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大唐绿帽王 > 第937章 一女嫁二夫

第937章 一女嫁二夫



    第937章一女嫁二夫

    自从八月初开始,长安城里就传着一个消息,那就是长乐公主情形危机,很可能会难产而死。更让人奇怪的是八月初七那天,长安城就多了条命令,那就是未来六天内京城只许进不许出,巡城的金吾卫也没给什么理由,老百姓就是再不满也只能忍着了。

    看着外边的天,李世民有着种深深的忧虑,他也在赌,他要看看房俊会不会为了长乐回来。人之感情相当复杂,他希望房遗爱是个重情重义的人,那样他还能给房遗爱留一点机会。

    武曌一脸平静的坐在客房里,而在她面前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恒丰银号的二掌柜万韩松。此时万韩松显得非常拘谨,就好像武曌能把他吞了一样。

    “万掌柜,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武曌的话语很平淡,任谁也猜不出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万韩松连忙答道,“武姑娘,查出来了,给,这是从涣公子那里抄来的名单,上边和大公子册子里记载的一模一样!”

    “嗯,没让长孙涣察觉出来吧?”武曌接过抄写的名册细细看了起来,虽然眼睛一直在盯着手里的册子,但还是留意着万韩松的。

    “没有,涣公子一点怀疑都没有,而且随后原来的账册就被送到了大公子房里,想来不会有人发现的!”停顿了一下,万韩松有些犹豫的小声道。“武姑娘,万某已经照你的吩咐做了。不知,现在可否放万某的孩子回家?”

    “万掌柜,武曌答应你的事情绝不会反悔的,你那孩子会放的,不过必须等几天才行,如果现在放了他,你再跑到大公子面前胡说八道的,那我武曌岂不是要遭殃了?”

    听着武曌轻飘飘的话。万韩松心里就是一紧,他赶紧拱手道,“武姑娘,万某不会胡说八道的,求求你放了万某的孩子吧,万某就这一根独苗啊!”

    “万掌柜,你不用说了。孩子会放的,但不是现在,希望你能明白。好了,你先回去吧,要是有人问起来,不要露了陷!”

    武曌态度坚决。万韩松也是没有办法,只好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客房。万韩松不知道这位武二娘子想做什么,一个月前她就抓了他的儿子,开始没什么的,后来就让他想办法找到长孙冲的名册。万韩松不知道那名册有什么用。不过那一定是非常重要的,长孙冲手中有一本册子。万韩松是知道的,问题是长孙冲从来不会让别人看,至于放在那里也只有长孙冲才知道。

    万韩松没本事看到册子,可是武曌却说长孙涣会帮他的忙,刚听这句话的时候,万韩松差点没笑出声,长孙涣会帮着别人坑长孙冲?不相信归不相信,可没几天就成了事实,最可笑的还是长孙涣找的他。

    正想着心事,却听身前传来了一阵咳嗽声,万韩松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长孙冲,“大公子,您来了!”

    长孙冲也是一副诧异之色,万韩松怎么会来通途客栈?心中有疑问,长孙冲就笑着问道,“嗯,万掌柜,你怎么来客栈了?”

    “呵呵,刚有点账目的问题请教了下武姑娘,这不,刚想走呢,就碰到大公子了!”万韩松脸色是有点不自然的,不过长孙冲显然没留心,如果他细心点的话,一定能发现的什么的。

    万韩松离开后,长孙冲就上楼敲响了武曌的房门,虽然长孙冲来了,可武曌一点都不慌,她将手里的小册子合起来放在了怀中。整了整心情,武曌走过去轻轻地拉开了门,“大公子,怎么有空来我这了?”

    “呵呵,媚娘,我那来了两个客人,想请你去瞧瞧!”长孙冲笑的很诡异,他这副神态,倒让武曌有点纳闷了,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还需要她过去瞧瞧。猜不出是谁,但也知道那一定是熟人。

    “大公子稍等下,容媚娘收拾下!”说完话,武曌便重新关上了门,背对着房门,武曌的秀眉紧紧地收了收,到底是什么人呢。往往令长孙冲高兴的事情,那对她武曌来说就不是好事情。

    长孙冲站在门外也不急,这一天已经等了许久了,又何必在乎这一刻钟呢。一会儿后,武曌便陪着长孙冲离开了通途客栈。这一次,他们没有去恒丰银号,而是直接去了长孙府。令武曌意外的是,他们紧肤的时候,长孙纳兰居然也在。

    长孙纳兰的目光从没有离开过武曌,从内心里来说,长孙纳兰不希望武曌进长孙府,这个女人野心太大了,大到长孙冲都满足不了了。武曌一直表现的很平常的,可只有长孙纳兰觉得这很不正常,只是她跟长孙冲说过好多次了,长孙冲却不在意,之说自有打算。长孙纳兰不知道长孙冲是如何打算的,但是有一点她可以保证,那就是大哥不一定能掌控武曌。

    长孙纳兰非常了解自己的大哥,他这个人能力是有,就是有股子傲气,傲气有时候是好事,可有时候也会害了他。

    长孙冲借故离开了下,倒给了长孙纳兰独自面对武曌的机会,没了长孙冲在,长孙纳兰就没什么忌讳了,“武曌,你到底想要什么?”

    武曌微微笑了笑,颇有些意外的说道,“嗯?兰儿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媚娘怎么听不懂呢?”

    “你会听不懂?恐怕没有人比你更懂了吧,你为什么要如此玩弄我大哥!”长孙纳兰非常的生气,可是她的威势对武曌一点作用都没有,因为武曌一点都不怕长孙纳兰。

    轻轻地吸了口气,武曌慢慢的转过了身,“兰儿姐。媚娘和大公子倾心相交,又何谈玩弄之说?”

    “武曌。你不用跟我打马虎眼,别人不知道,我长孙纳兰还不知道你么,你看上的是房遗爱,从始至终就没有改变过!”

    不得不承认长孙纳兰说的都是真话,武曌也很好奇为何长孙纳兰会如此肯定,想了想,她回过头微笑道。“兰儿姐,你是在说媚娘还是在说你自己呢?你和长乐殿下从小生活到大,就甘愿一辈子输给她么?呵呵,恐怕你不甘心吧!”

    长孙纳兰的脸色越来越冷,好可怕的女人,竟然能看透她长孙纳兰的心思。正如武曌所说,她长孙纳兰是不甘心的。论美貌他不属于长乐,论智慧也是各有千秋,为了比过那个表姐,她还强迫自己学武学马,为此吃了多少苦,可最终还是输给了表姐。长孙纳兰不懂。尤其是那个房老二,为什么就看不起她长孙纳兰。

    武曌轻轻地笑着,长孙纳兰这个女人活得太累了,不过好像她武曌也轻松不到哪里去。很快,长孙冲就回来了。看着长孙冲领着武曌朝客厅走去,长孙纳兰有意喊住他们。可最终还是忍住了。不是长孙纳兰不想,而是她觉得就是喊住了也没有用。

    客厅里,武曌看到了两个一脸献媚的男人,就算这两个人化成灰,武曌也不会忘记的。武元庆和武元爽,她武曌的两个好哥哥,几乎一瞬间,武曌就想通长孙冲为什么要领她来了,看来长孙冲终于要下手了。

    武元庆心中也是百般滋味,以前被他们扫地出门的二妹竟然活的如此之好,以前有房二当靠山,现在又有长孙大公子做靠山,这两个人可都是大唐朝少有的俊杰啊。

    “大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武曌的脸色有点难看,她是非常恶心武家兄弟,若不是都姓武,她连说话都不愿说。长孙冲自然之道武家的事情,不过他还是将武家兄弟青了过来,如果想让武曌进长孙家,那得有武家人点头才行,唯一的指望也就是武家兄弟了,指望武顺么,那女人不跟他翻脸就算不错了。

    武曌真的很鄙视武家兄弟,前头刚收了臭姐夫的好处,还弄了份婚约,这会儿又跑长孙冲身边来了,难道他们能把那份婚书吞肚子里去?武曌不会告诉他们的,如今那份婚约可在她武曌手里呢,那臭姐夫好像早就预料到长孙冲回来这一招了。如果当初没把婚书送到她手里,说不定还真有可能答应了长孙冲,不过现在嘛,已经不可能了,她武曌不可能一个人许给两家。

    长孙冲干笑两声,让武曌坐下后,才呵呵笑道,“媚娘,你先别急,把他们二人找来也是商讨下咱们的婚事,这么大的事情总不能不跟武家说一声吧?”

    长孙冲语气里的鄙夷是听得出来的,可是武元庆连个屁都不敢放,他们巴结长孙大公子还来不及呢,哪会有意见。之前可让房老二坑惨了,那是不知道长孙大公子也在追求二妹,要是知道的话哪会答应房老二写什么婚书?

    “婚事?呵呵,大公子,你不知道么,这两个人早就把媚娘卖给别人了,难道还想让媚娘一人嫁两个男人么?”

    武曌一生气,武家兄弟就有点急了,二妹不能不嫁啊,他们可是答应长孙大公子了,要是办不妥这件事,别说好处了,估计连半条命都得搭在长安城里。

    “二妹,别这么说啊,哥哥们当初不是被房老二骗了么,要是知道长孙公子在,我们怎么可能答应他。而且,现在房老二谋反,眼看活不成了,那婚书也自然做不得数的,你又何必在乎呢?”

    武元庆觉得自己说的挺有道理的,房老二摆明活不成了嘛,一个死人就是有婚书又怎么样,难道还能让个女人嫁给死人不成?

    长孙冲也是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武曌脸上一副怒色,可是心里却早就笑翻了,这两兄弟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蠢,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如今连长孙冲都不敢说房遗爱必死无疑,这两个人就已经敢张口喊什么房老二了,也亏得这俩人不在朝堂上混,要是在朝堂上,早不知道死在那个角落里了。

    “大公子,想让媚娘进长孙家没有问题,先让房家解除婚约,否则媚娘不会答应的,媚娘不是什么讲究的人,可是还要些脸面的。”

    武曌反应如此激烈,倒是出乎了长孙冲的意外,不过他也不急,因为他有的是法子让房家解除婚约,房遗爱有他在乎的东西,到时候双方做个交换就行了。

    武家兄弟还是不想放弃,武元爽眼珠子转了转,弯着腰笑道,“二妹,我们也是为你好,你可以先答应了吗,那婚约的事情,为兄明天就帮你推了如何?”

    听武元爽这话,武曌就被气笑了,懒得说,这俩人要是这份能耐,那还真要刮目相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