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525章 棺材里的活死人

第525章 棺材里的活死人



    第525章棺材里的活死人

    请袁老道来?房遗爱真想从悬崖上跳下去,要等袁老道来了,他房某人早被厉鬼吞阎王殿里去了。李穆还真听了闻珞的话,转头就要往山下走,连带着一群亲卫还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李将军,这鬼太...太厉害了,让袁道长多拿点东西来!”

    铁靺到底是蛮子姓格,刚开始他还有点怕,但现在早恢复如常了,拍拍自个脸蛋子,铁靺大声吼道,“怕个毛啊,这么多大男人还怕他个破鬼么?”

    一帮子亲卫全都翻起了白眼,这会儿牛叉了,刚那无头鬼站崖边笑得时候,咋不上去把他拿下呢?房遗爱趴崖边摸来摸去的,摸到地上黏黏糊糊的血之后,放鼻子上嗅了嗅,然后又轻轻地捻了捻,这下房遗爱彻底迷糊了,还真是人血。

    “都干啥呢,给本将绕山下去,把尸体找出来!”房遗爱有点气急败坏的吼了吼,听了房遗爱的话,闻珞就瞪圆杏眼气道,“吼什么吼,都快吓死个人了!”

    房遗爱对这位珞女侠很没招,见所有人眼里都畏畏缩缩的,房遗爱只好带头下了山,不管对方是不是鬼,那尸体总应该能找到的。到底是田梦涵稳重些,虽然她心里也挺怕的,但既然房遗爱要去找尸体,那她也会陪着的。

    铁靺扇了李穆一下,很不客气的瞪了瞪眼,“还愣着干啥,你难道打算让主人一个人去山下找尸体?”

    得了铁靺提醒,李穆也只好硬着头皮领人下了观音山,估计庙里的和尚也听说山顶闹鬼的事情了,大晚上的敲起了钟,诵起了《往生经》。最令房遗爱气愤的是,小破庙里居然还跪满了几十个扬州府兵。就算有鬼又如何,都是刀头舔血的汉子,还能指望佛祖保护他们么?一群和尚嗡嗡的念着经文,房遗爱却没心情看他们如何超度亡魂。

    观音山下便是小金河了,小金河曾在隋末重新开凿过一次,所以这河很深,远比扬州其他的河流深多了。亏得小金河很窄,否则房遗爱就得开条大船找尸体了,沿着小金河,一群人举着火把有些散乱的找着。

    夜晚的小金河冷得渗人,虽说江南之地气候温暖的多,但这隆冬之际,还是有些寒冷的。武曌毕竟不是练武之人,身子骨也弱一些,沿着小金河走了一会儿,武曌便咳嗽了起来。房遗爱停下身子,摸了摸她的额头,居然如此的热,估计刚受到惊吓,又被这潮湿的冷风一吹,身子就扛不住了。解下披风,房遗爱将之裹在了武曌身上,“媚娘,要是扛不住,就先待这里休息一会儿!”

    “不,媚娘可以的!”武曌坚定地摇了摇头,她不想让别人看不起,尤其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走了将近半个时辰后,小金河两岸的人终于有了发现,路明的头找到了,当举着火把走过去后,房遗爱就有点想吐的感觉。那路明的头惨白惨白的,一对眼珠子也没了眼色,但是那张嘴却微微张开着,似是在嘲笑着什么。没来由的,房遗爱想起了山顶上的那种桀桀的笑声,那笑,让他后背发麻,寒毛竖立。忍着恐惧,房遗爱一把将路明的头从水中提了起来,看着路明勃颈处那参差不齐的伤痕,房遗爱心中的不解越来越深了。

    这伤口参差不齐,显然不是一刀而已,可是在山顶上的时候,那鬼却一刀就把头砍了下来,要知道那可是不到两寸的短刀啊。

    “李穆,沿着河边找,务必将路明的尸身找到!”房遗爱死死地望着山顶处,也许他一开始就被吓住了,有时候从山顶上往下跳,并不一定是自杀,很可能是在逃命呢。若是之前从山顶跳下来必死无疑,但是现在就不一定了,加深后的小金河,完全可以让一个人活下来。

    “房俊,咱们别找了,先回去吧!”闻珞看看四周漆黑一片,心里直打鼓。

    房遗爱自不会离开的,现在他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不管对方是人还是鬼,他都要将之揪出来。

    “珞丫头,深呼吸一下,有本公子在呢,就算有鬼,也伤害不到你!”房遗爱表情非常严肃,他发誓,这辈子还没如此认真过呢,可是闻珞却跳出了老远,还指了指房遗爱的手,“别碰我,刚摸了死人头,你想恶心死人么?”

    “忘了”房遗爱表情非常的尴尬,好不容易当回灵魂工程师呢,闻珞却如此的不给面子。

    田梦涵倒是看出了点什么,拉过房遗爱的袖子小声地问道,“房俊,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嗯,那伤口太过奇怪了,不过还得找到陆明的尸身才行!”

    两里外的巨石坑中,路明的无头尸躺在水中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已经有点泛胀的尸体,房遗爱嘴角露出了一丝邪邪的笑。好一个活死人啊,居然将他房某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尸体还没打捞上来,房遗爱就已经反身往回走了,闻珞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死房俊,你去哪?”

    “呵呵,当然是去抓真正的无头鬼了!”点点闻珞的额头,房遗爱将铁靺和秦虎招了过来,只留下李穆领几个人处理着尸体,其他人全都随着房遗爱朝紫竹林而去。

    田梦涵也有点明白为什么房遗爱会说路明不是真正的无头鬼了,山顶上的时候,那无头鬼明明罩着一个很大的黑袍,可现在,那黑袍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至于头和尸体停留的地方,那就更加的奇怪了,按照常理,头应该比尸体飘得远才是,可事实上,在这小金河里,这尸身比头颅多飘了两里地,要不是掉进了巨石坑里,恐怕飘得还要更远。

    酉时三刻,尹家的大门再次被房遗爱的人推开了,听着院里的响动,还未睡下的张氏赶紧赶了过来。看着这些兵士,张氏心里满满的都是一种苦涩,为什么就不能让她肃静一些呢?

    “房将军,你还要怎样!”听张氏的语气,就知道她心中的怨气有多深了。

    房遗爱没有多解释什么,竟直的来到了灵堂,围着棺材转了一圈,看看地上的水渍,房遗爱哈哈笑了起来,退后几步,房遗爱大声笑道,“虎叔,给我把这棺材拆掉!”

    “是,少爷!”秦虎是不会多问的,也许拆棺材是件很不可理喻的事情,但秦虎还是让人取来的家伙。

    张氏一股怒火直冲脑门,这一急,身子就晃了两晃,她已经多曰没怎么吃东西了,身子早已经虚的不行了。扶着灵堂里的紫黑色的柱子,张氏冷声骂道,“一群混蛋,我看你们谁敢!”

    张氏冷冷的看着房遗爱,就是这个男人,一次又一次的践踏她的尊严,拆棺材,这怎么能成呢?张氏不无悲戚的想着,这棺材已经是尹瑞唯一的住处了,她要是再护不住,那还活着做什么呢?

    房遗爱皱皱眉头,猛然间,将张氏拽了过来,他一只手用力,张氏便已经挣扎不开了,“你放开我,今天你就是杀了我,也别想拆棺材。尸体已经让你们祸害了,为什么连他的棺材都不放过?”张氏越说,心里的就越委屈,不就是当朝驸马么,难道就可以随便欺辱人了吗?

    没有理会张氏,房遗爱冲秦虎点点头,几名亲卫便要冲上去拆棺材。没人明白房遗爱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唯一一个神色安稳的就是武曌了,自从房遗爱要来尹家的时候,武曌便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亲卫门还没有挨到棺材,就听棺材里发出了一阵桀桀的笑声,不一会儿,昏暗的棺材里就爬出了一个人,他罩一身黑袍,手里还握着把寒光凛凛的短刀。

    “房遗爱,你果然不简单,没想到筹划这么详细了还是没有瞒过你!”那人的声音显得特别的阴沉,让人听了就有种想要走远的感觉。

    “你也不简单啊,居然想出了装鬼这一招,连本将都被你吓住了,只可惜你忘了一个常理,那就是身子和头颅应该同时落水才对!”

    “嗯?”那人惊异的停顿了一声,半会儿,他才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问题竟然出在了这里。

    “路明,你难道还要继续装神弄鬼下去么?”房遗爱冷笑一声,就见那人慢慢的将罩在头上的黑袍取了下来。火光中,那人三十余岁,面容矍铄,剑眉星目,下巴上还留着一撮短短的胡须,若真论起容貌来,房遗爱真得自愧不如。

    张氏不可置信的摇着头,一双美目早已被泪水淹没了,“不,不,这不可能!不可能的!”任谁都会如张氏这般反应的,房遗爱知道,今晚的事情会对张氏造成巨大的打击,甚至有可能直接摧垮她那本就脆弱的心。

    张氏真的很让人同情,可那又能如何呢,他房某人总是要查下去的,握住张氏的胳膊,房遗爱加重了几分力气,他真怕真是会想不开,一头撞到不远处的柱子上,“睁开眼好好看看吧,这就是尹瑞,他活的好好的!”

    张氏抬起头,一对朦胧的眸子哀苦的望着尹瑞,“夫君,你告诉妾身,这到底是为什么,你知道妾身这段时曰受了多少的苦么?”

    张氏悲情的呐喊声,触动了所有人的神经,但尹瑞却依旧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相反,脸上还泛起了一丝轻微的笑容。

    “房遗爱,既然你赢了,那尹某人也活不得了!”短刀横于脖颈前,尹瑞嘿嘿笑了起来,似是要死的不是他一般。见尹瑞如此态度,房遗爱心中不禁有些急了,他绝不想让尹瑞现在死,说到底,尹瑞也只不过是个棋子而已,房遗爱想要的是站在尹瑞身后的那个人。

    “尹瑞,你不要办傻事,只要你告诉房某主使人是谁,房某绝不会伤你分毫的!”虽然不愿,但房遗爱还是做出了违心的承诺,比起尹瑞来,那幕后之人要有价值多了。

    尹瑞挑挑眉毛,有些轻巧的问道,“房将军,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你该明白房某的为人,房某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说出去的话,还是认的!”

    “嘿嘿,房将军,尹某倒是信你,只不过嘛,你太小瞧尹某人了!”

    尹瑞的手没有停下,刀锋上已经有一丝鲜红渗出了,房遗爱从李穆手中接过唐刀,直接架在了张氏脖子上。如今张氏早没了感觉,刀架在她脖子上,除了一点冰凉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如今,死,才是她最希望得到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