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451章 李雪艳会杀人了

第451章 李雪艳会杀人了



    第451章李雪艳会杀人了

    猴灵到底在策划什么呢,房遗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起初他总觉得一切是因卷毛鬼的丰收之法引起的,可是现在看来,那猴灵恐怕早就对四大家族有想法了,刺杀一个王丹怡又能带来什么呢?如今的房遗爱就如同置身于一团迷雾之中,看得见的也就周围的那几步,他觉得自己对猴灵的了解还是太少了,直到现在为止,他了解的二堂,也就是莫君离和石俊思。

    地下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石俊思的惨叫声一点都没影响到房家人的心情。

    第二天,早饭一过,房遗爱便让人打开了地下室的门,当再次看到石俊思的时候,这个狠人已经死了,原因无他,咬舌自尽。

    “呵呵,不管怎样,这家伙至少突破了自己,如此说来,本姑娘还做了件好事呢!”

    听着闻珞的话,房遗爱总有股子寒意在涌动,还做好事,有这么做好事的么。懒得看闻珞那副得意的样子,赶紧让人把石俊思的尸体拖出去了。石俊思死了,猴灵却还是那么的隐秘,在不知道猴灵想干嘛的情况下,房遗爱也不知道该如何部署了。

    任城,做为齐鲁大地上首屈一指的大城,那肯定是别有一番气势的,李道宗坐镇任城多年,可以说威望颇重。今曰,李道宗心情却是相当的差,原因无他,那个钦差房俊居然要让他堂堂郡王当屠夫。

    “这个房俊,干嘛不自己动手,非要让老夫当这个恶人!”李道宗很是苦恼,这可是夫人的族侄儿,要是把他砍了,那他李道宗就得被聒噪了。正烦着呢,王府侍卫曹轩就走了进来,“王爷,你去看看吧,郡主把郭胖子拎走了。”

    “啥?没问问她嘛,她要郭鹏辉有什么用?”李道宗被搞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了想,李道宗还是放心不下,便领着人去找宝贝女儿了。

    王府演武场,当李道宗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宝贝女儿正拿着把剑呢,那剑上还血淋淋的,而郭鹏辉呢,则早已经没了气。看到这一幕,李道宗当场就懵掉了,雪雁居然杀人了,要知道,她从小到大可连只鸡都没杀过的。

    杀人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当看到那躺在地上的郭鹏辉后,李雪艳终于忍不住,扔了剑便蹲旁边吐了起来。李道宗叹了口气,三两步跑了过去,搂着李雪艳的肩膀,李道宗责怪道,“傻丫头,你这是作甚?”

    “呵呵,父亲,孩儿只不过是不想让你为难而已,你既然下不了手,孩儿就只能帮你一把了!”

    “你呀,有为父和你大哥在,还用得着你出头么,记得了,下次不准这样了!”李道宗搂着脸色苍白的李雪艳,心里却不断怪着始作俑者房遗爱。不久之后,刺史府当差的李景恒就听说了家里的事情,当他回到府里的时候,郭鹏辉的尸体早就被处理干净了。

    李道宗也不是傻人,他明白李雪艳如此做的苦心,什么顾忌父母的关系,那都是些借口罢了,说到底,还不都是为了他李道宗么?武德九年的事情,李道宗是忘不掉的,一方太子,一方秦王,全都是自家兄弟,这让他李道宗如何选择呢?就因为错过了玄武门,他李道宗的地位也越来越尴尬了,就连那尉迟莽夫都可以不将他放在眼里了,当年只因一个坐位,他李道宗差点瞎了一只眼,可是出了这等事,李世民又惩罚过尉迟恭么?没有,李世民甚至连表面上的罚俸都没做,李道宗很清楚,李世民这是对他有成见啊。

    这些年,李道宗早已经沉静了下来,他想的并不多,老老实实地窝在任城,只要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的就行了,至于地位、权力,他早就看淡了。他几乎已经变成隐形人了,就连吐蕃大战那么重要的事情他都没有参与,他做了许多,可是即使这样,李世民还是没有忘记他,吐蕃要和亲,族中那么多的人,却偏选中了他李道宗,为什么要这样,他李道宗平生也就只有一儿一女,为何李世民还要这样呢。那次要不是有房俊搅局,恐怕他李道宗真的要含泪送走宝贝女儿了。

    想着心事,李道宗却没有发现李景恒的身影,其实李景恒早就到了,不过他看到李道宗的样子后,就没有打断他。

    良久之后,李道宗才发现李景恒正坐在椅子上喝茶呢,看着这个儿子,李道宗还是很欣慰的,虽然只有一儿一女,但是这对儿女却很争气,虽然生活在王府里,但是李景恒却没有一点的娇贵之气,有的只是一种平和。

    “父亲,刚孩儿听了妹妹的事了!”李景恒神色舒展,语气轻缓的笑道。

    “嗯,你那妹妹可是了不起啊,比为父可强多了!”李道宗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宝贝女儿啊,平时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可是这一到关键时候却下得了这样的手。

    “父亲,这也怪不得妹妹,和亲的事情你还看不明白么,即使咱们再隐藏,陛下也不会忘记咱们的”李景恒想得很透彻,他这次倒要谢谢房遗爱了,杀一个郭鹏辉算不得什么,但是这件事却可以让朝廷重新看到任城王府的身影。

    李道宗叹了口气,过了这么久了,他是真的不想争了,“恒儿,为父是老了,以后这王府能成什么样子,就要看你的了”。

    李景恒皱了皱眉头,父亲这是要放权了啊,李景恒想不明白,为何父亲就不能像李孝恭伯父那样豪迈呢,这玄武门,终究是他迈不过的一道坎啊。想了想,李景恒轻声道,“父亲,孩儿想去见见房俊!”

    “去吧,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为父是不想管了!”李道宗笑了笑,便起身走出了屋子,看李道宗那副洒脱的样子,李景恒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父亲还真是看得开。

    李雪艳静静地坐在台阶上,看着那暗淡的天色,她无声地叹了口气,这天越来越冷了,也不知道这雪什么时候能下下来。这些曰子,她总是梦到长安求学的那些曰子,忘不了那个滔滔不绝最沫横飞的老夫子,更忘不了那个手拿竹简,左手指天的房遗爱,那里有太多的欢乐了。一直以来,李雪艳都觉得自己过得很幸福,可是这一切都被和亲的事情打破了,从那时候起,她才发现,原来她只不过是养在家里的金丝雀而已,那时候她想过要反抗,她想要去长安城里闹,可是当她看到父亲鬓角的白发后,她还是心软了,她要去争,拿什么争呢?

    蹲在李雪艳身后,李景恒那这只鹅毛搞怪的刮了刮李雪艳粉白的脖颈,李雪艳一个机灵之下,便回头打了一下李景恒,“哥,你又逗弄小妹。”

    “哈哈,雪雁,这可怪不得为兄了,为兄我都蹲着半天了,你愣是没反应!”扔了鹅毛,李景恒便毫无顾忌的伸腿坐在了台阶上,瞧李景恒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还真有几分纨绔的味道。

    “哥,你怎么回来这么早?”李雪艳眨着那双精致的眼眸,笑嘻嘻的看着李景恒。

    “能不回来么,为兄这还不知道呢,何时妹妹居然也能拿剑了?”

    “哥,羞得取消小妹,做这些,还不都是为了你,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哟,雪雁,你可真是为了大哥,恐怕是为了你的俊哥吧!”李景恒撇撇嘴还不忘调笑两句,对于李雪艳的心事,他可是清楚地很呢,只是这事他也用不上什么力,人家房俊都有了好几房媳妇了,这小妹还能跑过去当小的不成,哎,这要想说服父亲,那可是非常难得的。

    “休得胡说,谁想他了,那个浑人,都到阳谷县了,也不来任城!”李雪艳撅着嘴,还用白色小蛮靴跺了跺脚下的石板。

    “哎,看来大哥是白来了,本来还想带你一起去趟济南府呢!”李景恒说着便作势要走,这下李雪艳急了,赶紧拽住了李景恒,“哥,什么时候去,还有啊,父亲同意你去见房俊了?”

    “呵呵,你这丫头,你就别问了,要是去的话,就收拾下,后天咱们就去济南府,至于父亲那,他老人家说不管王府的事了!”李景恒说着就苦恼的伸了伸胳膊,李雪艳皱了皱眉头,有些郁闷的说道,“哥,父亲怎么可以这样?”

    “算了,这样也好,也省的父亲难做了,以后有什么事咱们自己拿主意就好了!”

    “哥,真的么,那我和房俊的事情?”李雪艳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李景恒,瞧见李雪艳这眼神,李景恒无奈的耸了耸肩,“小妹,这事我管不了,还得父亲说了算。”

    “哼,那你还吹牛!”李雪艳转过脸不理李景恒了。

    李景恒兄妹笑闹着,房遗爱却已经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范阳,,这卢子英都派人催了好几次了,他要是再不去,估计外公就要发飙了。

    到了范阳,卢子英就把房遗爱拉房里诉起了苦,“俊弟,你想害死为兄不成,说了过几天就到的,怎地这么久都不来,还得让为兄派人拉你来。”

    “大表兄,你少说风凉话好不好,出了多少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房遗爱正翘着二郎腿鄙视卢子英呢,大舅父卢中麒就走了进来,一看房遗爱这副样子,卢中麒就笑骂道,“臭小子,还有心思在这里说浑话,还不去见见你外公!”

    “额,大舅父,这再急你也得让我喝口水啊!”

    “喝什么喝,家里还能少了你水喝?”卢中麒走过去将房遗爱拉了起来,瞧卢中麒这架势,要是他再不去见外公,估计就得挨黒脚了。

    房遗爱灰溜溜的被卢中麒赶了出去,留下个卢子英坐那里嘿嘿直笑,臭小子,看你这次还能嚣张多久。卢中麒坐下身就看到卢子英那张笑脸了,“子英,你也别闲着了,去庄子上走一趟,瞧这天保不准就要下雪了,可别把粮食糟蹋了。”

    “哦,孩儿这就去!”卢子英可不敢违抗老爹的旨意,出了府门就碰到了堂弟卢子清,瞧卢子清这慌慌张张的样子,卢子英忍俊不禁的问道,“三弟,你急什么啊,后边有鬼追你不成?”

    “大哥,俺不跟你说了,俊哥到了没有?”卢子清扒拉开卢子英就往府里赶,搞得卢子英好没存在感,“臭小子,俊哥早到了,正在陪老爷子说话呢,倒是你,不知道尊重下为兄么,真是的,回头非让二叔好好教训你下。”

    “啥子哦,大哥,你别光顾着说小弟,你有本事先让俊哥尊重下你啊!”

    “啊呸!”卢子英那个恨啊,这家里的小子都被房俊给带坏了,瞧这个德姓,一个个没大没小的,赶明也把卢子清送军营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