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569章 赢得很血性

第569章 赢得很血性



    第569章赢得很血姓

    唐军已经摆开阵势了,尤其是张亮的万余人马,直接顶在了最前方。左右屯卫的作战方式,与左武卫有着很大的不同,每次遭遇突厥人,左武卫都会以高盾牌兵为首,长枪兵为辅。可左右屯卫呢,他们前边一排盾牌兵,后边齐刷刷的弓弩手,如此阵势,杀伤力是有了,却总是起不到阻敌的作用。

    侯君集密切的注视着突厥的动态,那脸上的表情满是一副凝重之色。

    程处默大大小小的恶仗也打了不少了,可从没见过这样跟突厥人死磕的,前方不放长枪兵和朴刀兵,这不是由着突厥骑兵冲么,这一但破了弓弩阻拦,突厥骑兵就可以顺利切开一道口子了。做为小杂将,程处默是没资格职责侯君集的,但这却影响不了他发牢搔。

    “李参事,你瞧瞧,这仗要是这么打下去,那是典型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看看程处默,李义府也没发表意见,看不惯大帅的部署又如何,还能张嘴说出来么?做为左武卫一员,李义府秉承了左武卫的光荣传统。一直以来,左武卫都对两个人不感冒,一个是尉迟恭,另一个就是侯君集了。要说陷阵冲锋,这尉迟恭比得上自家秦老将军么,更别提自家少将军了;至于侯君集,左武卫上下一直觉得这位侯尚书太虚伪了,论起运筹帷幄来明明比不上李靖和李绩,还偏偏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

    不爽归不爽,可侯君集的命令还得听着,要是李义府是大总管的话,第一个要责备的就是侯君集,这大军又没优势,李大帅又没传来消息,就敢拉着人出来决战,这不是地痞流氓的作风么。也许这么想有点过了,但李义府觉得此时的侯君集就是个地痞流氓,看见敌人就要揍,至于自己伤到什么程度,他完全不考虑。

    “程将军,这大帅的布置真的有问题?”柴令武是个勤奋的好孩子,光听李义府和程处默比试侯君集了,可柴令武着实没看出问题在哪里。

    卢子豪扛着唐刀吊儿郎当的瘪了瘪嘴,“令武兄,这还看不出来么,咱家大帅这是要看谁更抗揍呢!”

    “.....”程处默差点笑出声来,还真是绝了,卢子豪这话太贴起了,你一拳我一拳的,不就比谁更抗揍么?

    “你俩都小点声,告诉你们啊,一会儿老老实实跟为兄身后,你俩要出点事,俊哥还不火急上房啊!”

    柴令武和卢子豪很不服气的对视了一眼,这当兵就是为了男人一把的,这还跟别人屁股后边,哪还混个什么劲儿啊。他俩打定主意了,一会儿打起来,可劲的往上冲,大家都光棍一条,大砍刀对大砍刀,谁怕谁啊?

    李义府可不会理会程处默几人的事,因为他发现旁边多了个鬼鬼祟祟的人,仔细一瞧,这不是龙虎卫的狗头军师刘仁轨么,咋跑这来了?

    “刘兄,怎么回事?”李义府一瞧见刘仁轨,就觉得有点不对味了,该不会出什么变故了吧!

    没让李义府疑惑多久,刘仁轨趴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听了刘仁轨的话,李义府神色不动的点了点头,他小声道,“刘兄,这里交给你了,李某这就去跟薛将军汇合!”

    李义府悄悄地从后边绕了出去,当然离开的时候还带走了所剩下的两千骑兵。侯君集光看着前边的突厥人,哪会注意到阵列里少了两千骑兵呢。再说,就算发现了,侯君集也不会言语的,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这次决战,只要赢得了胜利,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战鼓隆隆,突厥人率先发动了攻击,这次负责指挥大军作战的乃是豹师统领苏格。苏格这个人指挥作战是不错,可这人却有个缺点,那就是容易上头,这家伙一上头就会一个劲儿的往上冲。这次也一样,苏格被对面的汉人气着了,有着伊州城不守,却要在伊宁草原上决战,这不是瞧不起他们突厥勇士么?

    突厥人的战力那可不是吹出来的,别看前方无数弩箭飞来,可突厥人眼都不带眨一下的,拼了命的往前冲,前边的人倒下了,后边的人继续上。突厥人这种前仆后继的进攻方式,很想后世的人浪战术,不同的是小步枪换成了大砍刀而已。

    突厥人这种不怕死的进攻方式,给了唐军很大的心理压力,弓弩手总会有停顿的时候,即使是左武卫发明的三段击射击方式,也保证不了没有停顿。而只是这一点空隙,突厥人便把握住了,他们用木棍顶住盾牌兵,后方刀手源源不断的冲了进去,一旦被撕破防线,盾牌兵就遭了秧,突厥人弯刀一挥,上百名盾牌兵倒在了草地上。此时,弓弩手要撤回第二道防线,可突厥人紧追不放,咬着弓弩手冲到了有些混乱的第二道防线之前。

    前军被突破,张亮只好只会左翼人马向中军靠拢,令旗一挥,左翼的唐军便动了,这时一直在等待机会的突厥骑兵,就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饿狼般嗷嗷叫了起来。

    突厥骑兵一动,侯君集的眉头就深深地锁了起来,这突厥人终于肯亮出所有的砝码了。其实侯君集也并非没有准备,只是他的方法有些太过狠辣了而已。一辆辆装了干草的车子被唐军推了出来,突厥骑兵不知道唐军这是要做什么,就在他们冲到车子近前时,只见上千只火箭落下,这上百辆车子组成了一道灼热的火墙,有好多突厥骑兵不察之下,直接成了火下亡魂。

    侯君集的火车阵是有效的,它成功的阻止了突厥人前进的步伐,当然侯君集的招数不只有这些,他看了看前方突厥步兵,挥手示意道,“命令弓弩手进行三十度抛射!”

    侯君集的命令被完整的执行了下去,唐军士兵的三十度抛射给突厥后阵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在去的巨大杀伤的同时,唐军弓弩手也不可避免的进入了突厥骑兵的攻击范围。绕过火车阵,突厥骑兵低下身子,弯刀扬起,不用挥舞,便有很多弓弩手去了姓命。

    仗打到现在,已经失去控制了,张亮看着搅在一起的敌我双方,心里却是在滴血,大帅这是在以命搏命啊。此时的张亮,也有点看不懂侯君集了,这样打下去,赢是能赢,可代价也太大了。

    突厥骑兵在肆虐,薛仁贵和李义府的五千左武卫骑兵也悄悄地摸到了突厥人的后方,苏格在关注的场上的形势,可去不知危险正朝他罩来。听一声惨叫声,苏格的双眼差点瞪出来,骑兵,汉人的骑兵,没想到这唐军骑兵居然憋到现在才出现。

    若大战一开始的话,看到这五千骑兵,苏格绝不会还怕,可现在就不痛了,大军都扑上去了,就剩下这几千人怎么挡得住这五千骑兵呢?苏格一慌,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没有率军迎敌,而是传令骑兵回救。苏格这个命令算是将突厥人送向了战败的深渊,对于突厥骑兵来说那是驰援中军,可在其他人看来,那可就是在逃命了。

    步兵们一看骑兵退出战场,本能的以为要撤兵了呢,于是乎突厥人跟在骑兵身后往回退了起来,而唐军则是压力骤减,腾出力量的唐军自不会放过机会的,他们进行了猛烈地反击,尤其是左翼的左武卫士兵,他们率先插进了突厥人的右翼软肋处。

    反击的时刻来临了,侯君集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不管是因为什么,总之他侯君集拼赢了,而且还赢得非常血姓,赢的让突厥人都要跪地颤抖。

    苏格知道自己败了,所以他直接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为了保证大军的安全撤离,苏格将一个鹰师留了下来。对于留下来的鹰师来说,断后就意味着死亡,可他们没有推辞,因为突厥的勇士,要像那草原上的雄鹰一般,即使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

    苏格这一撤,算是撤的干干净净的,他倒是想撤回大营,可谁知大营也被人偷袭了,看着那滚滚的浓烟,苏格除了仰面长叹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场战斗结束了,伊宁大草原上却被染成一种血红色,唐军是胜了,可也是胜得如此惨烈,灭突厥三万五千人,唐军也是战死三万余人,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这一仗,唐军赢的轰轰烈烈的,惨了惨了点,可侯君集不会在乎这些,这就是他侯君集的战斗方式,他的方法不是最好的,却是最有效的,也是最具威慑力的。也许换做李绩的话,他一定能减少伤亡,但他绝对做不到一天之内解决战斗。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这句话一直留在侯君集心里,十几年前,李靖不止一次的告诉过他,可他却不以为然的放到了一边。原因无他,只因为侯君集知道当今陛下是个什么样的人,李世民喜欢胜利,但更喜欢震慑敌胆的胜利,李靖和李绩永远做不到这一点,而他侯君集却可以。

    苏格一撤,高昌以东将再无阻拦,侯君集长剑一挥,唐军以得胜之师的姿态挺进了伊宁草原西北方的田地城。

    在侯君集战胜苏格大军的时候,房遗爱也没有闲着,此时他正率所部儿郎绕过了典合城,兵锋直指西方且末河,至于切末城,也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典合城这个地方非常的复杂,西高东低,河流纵横,再加上戈林翰大军又以骑兵为主,所以房遗爱并不想正面进攻且末河,那样的代价太大了,以戈林翰的精明,是绝对不会再且末河以东交战的。

    “墨奇释,从咱们这里到且末河只有图伦草原一条路么?”房遗爱也没看地图,因为这大唐朝的地图实在是太差劲了,只有地名和河流,连个地形都不标,他房某人可信不过这种破地图。

    墨奇释想了想倒把地图摊开了,“少将军,你瞧,从咱们这里向南,途径蒲昌海三岔口,有一条路能绕道戈林翰大军南侧。”

    房遗爱仔细看了看,却毛都没看到,也亏得有墨奇释在,否则谁知道这蒲昌海三岔口,还有条道啊。

    “行,咱们就走蒲昌海这条路,神不知鬼不觉的绕到戈林翰南边去!”

    “这个....少将军.....”墨奇释断断续续的,有点为难的挠了挠头。

    房遗爱有点不乐了,拍拍墨奇释的肩膀说道,“墨奇释,你搞什么鬼,有什么话就说!”

    “少将军,末将想说的是,这蒲昌海三岔口有座山谷,俗名落曰谷,又名死亡之谷,还没人能过得去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