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643章 事事不顺

第643章 事事不顺



    第**3章事事不顺

    出了甘露殿,房遗爱就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天,看来还真没心思管洛州的案子了,想想明天的朝会,他就觉得有点头大。也不知道李世民会怎么帮他,娶了公主,再娶郡主,听上去挺美妙的,可这压力也着实不小啊。

    辞别了李世民,按照规矩是要去趟百福殿的,毕竟长孙皇后对他那么好,于情于理都得过去问候一声。

    来到百福殿,还没进门呢,就已经看到长孙皇后冲他招手了。客厅里除了长孙皇后外,还坐着杨妃和德妃,本来很平常的情景,可落在房遗爱眼里就有点别扭了。说实话,房遗爱真有点发怵,看到阴德妃那魅惑的眼神,他就想转身往回走。

    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上房遗爱还得朝着三个女人拱手行了个礼,“母后,刺客的事情,父皇已经与小婿说了,等过了年,小婿会去一趟洛州的!”

    “嗯,不忙,倒是你的事挺麻烦的,明个还不知道那些人要怎么编排你呢!”长孙皇后也是挺关心房遗爱的,要知道,大唐朝可是最讲规矩的,世家大族对于那些礼数看得非常重,又怎会允许一个年轻人乱来呢。

    “呵呵,也没啥麻烦的,大不了挨点罚罢了,反正都成婚了,难不成他们还能把我和雪雁拆开不成?”

    听着房遗爱的俏皮话,杨妃忍不住笑出了声,“房俊啊,你还挺想得开的,你小心点吧,那些人可不是好对付的。”杨妃说这话,倒不是吓唬房遗爱,有时候人言真的很可怕,要是那些人天天传着房遗爱不守规矩,破坏世家规制,那房遗爱也要苦恼个十几年了。

    “嗯,谢杨妃关心了!”对这位善良的杨妃,房遗爱还是挺佩服的,数遍后宫,估计就这位杨妃最没脾气了。

    闲聊了一会儿,长孙皇后就想起了点事情,她抿着嘴,一双美目轻轻地眯了起来,“俊儿,玲珑都有动静了,长乐那你也多用点心,我这都盼了好久了!”

    听长孙皇后一提这事,房遗爱才想起件重要事,他挠挠下巴,有些讪讪的笑道,“母后,小婿跟你说件事啊,长乐已经有了!”

    “嗯?”长孙皇后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满怀欣喜的问道,“俊儿,你可别骗母后!”

    “哪敢啊,是真的,几天前就已经让御医查过了,所以呢,您也可以放宽心了!”房遗爱嘿嘿笑了笑,别看长孙皇后一直说要抱外孙,实际上她还是担心长乐不能生育,毕竟长乐的身子骨在那摆着呢。

    “那敢情好,过会儿,我让人送点东西过去”长孙皇后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见长孙皇后如此高兴,杨妃和德妃也一起恭贺了两声。

    时间长了,杨妃就找了个由头告辞而去,这时房遗爱也想闪人了,但是他还没动身呢,就看到阴德妃笑吟吟的站了起来,“姐姐,凤儿跟你借房俊用一用,前些曰子他说什么乘数之法的,凤儿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呢!”

    房遗爱眼皮直跳,他好想长孙皇后摇头说不,可事实上长孙皇后想都未想就答应了下来,她朝房遗爱摆摆手,咯咯笑道,“俊儿,你就教教德妃吧!”

    “是,母后!”没辙,房遗爱只能听天由命了,辞别了百福殿,他就跟在阴德妃身后来到了水纹殿。

    像上次一样,一进院门,除了阴德妃的两个贴身侍女外,其他人就留在了院门处。

    一进内屋,阴德妃转身将房遗爱压在了墙上,她一条灵巧的小**不断地**着。屋里特别暖和,德妃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落在了地上,最后就只剩下了一件薄薄的亵衣。

    房遗爱不敢盯着阴德妃看,闻着这女人身上的香味,他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德妃似乎很满意现在的效果,她一只小手摸了摸房遗爱的脸颊,有些**浪的呢喃道,“房俊,你这条狗可当得不好哦,我不是说过让你半个月来一趟的么?”

    “德妃,你也知道,上段时间要忙婚事!”房遗爱轻轻地皱了皱眉头,他真听不得那个狗字,可是至少现在他还反抗不得。

    “哼,这次就算了,记得,没有下次了,还有,李祐的事情你也抓紧点,我可没有太大的耐心!”

    嘴上说着,德妃拉着房遗爱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上,与房遗爱的紧张不同,德妃显得很是兴奋,她的脸庞慢慢爬上了一丝红晕,那眼神也更加的迷离了。

    “房俊,难道你不想么?”德妃踮起脚尖,趴在房遗爱耳边轻轻地吹着,那湿热的呼吸,搅得房遗爱心里砰砰直跳。不得不说,阴德妃太**了,就是个太监,也会受不了她这么**的。

    第一次,房遗爱有了种不是男人的感觉,要是以前,有女人敢这么对他的话,他绝对先把她干服了再说。可现在,他想的多了,自从西亭峡谷的事情发生后,他就知道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为所欲为了,他做每一件事都得考虑清楚。

    阴德妃却不会轻易放弃,她想将房遗爱彻底控在手中,那最后一关就必须跨过去。她舔舔红唇,一只手通过腰带握住了那直挺的火热,感受着那手中跳动的巨龙,德妃的心里便有了点盼望之情,她不得不承认房遗爱有着傲人的资本,相信没有哪个女人能经受住他的征伐的。

    阴德妃想要做什么,房遗爱心里清楚得很,他可以容许阴德妃做许多事,但这最后一关,是绝对不能做的。眼看着这女人已经欲念高涨,房遗爱伸手将阴德妃推开了,他扣紧腰带,沉声说道,“你要没什么事,房某就要回去了。”

    没等德妃说话,房遗爱就转身出了内屋,他走的很匆忙,也很狼狈,而德妃却掩着嘴咯咯笑了起来。德妃有信心能将这个男人掌握在手中,一次不行,那么就第二次,总有一天,她会成功的。

    房遗爱越是拒绝,德妃就越发的感兴趣,走到铜镜前,德妃看着自己完美的身子,妩媚的笑着,她很满意自己这副身子,从脸到脚,每一处都是那么的完美,怪不得李世民会像一条恶狗一样占有她呢!

    如果可以的话,房遗爱想让水纹殿永远的消失在自己的心里,阴德妃那个女人太可怕了,她也许不怎么聪明,可却足够疯狂,这世间的伦理、规矩,在她眼里就像一坨大粪一样。

    一出延喜门,天刀和铁靺就迎了上来,这俩人对洛州的案子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天刀,更是急切地问道,“主人,洛州的案子如何,可跟猴灵有关系?”

    “嗯,表面上是有,不过具体情况怎么样,还得等调查之后才能确定!”房遗爱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因为他总觉得这其中有太多蹊跷了,刺客如何进的刺史府撇过不说,光这种硬来的刺杀方式,就不太像猴灵的作风。

    “主人,你觉得合常理么?自从你破了点星楼后,圣门之内,可不会有什么杀手组织了!”

    “是的,所以我才说要调查啊,刀哥,别想这破事了,莫君离早晚有一天回落到咱们手中的!”

    领着俩忠仆朝家走去,刚一拐到北大街,就望见一辆马车缓缓驶来,那马车停下后,拓跋惜月就从车窗探出了头。她望了望房遗爱身边的人,轻声笑道,“房将军,可否进马车一叙,属下有些事情想跟你说说。”

    难道是大牢投毒的案子有线索了?想到这里,房遗爱翻身下了马,进了马车后,他便坐在了拓跋惜月对面的软垫上,“惜月,是不是调查的事情有线索了?”

    “房将军,你猜的是不错,不过结果可能会让你有些失望!”拓跋惜月说到这里,一对黛眉便紧紧的蹙了起来。

    看拓跋惜月这副为难的样子,房遗爱就觉察到了一丝不妙,吸了口气,他认真的说道,“惜月,有什么话尽管说,房某不会怪你的!”

    “嗯,那属下就说了,前些曰子惜月查了下康赞的户籍,却发现那康赞竟然不姓康,他本姓徐,原籍乃是湖州青县人!”

    湖州青县,姓徐?虽然拓跋惜月说的并不是太清楚,可房遗爱已经猜到她想说谁了,难道真的是徐惠么,房遗爱不愿意相信,就算徐惠恨他,也不至于要他死吧。

    “惜月,你想说惠儿是么?”房遗爱低着头,声音略有些低沉,是个人都能听出他心里的愤懑之情。

    拓跋惜月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房将军,属下并没有说一定是徐夫人指使的,但是想要继续查下去,必须有徐夫人的配合才行,否则属下是没办法的。”

    “嗯,惜月,辛苦你了,这快过年了,你也先歇歇吧,剩下的事,我会亲自处理的!”房遗爱明白拓跋惜月的意思,不管这事和徐惠有没有关系,那都不是拓跋惜月可以插手的。

    和拓跋惜月聊了一会儿,房遗爱就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马车。这一天,真的好难过,阴德妃就像一个阴魂一样缠着他,本来想缓解下心情的,就听到了徐惠的事。无论如何,房遗爱都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拓跋惜月没有必要骗他。康赞,不,应该是徐赞才对,十年前为徐家楚州管事,七年前不知什么原因离开徐家,到最后,还把自己的姓改了,总之,徐赞身上的秘密并不少。

    回了西跨院,房遗爱踌躇了良久,还是推开了徐惠的房门。徐贤不知道在和徐惠说着什么,显得特别的开心,看到房遗爱进来,她小跑过来,晃晃房遗爱的胳膊呵呵笑道,“姐夫,刚小妹得了个笑话,你想不想听?”

    “贤儿,笑话不急,等等再说,我先跟你姐说两句话!”房遗爱话音刚落下,徐惠便收起笑容,有些生硬的问道,“房俊,你有什么话要问?”

    “惠儿,为夫只想问问你,徐赞这个人你认识不?”房遗爱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所以直接问了出来。

    “当然认识,徐赞也就是康赞!”徐惠回了话,就有点反应过来了,她忍不住冷冷的笑道,“你是怀疑我么?”

    “惠儿,你告诉我,那事跟你有没有关系?”房遗爱这次真的有些生气了,所以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高,徐贤在西跨院住了这么久,还没见他这么大声吼过谁呢。

    “有没有关系,你查查不就知道了?”徐惠直接将脸扭到了一旁,似是看房遗爱一眼都觉得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