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889章 真正的掌控

第889章 真正的掌控



    第8**章真正的掌控

    有时候这人啊,就得忙着,就是你想偷个懒都不行,按说灭了猴灵和李艾,幽州也没什么大事了,可是房遗爱还是被人从**叫了起来。.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天色,估计刚过卯时吧。

    “少爷,兄弟们已经打探清楚了,北蒙关已经被契丹人占了,来的好像是契丹大将军耶律云飞,此时契丹人两万人驻防北蒙关,五千人进驻辽山卫大营。”

    耶律云飞?听萧答烈提起过这个人,好像是窟哥的嫡系啊,如果真是耶律云飞,那就证明此事是窟哥一手**办了。按照历史上,窟哥可是要投降大唐改姓李的,这倒好,这老兄成了铁杆入侵者了。

    北蒙关被契丹人占据,房遗爱怎么也得想法子捞回来才行,不过他倒是不是很担心,只要契丹人不急着南下,他就有绝对把握把这些契丹精锐留在辽山。不过在交战之前,房遗爱还想去见一个人,窟哥敢明目张胆的给他房遗爱惹麻烦,他房某人怎么也得送给他点礼物才行。一个稳定的契丹不是房遗爱想看到的,只有乱起来,契丹人才会无暇他顾。

    对于契丹人,房遗爱是非常戒备的,总得来说,契丹人就像后世的女真,一旦让他们拧成一股绳,那破坏力是非常巨大的。

    天亮了,房遗爱耍了套王八拳就坐石桌旁擦起了汗,正待起身找海棠过来呢,院门就多了一个身影,看到这个熟悉的女人,房遗爱就觉得有点头大,这些天忙活的有点懵了,倒把宋玉忘一边去了。

    “呵呵,玉儿啊,来找我何事啊,快做吧,要是没吃饭,就一起吃吧!”房遗爱可亲热了,但是他这副表情落在宋玉眼里却有了点阴谋的味道,总之宋玉从不觉得房遗爱会多么的好心,他每一个看似漫不经心的行事都是有理由的。

    “二公子,宋玉此来,是向你告辞的,如今危机已经解除,也不能一直赖在都督府不是?”

    “哦,也是啊,玉儿说得对,倒是房某疏忽了,这样吧,今早吃了饭,就派人送你回春香楼!”房遗爱干脆的很,宋玉自愿离开,他双手鼓掌还来不及呢。宋玉心里别提有多生气了,虽然她却是没什么心思住在都督府里,可是这恶男人就不能别这么直接么,搞得她宋玉跟个恶心人的苍蝇一样。

    宋玉可不是什么善茬,眼瞅见**怡正蹲台阶上刷牙呢,她便巧妙地朝房遗爱的肩膀上搭了搭,那亲昵的动作就别提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要命的是宋玉还低着身子小声说道,“二公子,你不是喜欢喝玉儿跑的冰茶么,有空的话常去坐坐。”

    嘎吱,房遗爱只觉得脑门上一阵冷汗流过,好一个宋玉,这是杀人不用刀啊,果然,**怡也不刷牙了,一双美目死死地盯着房遗爱看,仿佛要将房遗爱看透了一般。完蛋了,这下可有的解释了,宋玉简直太恶毒了,如果有机会,真不妨把她丢地牢里关起来。

    房遗爱也不是那种轻易认输的主,他咬咬牙,在**怡的注视下伸手按住了宋玉的玉手,这一下宋玉就有点懵了,房遗爱不要命了,当着他家婆娘玩这招。让宋玉郁闷的是,房遗爱这么做了之后,**怡倒是不生气了,相反脸上还浮现出一点鼓励的表情。

    **怡继续刷着牙,宋玉心里却是恶狠狠地诅咒着。其实**怡本来是怀疑房遗爱的,可是看房遗爱敢当着她的面去摸宋玉的手,她便释然了,自己的夫君自己清楚,如果真有什么猫腻,他才不敢光明正大的摸宋玉的手呢。

    宋玉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本想给房遗爱制造点麻烦的,没想到让他用这种出其不意的法子占了便宜。

    哼了哼,宋玉就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这时房遗爱一脸轻松的笑道,“玉儿,还有点事情要找你帮忙!”

    宋玉不禁蹙起了眉头,这个时候还让她帮什么忙,如今房遗爱掌控辽山卫和左营,而李艾又挂了,眼看着幽州就落他手里了,还有什么用得上她宋玉的。心里觉得有点古怪,宋玉便有些小心的问道,“什么事?”

    “不是什么大事,你几天后不是去参加什么商会么,带着房某混进去如何?放心,你只负责带房某进去,其他的不用麻烦你的!”

    “二公子,如此小事,你自己去不就行了,凭着你的身份,想来没人敢拦着你吧?”宋玉本能的觉得事情有点古怪,当然,这是在她不知道北蒙关失陷的情况下,如果知道的话,她就不会说出这种话了。

    “那倒是,不过房某可不想暴露身份,所以只能求你帮忙了,事情不大,想来玉儿不会拒绝吧!”

    房遗爱腆着脸老不客气了,宋玉听得咬牙切齿的,如果可能的话,真想甩这男人几个耳刮子,当真是不要脸至极了,有这么求人办事的么?虽然心中不爽,宋玉却无法拒绝,就像房遗爱所说,这当真不是什么大事,连个拒绝的理由都找不出来。不过,宋玉也不是好相与的,她早就想好怎么整房遗爱了,到时候就让他扮作马夫,让他也当当车凳子。众所周知,唐代贵妇上马车的时候都有凳子踩的,如果没有凳子,那就有下人蹲**子挡一下,很悲剧的是房遗爱成了这种角色。

    房遗爱是不知道宋玉想啥的,如果知道的话,他当场就把宋玉那张玉脸搓成麻花,简直是太可恶了,好歹房遗爱也是幽州大都督,堂堂长乐驸马爷,给人当上马车的凳子,这不是笑掉大牙么。

    早餐之后,就将宋玉送走了,走的时候,宋玉可是搬走了一堆东西,房遗爱也没怎么在意,女人嘛,就是东西多,一点都不稀奇。

    如今李艾已死,房遗爱也算是去了心腹大患,右营可是幽州子弟兵,不能一直没个当家的,房遗爱便给京城写了一封信。让房遗爱喜出望外的是,信才出去两天就回来了,而且还是李承乾的回信,信上写的内容很简单,那就是由房遗爱暂时代替右营大将军之职。如此一来,房遗爱这个幽州大都督可就当得十足十了,军政一起抓,还都是那么的**。

    房遗爱这边高兴,李承乾那边比房遗爱还高兴呢,本来还打算领兵阻挡流民呢,谁曾想仅仅几曰的时间房遗爱就把瘟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至于瘟疫造成的混乱,也只限于昌平、房县几个幽州城附近的县而已,别说潞州、并州了,就是附近的魏州都没受到影响。

    幽州无事,李承乾也有心情出来浏览下潞州风光了,他是知道北蒙关之事的,不过房遗爱既然说有办法灭了契丹人,那李承乾就不会担心,因为论起打仗,能比的上房遗爱的,也就朝堂上那几个老将军了。

    这一天阳光明媚,天气格外的好,就像李承乾的心情一样,由于想放松一下,李承乾让侍卫远远的跟着,而苏氏则一身普通衣着推着手上的轮椅。李承乾脚上的伤还没好,也只能坐轮椅了,但是这却不影响他看风景的心情。

    在潞州西南有个地方叫做月牙湾,月牙湾可是个非常有名的地方,因为每到春末夏初这里就会开满遍地的红山花,再加上月牙湾有一处小湖,这里便成了一处难得的人间仙境。苏氏赶着远路推着李承乾来到了月牙湾,看着那漫山遍野的红山花,李承乾竟有点痴迷了,握住苏氏的手,他轻声笑道,“看到了么,这里很美吧,也不知道俊哥说的那个天池是什么样子,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亲眼去瞧瞧天池的,这天地之大,只要放眼看到的地方,就应该有我大唐的影子。”

    李承乾很少露出这种豪气,在京城里他一直在可以的忍着,只要还没登基,他就必须谨守本分,但是平淡的面容下,却掩盖不了他那颗进取之心。从骨子里,李承乾很同意房遗爱的霸道之说,大唐太仁慈了,明明有好的东西,为什么不能握在自己手中呢,人活着,就要给后代留下点值得称颂的东西。

    苏氏能感受到李承乾的心,可以说李承乾已经憋了太久了,也只有在无人的时候,他才敢说出自己的心声,在那个偌大而又渺小的京城里,他是不敢说出这些话的。蹲在轮椅旁边,苏氏用力的握了握李承乾的手,“夫君,你一定可以的,到时候你坐镇京城,让俊哥去替你开疆拓土,大唐会因为你而自豪的。”

    莫名的,李承乾的眼睛居然湿润了,在这一片美好的风景中,他就像一个孩子样哭着笑了,他活的太累了。

    别人都觉得他李承乾怕李泰也怕李治,但是实际上他最怕的却是自己的父皇,那个父皇权力心太盛了,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去挑战他的权威的,就是自己的儿子都不行。所以这些年,李承乾做着本分的事情,却从来不会表现的多么出众,也不会自愿的去揽什么政务。而李泰却不同,他经手户部,插手吏部,表现的是那么的显眼,这也导致别人都觉得他很优秀,可是那些,李承乾却不能去做,因为他李承乾是太子,而李泰不是,如果李泰是太子的话,那父皇还会给他这么多权力么?

    满眼的红山花,流出的是美丽,沉淀在心里的却是**,这一刻李承乾多么希望那个吊儿郎当的房二郎能出现在眼前,因为那个房二郎总能说点稀奇古怪的事请引人发笑。

    几天的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眼看着快到六月份了,房遗爱也准备好去跟宋玉奔赴那个什么商会了。当然再去之前,房遗爱还得去一趟右营才行,没了李艾,总不能让右营垮下去吧。

    事实上房遗爱并没有遭到太大的抵触,由于芙蓉街上发生的事情,不少右营士兵对他还是抱有好感的,再加上及时揭露军需库的事情,从某些方面,可以说房遗爱算得上右营的恩人了。虽然说李艾间接死在了房遗爱手中,但是右营士兵并不怎么恨他,当兵的都很简单,他们支持谁,才会帮着谁,恰恰,因为军需库一事,李艾已经威信尽失。

    右营大帐之中,于亮和众多右营将军分两列而坐,房遗爱看着这些人,颇有些感慨的说道,“诸位,房某不是有心插手右营的事情,不过既然朝廷有令,房某就会将这份担子担起来。我也知道,你们有些人可能对房某有些看法,这些房某也不怪你们,只希望你们能识大体,对房某有意见可以,谁要是敢乱来毁了右营军心,就别怪房某对他不客气了!”

    “大都督放心,我等不敢!”众人连忙起身应道,他们也是识时务的人,这个时候谁敢和房遗爱对着干,那不是找死么?

    房遗爱很满意现在的效果,不求右营能多支持他房某人,只求别扯后腿就行了,过段时间可还得对契丹人用兵呢,有人扯后腿的话,这仗还怎么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