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629章 咱也能当爹了

第629章 咱也能当爹了



    第629章咱也能当爹了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星球上。想着后世的流行歌词,房遗爱心里就是一阵腻歪,流星雨要是落在地球上,那地球人估计也活不了几个了。

    出了东市,房遗爱并没有朝北走,而是转到朝西走去,俩小跟班也没啥意见,对于她们来说,能多玩一会儿就多玩一会儿,至于去哪里,她们才没啥意见呢。

    仙梦楼,一个熟悉的地方,李簌来过,李明达来过,房遗爱就更不用提了,当年芊芊可是这里的花魁呢。

    领着两个小美人逛青楼,那也得有无穷的信心才行,当房遗爱迈进仙梦楼后,整个楼里就安静了下来。老鸨子以为自己眼花了呢,这年头逛青楼的还有带女子的?她擦擦眼睛,又仔细瞧了瞧,错不了,那就是地地道道的两个美人。

    “哎哟,我的二公子,今个这是想怎么玩啊?”老鸨子抖着丰臀贴了上来,她还以为这位房二公子想玩点新花样呢。

    李簌可不是好伺候的,她一看老鸨子这股搔劲,伸手摸了摸她的丰臀,“哎哟,我说老鸨子,二公子咋玩,跟你有啥关系,赶紧把婉柔喊出来,姑奶奶要跟她玩!”

    老鸨子冷不丁的打了个机灵,这是怎么说的,小美人要玩婉柔?老鸨子觉得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见过玩娈童的,还没见过到青楼玩百合的呢。

    “花姐,你还等啥,领我们进屋吧,惹怒了这位姑娘,本公子都保不住你!”

    老鸨子一头的冷汗,听房遗爱这么一说,她就知道这俩小美人身份不简单了,连房二公子都惹不起的人,她一个老鸨子敢惹么?

    到了婉柔门前,房遗爱就把老鸨子轰走了,推开门,他就领着俩丫头进了屋。拿眼扫扫房间,婉柔居然不在,正纳闷呢,就听里屋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房遗爱暗自一笑,估计婉柔忙着戴面纱呢。

    婉柔刚从里屋门口走出来,房遗爱就呵呵笑道,“哎呀,神仙姐姐,咱们又见面了!”

    “房将军,你这是?”婉柔一肚子的疑惑,本以为房遗爱会自己来的,怎么还把李簌和李明达带来了。

    “嗯,也没啥大事,我这个妹妹对你特别感兴趣,就领她来看看你了!”房遗爱话还没说完,李簌就走到了婉柔身前,她看到婉柔那面上的白纱,就忍不住撅嘴道,“真是的,蒙着个脸,玩起来还有啥意思!”

    婉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李簌这是要玩什么?本想问问的,却看到李簌那右手鬼使神差的抓住了她的胸脯,如此也就罢了,李簌还很邪恶的使劲儿捏了捏。婉柔好久没被人摸过这里了,身子一僵,就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虽然声音很轻微,可房遗爱还是听到了,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多少次想把婉柔抱上床,可努力了那么久,还不如李簌这一抓。看看婉柔那似水的眸子,房遗爱就郁闷了,难道这个神仙姐姐是天生玩百合的?

    房遗爱和李明达以一种观摩学习的态度坐旁边去了,李簌也不含糊,抱着婉柔的身子上下其手。婉柔心头一股子火,要不是不敢暴漏身份,她现在就拿剑戳死房遗爱,这混蛋是诚心让李簌来恶心人的。

    “你...你放手....”婉柔本想说李簌的名字的,可话没出口,就忍住了,她很清楚,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忍住,就是再屈辱也要挺过去。都怪房遗爱这个王八蛋,婉柔都不知道他那脑袋是怎么长的,简直是坏到家了。

    李簌从没对女人下过手呢,她觉得这种事还挺有意思的,要不是房遗爱嘱咐过,她还真想把婉柔扒成小白羊,然后再跟她比比谁的胸脯更丰满。

    婉柔被李簌整的娇喘吁吁的,心里愤怒,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如此消磨了一盏茶的功夫,李簌就放开了婉柔的身子,“真是的,连叫都不会叫,也不知道为啥那么多男人喜欢你!”

    婉柔眼神有点冷,房遗爱却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李簌真是太彪悍了,只是让她侮辱下婉柔而已,没想到她会把婉柔气成这个样子的。

    “婉柔姑娘,别生气啊,实在不成,本公子明晚补偿你一下!”

    房遗爱一副色狼相,李簌还在一旁配合的伸手在婉柔身上抓了抓,弄得婉柔直往后躲,“房将军,依奴家看,补偿就不必了,这位姑娘就挺不错的!”

    “嘻嘻,本姑娘对你可不感兴趣!”李簌瞪瞪婉柔,笑着撅嘴道。

    传递了消息,还顺便调戏了下婉柔,房遗爱觉得此行非常圆满。走在西市街道上,李簌那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姐夫,你真是太坏了,不过合浦好喜欢,哈哈!”李簌真的很邪恶,论起整人来,房遗爱都要自愧不如。

    李明达牵着房遗爱的手,翻着白眼气哼哼道,“合浦姐姐,你这人坏主意太多了!”

    李簌也不生气,反身往回跑了两步,她搂着李明达的小腰,一脸坏笑道,“小妹妹,今天晚上姐姐好好疼疼你哦!”

    “哎呀,遗爱哥哥,你快管管合浦姐姐吧,她真的好吓人!”李明达还真怕李簌,她这位九姐,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小兕子不怕,她要敢欺负你,你就大声叫出来,本公子一甩手能把她扔渭水河里去。”

    李簌小嘴撅着,放开李明达,就抱住了房遗爱的另一种胳膊,她用胸脯蹭蹭房遗爱,有些可怜巴巴道,“姐夫,你真的舍得把合浦扔出去?”

    房遗爱非常干脆的点头道,“嗯,舍得,非常舍得,所以,你自己求多福吧!”

    “坏姐夫,臭姐夫,我咬死你!”李簌也不管是不是大街上,张嘴叼住了房遗爱的胳膊,这下李明达可就乐了,拍着小手在一边笑了起来。

    回到加后,还没进院门,芊芊就一头撞进了房遗爱怀里。房遗爱瞧这芊芊一脸喜气,又有些焦急的样子,不禁出声问道,“芊芊,你这是要干啥去,连个路都不看!”

    “夫君,当然是找你了,你不知道,刚才郎中来瞧过了,说二夫人有了!”

    “啥?你再说一遍?”房遗爱脑袋有点蒙,他真怕自己听错了。

    “我的二公子,你没听错,玲珑有身孕了!”芊芊晃晃房遗爱的身子,满怀欣喜道。

    房遗爱彻底的傻掉了,这人生大起大落,又是生又是死,当转首回眸的时候,才发现这幸福来得太他娘的突然了。房遗爱像个小孩子般跳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穿越大唐,终于有了根了。

    “哇哈哈,老子要有娃了,干你娘的老天爷,让你坑老子!”房遗爱一边叫,一边朝玲珑房里跑去。等他进了屋,玲珑正坐在椅子上看书呢。

    不知怎地,房遗爱觉得自己的侍女姐姐越来越漂亮了,他走到桌旁,伸手将玲珑抱了起来,看着侍女姐姐乖巧的样子,房遗爱无比幸福的笑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嗯,三天前吧,总觉得有些不舒服,找郎中来一瞧,才知道是有了!”玲珑贴着房遗爱的下巴,轻声地呢喃着,当再抬头的时候,她却发现房遗爱脸上竟然流出了两道泪痕。

    房遗爱不光是欣喜,更多的是摆脱了一种恐惧,他曾经担心穿越会影响他的生育,可现在再也不用有这种担心了,他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说一声“老子是正常的男人”!

    玲珑多少能理解些房遗爱的心思,院里这么多女人,却没一个有动静的,恐怕压力最大的还是他吧。

    擦擦房遗爱的泪水,玲珑轻声安慰道,“夫君,妾身怀了咱们的孩子,你该高兴啊,怎地就哭了呢,难道你不喜欢?”

    “玲珑,你胡说什么,为夫这是高兴地,高兴地,你懂么?”房遗爱拉着脸,看着侍女姐姐的坏笑,他忍不住狠狠的亲了两口。多好的侍女姐姐,跟了他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

    玲珑有些喜讯,对于整个房府都是一个莫大的安慰,别说卢氏了,就连房玄龄都显得特别的激动。当天夜里,老爷子就把家里人拉到了祠堂里,还跪地上泪流满面的说了一堆话,总之,老爷就是很高兴,很激动。玲珑怀的是男是女并不重要,只要房二郎能弄出动静就行,玲珑怀上了,那其他女人还能远了?

    如今玲珑已经成了稀有保护动物了,那地位也是腾腾的往上飙,卢氏对这个儿媳妇爱护的不得了。

    府里一片喜庆,西跨院的女人们更是精神百倍,一个个像饿狼般的望着自家夫君。长乐也是高兴地,可高兴的同时又有点小郁闷,玲珑都怀上了,她这个占用夫君大部分时间的大夫人却没动静。

    夜里,房家三个男人凑在一起喝了点小酒,老爷子除了夸二儿子有出息外,就是说大儿子不争气。房遗爱一个劲儿的笑,房遗直却是很窝火,房遗直决定了,等回了东跨院,就找媳妇好好乐呵下,不管说啥,今年也得整出点动静来,否则老爷子能把他叨叨死。

    唱着歌,房遗爱从长乐屋里走了出来,本来想跟长乐大战一番的,谁曾想长乐却来了那事,没办法,房遗爱只好去找闻琦了。

    推开房门,屋里没有灯,可房遗爱却熟悉得很,就闻琦的屋,他闭着眼都能摸床上去。

    关上门,房遗爱轻手轻脚的摸到了塌边,伸手摸摸被子,嗯,被子鼓鼓的,想来美人已经钻进去了。搓搓手,房遗爱迅速解除了武装,他嘿嘿一笑,浪声道,“琦儿,为夫来也!”

    也不知为何,这一回闻琦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发出声娇吟,相反还有些拘谨,房遗爱摸摸软软的圣女峰,美人的身子变得更僵硬了。不对劲儿啊,房遗爱正想下床点灯呢,这手就又摸到了一个温热的身子,这下房遗爱脑门上就多了一层汗,床上居然有俩人,如果一个是闻琦的话,那另一个又是谁呢?

    几乎用屁股想,房遗爱都知道自己摸的是谁了,“珞...珞丫头?”

    “嗯,死房俊,你怎么停手了,快点啊,本姑娘都等你半天了!”闻珞的声音幽幽传来,房遗爱却是打了个哆嗦。都等半天了?难道闻琦安排好的?

    “夫君,你还愣着干嘛,就你和珞儿还不是早晚的事,你要是舍不得下手,那妾身就让她回屋了!”

    闻琦的话还是那么的悦耳,可落在房遗爱耳中却是那么的刺耳,这叫什么意思,难道他房某人都已经拔枪了,再让女犯人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