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420章 月兰,咱们一起尿?

第420章 月兰,咱们一起尿?



    第420章月兰,咱们一起尿?

    人生短短几个秋,不得自在不罢手。这靠在李月兰身边,房遗爱还真有种不自在的感觉,跟李月兰谈起曲艺来,房遗爱觉得自己就像个土包子。

    走啊走的,马上就要走出榆树林了,就在这时,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娇叱,“王八蛋,你给我去死吧!”

    房遗爱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红衣又杀回来了,刚想拔出唐刀应战呢,就听李月兰一声尖叫,“房将军,小心,脚下!”房遗爱还纳闷呢,脚下?低头一瞧,除了土也没别的啊,不对,这土咋这么软乎呢,不好,有陷阱,房遗爱想着就要逃,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嘎吱”一声,房遗爱就陷了进去,连带着旁边的李月兰也倒了霉,李月兰本来还想伸出小手拉房遗爱一把呢,结果把自己也带进去了。

    掉进陷阱里,房遗爱摔了一身的土,这一下可把他摔得不轻,脑袋里七荤八素的,更别提身上还压着个人呢。李月兰从房遗爱身上爬起来,看房遗爱没事后,刚舒展了下眉头就又叫了起来,“完了,完了!”

    房遗爱一阵腻歪,什么完了,他房某人还没说完了呢,这李月兰倒是担心起来了。房遗爱正想问问呢,李月兰就抱着自己的古筝苦着脸说道,“房将军,你瞧,这铮都散架了!”

    “我晕”房遗爱捂着额头差点没疯了,还当啥事呢,都大难临头了,这女人居然还想着那个破铮。

    “红衣,你个傻娘们给我滚出来,赶紧放我出去,否则老子决不让你好过!”

    “叫什么叫,你个无耻之徒,还放了你,你想美事呢,有本事你自己爬上来啊,你房大将军不是一直都很聪明的么?”红衣很快就现身了,蹲在陷阱旁边就冷嘲热讽了起来,话了还不忘捧一把土扔了下来。房遗爱赶紧用手挡住了脸,脸是保住了,但是头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房遗爱恨恨的想着,等爬上去非好好折磨下这女人不可。仔细观察了下陷阱,房遗爱就有点失去信心了,这陷阱十多丈高,四丈宽,想他房某就是再牛叉也爬不上去啊。这江湖上倒是一直流传一门壁虎游龙功,怎奈何他房某人没地方学啊。房遗爱都有点佩服红衣了,这女人居然不声不响了挖了个这么大的坑。

    “红衣姑娘,你这是作甚,多大点事,非要弄这么僵!”李月兰巴拉巴拉头上的土,可怜巴巴地说着。

    “是啊,红衣,有事你冲房某来,先把月兰姑娘弄上去再说!”房遗爱也觉得有点对不住李月兰,人家好好地,却跟着他房遗爱掉进了陷阱里。现在回头想想,这红衣也够精明的,出榆树林的路也就这里比较宽敞一些,她就在这里挖这么大个坑。至于来的是时候为什么红衣不经过这里,那就很好解释了,那时候房遗爱小心翼翼的,能中招才怪呢。

    红衣拍拍手,气哼哼的说道,“你别想美事了,把李月兰放上来,让她去通风报信么?”

    “那你待怎样?”房遗爱没辙了,这红衣也太小心了。

    红衣拿着匕首比划了一下,嘴里咯咯笑道,“简单了,你先把下身的东西割了,本姑娘自然会放你上来。”

    房遗爱脸涨成了猪肝色,这女人也太狠了,居然要让他玩自宫,就算是死,他也不会自宫啊,这要是当了太监,家里的媳妇怎么办?没有多想,房遗爱拣一块土疙瘩就扔了上去,红衣一侧身轻飘飘的躲了过去。

    “混账东西,大难临头了,居然还不老实!”红衣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个弓弩,笑眯眯地望着房遗爱,“老实点,否则现在就把你射个对穿!”

    “我擦”房遗爱暗骂一声,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时候还是认怂吧,再惹这女人,还真有可能变成刺猬,举起双手房遗爱一边脸色,笑眯眯的说道,“女侠,打个商量,房某投降了,你先把这弓弩那旁边去如何,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女孩子没事玩这玩意干嘛?”

    李月兰晃了晃脑袋,她以为自己眼花出现幻觉了呢,可事实上房大将军确实认怂了,而且还怂的让人说不出话来。红衣看着房遗爱的表演,心下也有点服气了,她没好气道,“房遗爱,本姑娘真怀疑你这人还有没有脸,刚还不是嚣张的要死的么,怎地这回说变就变了?”

    “啊?谁嚣张了,是谁,房某揍扁他!”挥了挥右手,房遗爱一本正经的冲李月兰问道,“月兰姑娘,刚看到谁嚣张了么,没有吧,房某可是一直都很敬慕红衣姑娘的,怎么可能对她嚣张呢。”

    李月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前后差距也得大了,红衣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呢,实在被恶心的不行了,红衣扯着嗓子娇叱道,“王八蛋,你给我闭嘴,你再多嘴,现在就射死你!”

    “好好,不说就不说了,那红衣姑娘你说,房某听着!”

    “房遗爱,你少废话,把刀扔上来!”红衣一声令下,房遗爱老老实实地把刀扔了上去,以为事已经完了呢,红衣又扬扬头娇声道,“匕首,快点交出来,别以为本姑娘不知道!”

    我靠,这女人查的这么详细,这简直不给人活路啊。没办法,房遗爱蹲下身把靴子里的匕首抛了上去。这下他房遗爱算是惨到家了,这办事的家伙全都被顺走了,这可怎么出这个大陷坑啊。“红衣姑娘,瞧,房某可是很听话的,这下你该放了我们了吧?”

    “放你,你做梦呢,你俩就好好呆在里边吧,要是运气好了,还有人来救你们呢,要是没人来,就怪自己命苦吧!”红衣起身就要离开,这下可把房遗爱吓坏了,赶紧急声道,“臭娘们,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房遗爱你说啥?”红衣蹲下身,皱着眉头冷冷道。

    “还能有啥,你的身子,老子都摸了,你不是我媳妇又是啥,哼,没教养的娘们,居然敢谋杀亲夫,这要让人知道了,侵猪笼,知道不?”房遗爱说着手里便飞出去块土疙瘩,红衣躲过后,也捡起了快土疙瘩扔了下来,一边扔还一边骂道,“我扔死你个色狼,我让你谋杀亲夫,我让你摸姑奶奶!”

    这特么的地势高,战斗力就是强啊,这对扔下去,吃亏的绝对是他房某人啊,这不一会儿,脑袋上就中了好几下了,“停,你这娘们还有完没完了,本公子不就摸你一下么,大不了让你摸回来就行了,来吧,本公子这身上随你摸!”

    “摸你个大头鬼,本姑娘稀罕么,你就在这里好好呆着吧!”这下红衣说走就走,任房遗爱怎么叫骂都不回来了。

    “媳妇,臭娘们,红衣?快滚回来啊,你个黑寡妇!”房遗爱怎么叫喊,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叫了足有一刻钟,叫的嗓子都有点累了。看来这女人真走了,房遗爱坐地上喘起了粗气,没想到这女人还真说走就走,她这一走,他和李月兰岂不是成了悲情鸳鸯了?

    李月兰摸着四周的土壁,有些闷闷的说道,“房将军,现在该怎么办?”

    “额,我也不知道!”房遗爱有点愣愣的,这坑又深又宽的,还这么陡,他房某人也没什么好办法啊,除非能飞。要是平常还能用笨办法,挖些着力点慢慢爬上去,可是现在刀和匕首都被红衣夺走了,他房大将军总不能用手去挖吧,这泥土这么硬,他房某人就是挖破手指头也爬不上去啊。

    李月兰悻悻的坐在了房遗爱身边,她觉得自己挺倒霉的,这真也算得上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房将军,你和红衣姑娘到底怎么回事,她就这么恨你?”

    “也没多大点事!”接着房遗爱便把冒充色狼的事情说了一遍,听着房遗爱的话,李月兰苦笑的不得嗔道,“房将军,你这人也真是的,想什么法子不好,非冒充个色狼。”

    “这不是急的么,也怪那娘们,当时她叫两嗓子不就结了,非让我下狠手!”房遗爱无聊的那手指在地上画着圈圈,就是不知道这诅咒管不管用,要是不管用再换个地方画,非诅咒红衣终生守寡不可。

    李月兰也说不清谁对谁错,总之这事全因房遗爱而起,如今蹲在这大坑里,也只能等着别人来救了。两个人找这些有趣的话题,不知不觉的两个时辰就过去了,这天色越来越暗了,可是救兵却迟迟未到,房遗爱不断的想着,这铁靺和天刀不会这么无能吧,找不到人直接找黑虎不就行了么?

    房遗爱正百无聊赖的数绵羊呢,无意间却发现李月兰红红的,嘴唇抿着,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房遗爱一动脑筋,就有点明白了,想通了一切,他站起身就去解裤腰带,这下可把李月兰给吓坏了,她靠到角里,护着胸脯弱声道,“房....房将军,你干嘛?”

    “干嘛?解裤腰带还能干吗,当然是撒尿了,这憋了这么久了,你就没点尿意?”

    听房遗爱这么一说,李月兰总算松了口气,可是这一放松下来,她这尿意就更急了,刚本来就憋得不行了,只是不好开口而已,现在房遗爱这么一闹,这更是憋不住了。房遗爱一看李月兰那脸色,就忍不住腹诽了起来,女人啊,就是脸皮薄,算了还是他大公子当这个恶人吧,“月兰,要不一起尿,放心,房某绝不会偷看的。”

    “嗯,你...你不准回头,等我喊你了,才准回头!”李月兰声音小的跟蚊子哼哼似的,说完这些她就把头埋了起来,这辈子长这么大,唯独这话说得最难了,居然要当着男人的面小解。

    “行,都听你的!”房遗爱晃着裤腰带,站在土壁面前养起了神,不一会儿就听身后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房遗爱抽抽嘴角,要不要回头瞧瞧呢,真的,只是好奇而已,他只是想知道男人和女人尿尿的时候有啥区别。最终还是良心战胜了好奇心,等李月兰的声音传来,房遗爱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丫的,这正人君子当起来可真够难的。

    李月兰嘘嘘完了,可算是舒爽了这时她才发现房遗爱还没行动呢,不由得好奇了起来,“房将军,你这...不小解了?”

    “嗯,刚闻听仙音,房某这尿意一点都没有了!”

    听了房遗爱的话,李月兰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什么仙音,那不是她小解的声音么,这人,真是恼死个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