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392章 老鼠上青楼

第392章 老鼠上青楼



    第392章老鼠上青楼

    秋水伊人,寂寞黄花雨,雨中风落,淡淡烟墨香。人如春水,欢喜梧桐声,声里雷下,沉沉痴梦良。

    房遗爱虽不是什么文人豪客,但也是看得出这词是出自女子之手的,喝着茶水,却不知道茶滋味,“襄城姐姐,这是你最近写的?”

    “哦?是我写的不错,不过你又怎知是最近才写的呢?”襄城很是好奇,满上杯茶饶有兴致的看这房遗爱,眼睛里也满是询问的味道。

    “呵呵,这可就简单了,姐姐你看,你用的这纸可是廉价纸里的画纸,具我所知,这画纸也就是才出了几个月而已!”房遗爱对这纸张的事情可是再清楚不过了,必定是自己的买卖。

    襄城有些小失望的抿了抿嘴,搞了半天问题居然出在纸上。襄城端着个茶壶,心里很是苦闷,她发现把这好茶让房遗爱喝,完全是在浪费,就这家伙一口一杯,能品出个啥味来?放下茶壶,襄城也懒得给房遗爱倒茶了,“俊哥,姐姐真不该把这好茶拿出来,我看你喝茶啊,跟个牛饮也差不多了。”

    “....襄城姐姐,不用这样糟践小弟吧,又不是我要喝茶的,这可是你自动拿出来的”房遗爱觉得好不冤枉,他才没说过要喝茶水呢,这了解他的,谁不知道他房某人对茶没啥讲究呢。在家里的时候,那几个女人就从来没给房遗爱泡过茶。襄城皱着眉头哼了哼,这些茶可是她花了几百贯从别人手中买了的呢,这一下就花去了她一大笔钱,可是心疼得不得了,哪晓得,这么好的东西,却让房遗爱这种没品位的人糟蹋了,“俊哥,以后你再来,姐姐直接白开水招呼!”

    “嘿嘿,白开水好,喝了有助健康啊!”房遗爱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房某人倒想提升下品味,怎奈何没那个耐姓啊,用长乐的话说就是,他房某人更像个乡下土财主。为了给自己找点乐子,房遗爱仔细观察期了屋里的摆设,无意间,他好像看到了点熟悉的东西,为了看清楚,他不自觉的起身,穿过内门走进了内屋。内屋正对床头的地方挂着一幅画,这幅画房遗爱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不是大婚的时候留下的墨宝么,没想到襄城居然把这幅不伦不类的画挂了起来。

    房遗爱如此不讲究,襄城也是无奈,内屋可是她的闺房,这家伙怎么说进就进了,还有没有点礼仪。襄城想把房遗爱喊回来,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无奈下,只好随着房遗爱进了屋。

    “嘿嘿”房遗爱看着那幅画一心的骄傲,这要是传个几百年,他房某人会不会也能混个大画家啊,就跟人家梵高似的,死之前屁都不是,这人一死画就值钱了,抽象派的老祖宗啊,如今咱房某人可别梵高早千百年呢。瞧这画画的,可别梵高抽象多了,没点水平的,根本就看不懂,“襄城姐姐,怎地,你也觉得小弟这画技不凡?”

    襄城一阵气恼,“俊哥,瞧把你能的,姐姐可不觉得这画有多好,好的是这十个字,你可别给自己乱抹东西!”襄城言语不客气,房遗爱却是浑不在意,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粉丝就粉丝嘛,这后世猫王的粉丝都能激动地休克,襄城这点追风的本事又算个啥?

    “试比山更高,心如云飘渺。嗯,果然是好句,看来本公子也是妙手偶得啊!襄城姐姐,要不要小弟再给你留点墨宝,保不准过个十来年的,就能卖个大价钱呢!”

    “钱钱钱,你的墨宝我可不敢留,赶紧给我出去吧”襄城说着伸手推了推房遗爱,这个混不吝,人家女儿家的闺房也是能随便进的,居然到现在还没发现有什么不妥,这不知道长乐是怎么看上他的。

    出去就出去呗,房遗爱转头一瞧,居然看到了床,一看到床,房遗爱也闹了个大红脸,好家伙,不会摸襄城的闺房里来了吧,怪不得襄城跟吃了药似的撵人呢。为了免除尴尬,房遗爱赶紧走了出去。重新落座后,房遗爱突然觉得没话说了,还是襄城起了个头,“俊哥,这茶也喝了,你该说说养猪还有那个猪油肥皂的事情了吧,姐姐入个股应该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今个来,就是商量这事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咱们双方出钱,再立个契约定好红利分配就成了!”房遗爱想得很简单,这养猪那么点事,也不怕别人捅出去,到时候要是有人找他麻烦,他就说养猪是为了吃的。既然襄城想入个股,双方说好也就是了,再说了,长乐也有心想帮帮襄城。

    “那敢情好,不过俊哥,有些事咱得说好了,姐姐对这经商的事情可是一窍不通,这方面你就别指望我帮忙了!”襄城这话一出口,房遗爱眼皮立马耷拉了下来,这怎么找个干活的都不行呢,本来还指望让襄城当当免费苦力呢,结果这事情还没开头呢,就胎死腹中了。襄城如此说,房遗爱只能很没脾气的点头同意了,他总不能逼着襄城去管养猪的事情吧,这是要传出去,襄城脸上不好看,他房遗爱也得跟着倒霉。凭着李世民的潜质,到时候真有可能把他房某人的皮给扒了。

    “襄城姐姐,你不管养猪也行,能不能给我找个人啊?”房遗爱觉得自己问的已经很委婉了,但是襄城还是羞恼了,“俊哥,说啥呢,你才是养猪的呢!”

    “....好好好,我养猪的,真是的,我又不是那个意思。襄城姐姐,我看咱们别说这事了,你还是说下打算投多少钱吧,我也好把红利分配算一下,这小兕子还搀和着呢!”

    “明达也入股了?”襄城显然没想到这种情况,愣了会儿,她就呵呵笑了起来,这事可算是天下奇闻了,大唐三位公主一起合伙养猪,这要是被人知道了,非笑掉大牙不可。

    房遗爱在房中等着,襄城则跑进闺房倒腾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襄城才抱着一包东西走出来。房遗爱打开包袱,顿时就惊呆了,这包袱里有钱交子,还有铜钱,还有首饰,总之啥都有,房遗爱真怀疑襄城是不是把全身家当都搬出来了。

    “襄城姐姐,你这是作甚,你不是想把这首饰也算上吧?”

    “嗯,怎么不行么?姐姐可比不得你家长乐,我这府上一年的进项也就万贯多点,除去支出,也剩不下多少了,否则也不会跟你搀和养猪的事情了”襄城苦笑着摇了摇头,别看她一个长公主,身份是挺尊贵的,可是这封荫也才五百亩,庄子上的进项本来就不多,宫里的赏赐,那更是少得可怜。人家长乐府上杂七杂八的算起来,一年绝下不来十万贯,现在更上一层楼,有了香水和造纸的进项,谁还会在乎庄子上的那点钱?襄城之所以下狠心,也是源自于对房遗爱的信心,一直都知道这个二公子鬼点子多,说不定真能赚些钱呢,“俊哥,你看这估量一下就可以了,这些首饰加上交子,应该可以算上三万贯吧?”

    “哎,襄城姐姐,这样吧,咱就算你出三万贯,至于这首饰,你还是收回去吧,小弟是真不敢收”房遗爱说着将包中的首饰拣出来分在桌子上,他可不会收首饰的,若是让长乐知道了,岂不是要让他睡地板了?襄城看着房遗爱的眼睛,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好吧,就按你说的来吧,首饰就不说了,剩下的就算两万贯吧!”

    “襄城姐姐,这样吧,等我把东西拿回去核算一下后再跟你答复如何?”

    “俊哥,你是去问问长乐的意思对吗?”襄城笑着摇了摇头,“听姐姐的,就按两万贯算吧,我知道长乐的心思,但是我这府上还没落魄到那种地步。”

    襄城的话说道这个地步,房遗爱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要是拒绝了,那就是瞧不起襄城了,“襄城姐姐,那就听你的。”

    “这就对了,俊哥,你要是真有心帮我这个寡妇,以后常和长乐来陪我说说话就行了!”襄城显得很是冷静,她能够猜得出为何长乐想要帮她,长乐的心思是好的,但是襄城却无法接受,她不想被别人施舍。

    “襄城姐姐,对不住了,之前小弟确实不知道萧锐大哥的事情,因为之前萧尚书和慕儿姑娘从来都没跟我提过!”房遗爱苦笑着摇了摇头,和萧慕儿见过那么多次面,愣是没听她提起过萧锐的事情,真不知道是萧家人才能抗了,还是他房某人太粗线条了。

    “还替那些做什么,都是些伤心事,能不想就不想了。再说,萧锐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这战死沙场,也只能怪自己本事不行了,怨不得他人!”

    “不,当初若不是我提议父皇占领多玛城的话,也许萧锐大哥就不会死了!”房遗爱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因为他的建议,大唐占据了吐谷浑,可同时萧锐也因为这事死在了那里。

    襄城转过身,轻轻的摇了摇头,“俊哥,这事啊,谁也不怪,这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只不过那次死的是萧锐罢了。倒是你,如今这身份越来越尊贵了,可别在犯萧锐的毛病了。姐姐还是看得出来的,长乐那丫头可是对你紧张得很呢,你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长乐恐怕也活不下去了”。襄城说这些坚强的话,听上去仿佛所有的事请都看淡了,可是房遗爱却不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看到襄城的双肩不断地颤抖着,也许在她的内心里,萧锐还活着吧。

    这人一直生活在过去的世界里,总是不行的,房遗爱觉得有必要当回心理医生,说不定,他这个半吊子心理医生,还真能解救襄城呢。

    “襄城姐姐,小弟突然想起了件事情,你想不想听呢?”收拾着包裹,房遗爱比较自然的说道。

    襄城转过身,努力挤出了个笑容,“俊哥,你说说看,我倒还真想听听呢!”

    “嗯,是这样的。话说呢,在一处草原上,狮子闲来无事,便开了家青楼,有一曰老鼠来找乐子,点着名的要母猫伺候,母猫死活都不愿意。于是乎,那老鼠怒了,指着那母猫大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以前追老子追的满街跑,现在老子送上门来了,你倒装起纯来了!’”

    襄城估计这辈子都没听过这样的事情,过了良久才反应过来,她咯咯笑着,素手推了推房遗爱的胳膊,“俊哥,你这是从哪听来的浑话,真是没个正经,赶紧回家吧!”

    房遗爱抱着包袱,很悲情的被赶了出来,他朝身后递了个鄙视的手势,女人啊,真是过河拆桥,枉他房某人逗她开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