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658章 喂老鼠吃人肉

第658章 喂老鼠吃人肉



    第658章喂老鼠吃人肉

    榆树林很大一片,要想再去追和尚也没多大希望。站在树林中,赵冲有着自己的疑惑,房遗爱也照样有着自己的不解。那个灵位太显眼了,隐太子李建成的令牌光明正大的摆在桌上,难道他们就这么自信别人找不到密道么?如果真那么自信,为什么又要跑,躲在密道里不就行了?

    李婉柔是什么样的人,房遗爱也知之甚深,她做事一向小心的很,又怎么犯这么大的错误呢,临走了,却把灵位留在那里,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李世民要小心么?

    房遗爱决定找到这群和尚,不管净水寺有多少秘密,也只有那些和尚才能说清楚。倚着榆树,房遗爱重新调整下左胳膊的绷带,“老赵,得想法找到那些和尚才行!”

    “嗯,二公子,你说的不错,可该怎么做呢,出了榆树林,四周一片平坦,他们要想跑,早就跑远了!”

    “不一定的,老赵,你忘了,那可是一群和尚,一群秃驴从你眼前跑过,你会不注意么?所以,他们一定不会太显眼的,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们应该走北边才对。榆树林以北,只有两个村子,只要他们小心点,完全可以绕过去!”

    赵冲觉得房遗爱说的有道理,但他也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到北边,南边和东边的村子也得搜查才行,这么一算下来,好像带来的人手有点少了。思考了一下,赵冲皱眉道,“二公子,你领些人向北走,我带人去东边查探一番,不管结果如何,咱们今天酉时三刻在净水寺碰面!”

    赵冲这么决定,倒正中房遗爱下怀,分开也好,省的到时候赵冲发现什么端倪。分开之后,房遗爱带着几十名亲卫在净水寺取了马,直接朝北而去。

    距离榆树林以北三十里处有一处洼地,这片洼地取名叫做平土坳,这平土坳乃是数百年前地震造成的一个大洼地,深约几丈,平常也没人往那里去,若是在这里藏个人的话,还真不容易被发现。

    房遗爱领着人直接奔着平土坳去的,他是不会领着人去村子里搜的,只要别人不傻,就一定会躲着走的,就寻常的老百姓,又怎么会觉察到呢?

    平土坳方圆得有一里地,深的地方还积了一些雪水。当来到平土坳入口处口,房遗爱就发现地上有许多的脚印,这时秦虎做个手势,几十名亲卫就下马戒备了起来。走在融化后的雪地上,下脚就是一脚的泥,房遗爱自觉地走在后边,由铁靺负责开路,如今他房某人残疾人一个,哪能充当急先锋的角色。

    越往里走,房遗爱心里就越不平静,直到问道一股血腥味后,他才反应过来,完蛋,恐怕那些和尚已经死了。正如他所想,和尚们躺在平土坳最低处的水洼里,那血早已染红了整个水面。将尸体捞上来,仔细数数,一共十四具尸体,一个都不少。

    房遗爱让亲卫将尸体搜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后,他才有心思观察和尚们的伤口。这些和尚死状各不相同,有的被人抹了脖子,有的被人活活扼死,还有的人失了眼珠子,这情景实在是太诡异了,房遗爱闯荡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种情况呢。

    由于尸体比较多,卢刚检查起来颇费了一番功夫,大约一个时辰后,卢刚才将初步的判断说了出来,“少将军,经小的验看,这些人应该是自相残杀而死。”

    “卢刚,你敢断定?”房遗爱使劲的敲了敲脑门,真是头疼,怎么会自相残杀呢,完全没道理啊。

    “少将军,小的可不敢胡说,到现在,有个家伙手里还攥着个眼珠子呢,而且这地上的凶器也和那些伤口比较吻合!”卢刚也不希望是这种情况,可从表面上看,事实就是如此,虽然解释不通,可也不能否认这个事实啊。

    “卢刚,你当仵作多年,可碰到过这种情况?”房遗爱希望能从卢刚口中听到点好消息,只可惜卢刚晃晃脑地很干脆说了声不知道。

    “少将军,你也不要太急,等回去做完解剖后,说不准能找点线索呢!”卢刚不说还好,一说这话,房遗爱就忍不住一阵恶寒,希望卢刚别再干尝死尸的事情,他那种做法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将尸体悉数运回净水寺后,房遗爱便在寺里逛了起来,他希望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可是他逛了许久,却再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他现在就像找婉柔好好问问,这净水寺太干净了,完全不像个据点。

    酉时刚过,赵冲就领着人回到了净水寺,当看到地上的十四具尸体后,他就忍不住到吸了口凉气,可真够狠的,一个都不留。到了这个时候,赵冲也相信这事是猴灵做的了,因为只有猴灵有这种狠辣的手段,有时候,为了灭口,猴灵可以做很多无法理解的事情。

    “二公子,除了这些尸体,没有别的发现么?”赵冲也就是习惯的问上一句,结果去遭到了房遗爱一阵白眼。

    赵冲挠挠头,不知道自己有说错啥话了,看房遗爱那瘪嘴的样子,他不禁苦笑道,“二公子,你这是咋了,难道赵某惹你了?”

    “老赵啊,告诉你也无妨,经过初步判断,这些和尚是自相残杀而死的!”房遗爱话一说完,赵冲就愣住了,他砸吧砸吧嘴,张口说道,“二公子,莫拿赵某寻开心了,这怎么会?”

    “就知道说了你也不信,偏还问的比谁都勤快。老赵,房某没拿你寻开心的心思,我还得回去好好查查这事呢,至于这净水寺,你也派人守好了,说不准能逮住条大鱼呢!”房遗爱所说的大鱼自然是婉柔了,只要赵冲将兵驻扎在净水寺,婉柔就一定会知道净水寺出了变故的。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要是神仙姐姐还往净水寺跑,那可就真是神仙难救喽。

    “成,那尸体的事情就交于你处理了,赵某也得向陛下复命去了,至于刑部那边赵某会去打个招呼的!”

    “如此最好!”房遗爱赞赏的点了点头,净水寺的案子,是龙骁卫的事情,按照规矩是铁定要交由刑部处理的。房遗爱想要接手,还真得去刑部打个招呼,当然最好,还是赵冲去,因为赵冲代表的可是李世民。

    回到长安城,卢刚就让人把尸体运回了左武卫驻地,而房遗爱则趁这个机会回了趟家。

    西跨院里郑丽琬有点闲,最近生意上的事情有王丹怡忙活着,行动处那又拓跋惜月,郑丽琬可以安心当个幕后之人了。见郑丽琬如此清闲,房遗爱不无嫉妒的苦笑道,“丽琬,你是享福了,为夫可就倒霉喽!”

    “夫君,你这是咋了,跟赵冲出去一趟,就变成了这样子。嗯,让妾身猜猜,你这么犯愁,当不是为了猴灵吧?”

    虽然嘴上说是猜猜,可郑丽琬的语气里却显得很自信。

    房遗爱很好奇,他知道郑丽琬聪明得紧,可也不能神到这种地步啊,“丽琬,给为夫说说,你咋猜到的?”

    “很简单嘛,夫君和猴灵斗了这么久了,又岂会轻易为猴灵犯愁?恐怕是什么人跟猴灵扯到一起去了吧,难道是你那位神仙姐姐?”说到这,郑丽琬掩着嘴咯咯笑起来。

    房遗爱是彻底的服气了,什么都瞒不过这位女诸葛。在郑丽琬的帮助下,房遗爱很快换了双鞋,就之前那双鞋子,早在平土坳湿透了。

    拉起郑丽琬的手,房遗爱慢慢往屋外走去,来到外边,他大声喊了两句闻珞的名字,可奇怪的是,一向神出鬼没的珞女侠却没有出现。见房遗爱喊得紧,海棠从旁边走过来说道,“公子,珞儿姐姐今个一早就和琦夫人去顾家庄了。”

    “哦,丫头,你让房全跑一趟庄子,让珞儿去趟左武卫,我有事找她呢。”

    “嗯”海棠答应一声,笑着去院外找放全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急事,但海棠还是不敢耽搁的。

    和郑丽琬来到左武卫后,房遗爱就领着她去了停尸房,饶是郑丽琬见惯了死人,也不禁被眼前的场景恶心到了。

    卢刚拿把刀子划拉着,那人的肠子和胃全都被取了出来,如此就已经够恶心了,卢刚还伸手在尸体腹腔里掏呀掏的,也不知道在掏什么东西。

    “夫君,卢刚平常就这样?”郑丽琬是看不下去了,扯着房遗爱出了停尸房,她觉得自己已经够厉害了,要是换了其他女人,估计早吐得一塌糊涂了。

    “何止是这样,第一次弄白骨案的时候,卢刚就抱着死人骨头舔了好几遍,当时都把为夫给恶心到了!”

    “.....夫君,你可真行,卢刚这种‘人才’都让你挖到了!”

    房遗爱翻翻白眼,这女人是夸人呢还是在损人呢。正和郑丽琬聊天呢,就见李穆提这个笼子走了过来,房遗爱定睛一看,笼子里还有几只老鼠。

    “李穆,你搞什么鬼,就是吃老鼠肉,也弄点大个的啊!”

    “....少将军,你想哪里去了,这老鼠是卢刚要的,末将可是费了半天功夫才找到这一窝小老鼠的呢!”

    李穆可没有吃老鼠的习惯,有时候他也不太清楚,吃老鼠肉的人是啥心态。

    房遗爱有点知道卢刚想干啥了,该不会是喂老鼠吃刚挖出来的人体器官吧?果不其然,李穆刚把老鼠带进屋,卢刚就把切好的胃扔到了笼子里。

    看到这一幕,郑丽琬差点没吐出来,她“呸呸”两声,便把头转一边去了,有道是眼不见心不烦。

    听说过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今个却见识到用胃扔老鼠的,轻声安慰下郑丽琬,房遗爱便虎着脸朝卢刚问道,“卢刚,你确定管用?”

    “少将军,这哪敢确定啊,再说了,这些道理可是你教小的的,不是实验出真理么?”

    尼玛!房遗爱脸有点黑,是教过卢刚实验出真理的话,但也没叫他把人肉喂老鼠啊。被卢刚这么一说,他房某人的形象算是彻底没了,瞧郑丽琬那眼神,都快把他房某人当成变态了。

    没让屋里人等多久,那些吃了胃的老鼠就开始有反应了,起初只是制止乱叫,到后来,那几只小老鼠就开始自相残杀了。没用多长时间,笼子里就剩下一只活着的老鼠了,而且这只老鼠还是奄奄一息的。

    看到这里,房遗爱这心里就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到底啥药,能起到这种作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