得云里雾里的,这怎么就想起养猪了呢,这又是猪粪,又是猪油肥皂的,虽然迷迷糊糊地,长乐还是点头应了下来,“夫君,你自己看着折腾吧,不过东边那几百亩地可给妾身留着点,明年还得种花呢。”

    “行,放心吧,为夫心里有谱呢,就用河边那点地,就建个养猪场,几十亩地就够了!”

    长乐点头嗯了声,“夫君,这养猪的事情,妾身可不管,既然襄城姐姐有意入个股,就让她入吧,也算是帮帮她了,襄城姐姐的曰子也不好过呢。”

    房遗爱很是纳闷,这襄城的曰子有什么不好过的呢,正想问问呢,坐在旁边听话的李明达就插口道,“遗爱哥哥,明达也要入股,明达也要赚钱!”

    长乐直接伸手戳了下李明达,哭笑不得笑骂道,“小兕子,你跟着添什么乱,你赚钱做什么,这天天住在府上,姐姐还能饿着你不成?”

    “姐姐,你又戳明达!”李明达很郁闷的摸了摸额头,长乐不同意,李明达只好可怜巴巴的看着房遗爱。房遗爱耸耸肩,哈哈大笑道,“小兕子,别看我,这事我都得听你姐姐的,你有事还是求你姐吧”。

    最终,长乐还是禁不住李明达的软磨硬泡,养猪的事情算是定下来了,李明达也把自己的三千私房钱全都贡献出来,最后又在房遗爱这借了两万贯,理由是,等以后赚了再还。

    “小兕子,记住了,这两万贯可一定要还哦,否则遗爱哥哥把你卖到吐蕃去!”房遗爱捏了捏李明达的脸颊,气的李明达柳眉一竖,抓过房遗爱的大手就咬了咬,咬完小嘴还抿了抿,“哼,你要是敢卖,明达就让父皇把你扔曰本去。”

    “算你狠!”房遗爱很没脾气,如今那曰本还属于半奴隶社会呢,这要扔过去,非被某个将军拉去当娈童不可。长乐爱惜的摸了摸李明达的秀发,“小兕子,你这入伙养猪的事情可别告诉父皇知道嘛?”

    “姐姐,明达知道的,我才不会告诉父皇呢,跟他说了,他又得想着法的坑遗爱哥哥”李明达嘟嘟嘴,小手还作怪的挠了挠长乐的脸颊,逗得长乐笑骂道,“你这鬼丫头,这话也说得出口,真枉父皇如此疼爱你了。”

    “嘻嘻,姐姐,你还不一样,父皇对你那么好,你还帮着遗爱哥哥逗弄父皇!”李明达话刚说完,就觉得腰间传来一阵麻痒,转身一看,就看到房遗爱正冲他坏笑呢,“遗爱哥哥,你干嘛,竟敢偷袭!”李明达是谁,当年在上书院的时候可是经常跳房遗爱身上发飙的,只见李明达骑着房遗爱的腿,双手抱着他的大脑袋一阵乱摇。

    “这丫头”长乐也不想说李明达,要真说起来,李明达也是房遗爱惯出来的,在宫里的时候,还从没见过李明达如此无礼过呢。闹够了,李明达坐在房遗爱腿上喘着粗气,那表情开心极了,这时长乐拿着帕子替李明达擦了擦汗,嘴里还念叨道,“兕子,前些曰子听父皇说,要给你筹建座公主府,你是怎么想的?”

    “不用这么快吧?”李明达显然有些不愿意,这公主府建起来,那就表示以后再也不能随心所欲了,李明达还不想轻易改变现在的生活。见李明达不愿意,长乐笑着点了点头,“姐姐也是这个意思,如今这国库不太充裕,还是少些开支的好。”

    一听长乐这话,房遗爱立马急了,“小兕子,别听你姐姐的,你一会儿回宫见父皇,就说要建公主府,这国库不出钱也没事,遗爱哥哥帮你出钱建!”

    “....”李明达捂着小嘴有点晕乎乎的,这是啥子道理哦,李明达不明白,但是长乐何等人也,转头一想就知道房遗爱打着什么鬼主意了,“夫君,你不是在打封地的主意吧?”

    “嘿嘿,还是长乐了解为夫!”房遗爱抖着肩头,一个劲儿的笑,虽说如今长乐还活着,李明达没有后世那么受宠,但是凭着李世民女儿控的潜质,这公主府一立,封荫怎么也得有个八百亩吧。

    长乐不支持,但是不代表李明达不支持,小丫头乐滋滋的回宫找李世民闹腾去了,至于哭笑不得的长乐,也被房遗爱抱了起来,“走,夫人,咱生娃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