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868章 吐个稀里哗啦

第868章 吐个稀里哗啦



    第868章吐个稀里哗啦

    房遗爱有些愣住了,他握紧拳头,有些阴森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嘿嘿,什么意思?房遗爱,刚才本公子小瞧你了,这一心急,忘了你也是个诡诈之人了。说实话,现在本公子才想到好像根本跑不了,只要你想杀我,有的是方法,所以,所幸本公子就不跑了。看到了么,这女娃就是因你而死,所以,你是个蠢货!”

    房遗爱的心口就像被插了几把刀一般,确实如此。房遗爱默不作声的看着那年轻公子,此时那孩子的娘亲像疯了一般,她咬了柯钊一下,在柯钊有所松动的时候,她跑到女娃旁边,抱着女娃就哭了起来。那妇女哭得好不伤心,房遗爱相信,这个时候,她一定希望躺在地上的是自己。

    年轻公子在笑,他的笑容里满是一种自傲,妇女哭了一会儿,突然起身朝年轻公子扑了过去,她的手紧紧攥着,口中还凄厉的吼道,“恶贼,我跟你拼了....”

    没有意外,那妇女扑在了年轻公子的钢刀上,噗的一声,刀尖透体而出,妇女用一只满是鲜血的手慢慢的摸到了年轻公子的衣领,可最后,还是不甘心的倒在了一旁。

    看到这里,房遗爱猛地拔出了身上的佩刀,“给本将杀,一个不留!”房遗爱知道不用仁慈下去了,就算他不动手,这些无辜之人也活不成了。

    年轻公子舔了舔嘴角的血渍,朝柯钊挥手道,“柯钊,杀了他们,今曰本公子要让房遗爱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是如何死的。”

    一共六个女人和孩子,他们面对突然而来的钢刀,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房遗爱有一身的本事,却阻止不了一切,不得不承认,那毫不认识的年轻公子赢了。

    面对暴怒之下亲卫们,猴灵的人几乎没有怎么反抗就被抹灭了,这次亲卫们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猴灵的每个人都死得非常凄惨,尤其是柯钊,他虽然伤了两名亲卫,可是自己身上也落了个七把刀,最后,手和脚都被人砍掉了。

    房遗爱慢慢朝那年轻公子走去,面对房遗爱,那年轻人却是一点都不害怕,他伸手扯掉白色的袍子,露出了里边深蓝色的锦服,“房遗爱,早说过的,你在我这里什么都不可能得到的。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马振江,不久的将来,你会死的比我惨的,不光是你,你的家人,你未出世的孩子,哈哈哈,马某在天上看着你!”

    马振江笑得阴森森的,虽然在笑着,可让人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房遗爱站定身子,有些轻蔑的看着马振江,“姓马的,房某从没想过要什么活口,还有,你说房某的下场会很惨,这一点也许是真的。但是至少,你是看不到了,房某还要告诉你一点,如果真有阎王殿,那你最好不要盼着我死,因为我死了,在地狱里也是震慑群鬼的英豪,而你,永远只能活在我的脚底下!”

    不是自傲么,那么就狠狠地打击你,果然马振江的脸色变了,此时他的脸上再无半分笑容,反之,涌上的是一丝丝的阴毒。闻珞是个杀手,她杀的人有男有女,却从没杀过孩子,所以她怒了。伸手挡住房遗爱的身形,闻珞用一种不容商量的语气说道,“房俊,马振江是我的!”

    马振江以为房遗爱不会同意的,却没想到房遗爱毫不犹豫的让开了身子,看到了这里,他讽刺的笑道,“房遗爱,你不想亲手杀了我?”

    “杀你?脏了房某的手,珞丫头,为夫要一个全尸,我要让猴灵的人看看激怒我的代价!”说完这些,房遗爱收起唐刀,轻蔑的看了马振江一眼,“姓马的,你会死的,而且房某会将你的尸体挂在南城门七天,如果你的那个圣王真的在意你,就让他来接你吧!”

    七天?房遗爱给的这个数字太狠毒了,在幽州民间,一直有个说法,那就是死人七天不入土,将永世不得超生,泯灭地狱,来生也是牲畜。

    马振江突然觉得自己好蠢,为什么非要刺激房遗爱呢,这个人太狠毒了,竟然连这种法子都用的出来。马振江是个信鬼的人,不光马振江,大唐朝就没几个不信仰鬼神的,否则佛教也不可能如此盛行了。

    闻珞没给马振江啰嗦的机会,她的剑很快,和房遗爱对练了这么久,就是不刻意,那出手的速度也会有所提升的。马振江认识闻珞,当年九幽一手“鬼道剑击术”纵横江南,本以为能对付下闻珞的,真动起手来,他才发现点星楼的九幽有多可怕。

    迎着刀,闻珞低身,右手剑划过马振江的小腹,接着身子猛地窜起,左手往下一扎,马振江的脖子就被刺了个对穿。马振江并没有立刻死掉,他捂着喉头,下巴不断地磕巴着,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临死了,马振江眼中露出的也是一副恐惧之色。

    闻珞并没有再动手,就这样让马振江血干而亡。此时黄沙堤的战斗早就结束了,红衣站在棺材车前静静地观察着,许多侍卫围着棺材车,却没人赶过去开棺。

    房遗爱来到红衣身边,有些疲惫的问道,“凌红,没人动棺材吧?”

    “没人,现在该怎么办,这棺材里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看情况,棺材里的东西非常重要,否则这些人不会如此辛苦运出来的!”

    “嗯,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交给孙老处理吧,对了,红衣,这马振江你可见过,看情况,他可不是什么小人物!”

    “没见过,夫君,有句话你该听听的,虽然你恨三仙阁,但是有时候,你还得用三仙阁和万花谷,我想,万花谷那边一定知道些什么的!”

    “若放在以前还可以,现在,呵呵!”房遗爱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现在出了玉玺的事情,他房某人没立马下令灭了万花谷已经算不错了,还跟万花谷合作,那不是把自己往死路上推么。

    回去的时候,可费了不少功夫,本来棺材车就重,再加上这么多尸体。北门进去之后,房遗爱就着人把棺材车运到了刺史府附近的左营驻地。回到幽州第一件事情,房遗爱便让人将马振江的尸体挂了起来,他知道猴灵的人不会来的,但是却不妨碍他这么做。他这么做不光是给猴灵看的,还是给李艾看的,千万别逼他,逼急眼了他房某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说起来,房遗爱这么做可真够缺德的,有些爱热闹的大胆的货色还成,但是大部分商人还是很抵触的,这进门出门看死人,这不是寻晦气么。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个畅通,谁愿意跟死人搭边啊,没办法,好多商人为了躲避尸体,宁愿绕道北门走远路也不愿意从南门走。从南门挂上尸体后,没过两个时辰,行人就很少从这里过了。

    “真是好手段,李某真的是越来越有点可怜这个房遗爱了,若是他识趣些,本将真不想杀了他!”李艾有绝对的自信能灭了房遗爱,因为在幽州,只要他李艾振臂一呼,至少能聚起五万人马,而房遗爱能指挥得动的,除了他身边的一千亲军,也就孟战的三千多人了。

    李艾在琢磨什么,房遗爱一点都不关心,说白了,李艾也只是一枚棋子罢了,如果仅仅是想搞垮李艾,房遗爱早就动手了,但是他想直接钉死李艾,那就不得不多点耐心了。

    左营驻地,韩折亲自坐镇,从午后,左营就开始戒严,在这期间就是左营的士兵都不能随便出入驻地。孙思邈已经观察了棺材许久了,他并没有急着打开棺材,而是让人在棺材四周搭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帐篷,接着又让人在四周点起了火,做完这些后,孙思邈才让人慢慢的打开棺材。

    房遗爱自然是要留在这里看着的,他可深怕棺材里冒出啥了不得的东西,那样他房某人可就要后悔死了。棺材上的铆钉很大,钉的也异常结实,几个人忙活了好一阵子,棺材盖上的铆钉才取干净,这时候,孙思邈让不相干的人退后几步,接着才让人慢慢推开棺材盖。

    也怪了,棺材一打开众人竟然闻到了一股香味,那香味不同于花香,更像是麻子油的味道。房遗爱离得有十几步远,但是还是闻到了这股子味道。棺材里到底是什么,居然有这种味道,要知道,大唐朝可不比后世,后世的时候麻子油应用广泛,但是在大唐,有几个人知道麻子油是啥玩意啊。

    李穆嘴上戴着快口罩,棺材盖一打开,李穆就把脑袋探了过去。这棺材特别高,得扒着棺材沿才能看到里边的情况,往里瞅瞅,李穆原本还算不错的脸色,立马就僵住了,紧接着,李穆什么都没说,跳下棺材就往外跑去。跑到外边,李穆抱着根大树就吐了起来,一边吐,还一边骂着娘,“老子,他娘的,老子这辈子就没见过这玩意,太可怕了!”

    房遗爱看看一旁的红衣,又瞅瞅闻珞,很是无语的问道,“这是咋了,就是看到死人也不用这样吧?”房遗爱就觉得李穆看到的一定不是死人,做为领兵打仗的将军,死人见过多了,还会被尸体吓到?

    红衣和闻珞一同摇了摇头,虽然好奇,但是她们谁也没往上前凑活,李穆一个大男人都恶心的吐了,她俩还会犯同样的错误么?铁靺是个傻大胆,李穆吐得稀里哗啦的,他便摔着袖子吭哧道,“没用的东西,待老铁去瞧瞧!”

    铁大汉彪悍的很,他一出马,棺材周围的人立马让了个道,让房遗爱无语的是,铁靺看了下棺材里边后,那反应跟李穆一样,好在左营啥都缺就不缺地,铁靺蹲大路左边吐,李穆就坐大路右边吐。房遗爱看得一阵头大,这可真他娘的够丢人的,到底是啥玩意,竟然连铁靺都受不了了。

    房遗爱戳戳天刀,示意他去瞧瞧,结果天刀直接把头扭一边去了,傻子才会去呢,铁大汉都扛不住,他天刀算个屁啊。

    房遗爱还在琢磨着让哪个倒霉蛋去试试,结果帐篷里的孙思邈就喊了起来,“二公子,你来一些,帮老朽看点东西!”

    听了孙思邈的声音,房遗爱脸色都变了,这他娘的是想躲都躲不了啊,房遗爱脸色垮着,闻珞却很没良心的推了他一把,“房大将军,快去啊,一展威风的时候到了,看清楚了出来跟我们说!”

    娘的哦,房遗爱抖擞精神,戴上口罩英勇的迈进了帐篷,孙思邈站在一个凳子上不断地招着手,“二公子,你来瞧瞧,可见过这种情况?”

    房遗爱也登上凳子,站在了孙思邈旁边,他只望棺材里看了一眼,喉头就有种想吐的感觉,棺材里的情景实在是太恶心了。怎么说呢,棺材里装的是尸体不假,可是这些尸体却是零碎的,胳膊脚什么的都和身子分了家,这些尸体四肢还有身子各处就零零散散的堆在棺材里。这些器官上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油光光的,上边还长着些绿油油的草,看样子,估摸着就是尸毒草了。

    毫无意外,房遗爱也吐了,他没等孙思邈说第二句话,就跑外边吐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