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逐天大帝 > 第3055章 负责

  
  
  “把这地方弄清楚,你说的那是非常容易,如果真的能弄清楚的话,我之前早就弄清楚了,不就是没有弄清楚的可能性,所以才会发生今天这样子的事情吗!”田木着急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自己之前就来过这里,而这个地方根本不允许自己进入,好不容易自己趁着现在外面没有看守能够进去救表妹,面前这个人却还一直拖拖拉拉。
  
  “田木,你把事情想清楚一点好不好?之前是你想要熟悉环境,所以才想见到这个地方,这些人不同意当然是有理由的,可是现在我们的人已经进去,而且有可能遭遇了危险,这里的人根本没有阻止我们的理由了呀,除非是那些人保证能够直接把你表妹带出来,否则我们就有权利进去!”
  
  齐天宇知道身边的同伴现在是因为着急,所以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也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的把自己的意见表达出来,毕竟现在自己还算是在其他人的地盘上做客,现在自己的人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主人家最起码应该负一点责任吧。
  
  田木之前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毕竟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说,主人已经跟自己离开了,自己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在这里乱走,在这个过程中表妹失踪不见应该是自己的责任,怎么可能怪得上这里的主人呢,可是听了同伴的话之后,不免觉得同伴的话说的也没有什么错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毕竟我们已经算不上是客人了,如果走丢的话可能只能是自作自受,但是之前你不是说过吗,以前这里应该是有个人守着告诉这里的人千万不能进入那个地方,可是现在呢,这个地方既没有任何标志,告诉我们说那里不能进入也没有任何人出来提醒我们说那个地方不能靠近,这样子的话难道是我们的责任吗!”
  
  齐天宇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毕竟之前这里的主人只是让自己尽快离开,可是在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却因为主人的疏忽让自己的同伴失踪了,主人当然需要负起责任来。
  
  “这……这是不是我们在无理取闹啊?本来我们都已经被赶走了,竟然还弄出这样的事情,更何况我们也知道这里的主人,正因为母亲始终难过,如果我们再去麻烦的话,岂不是不合适?”田木一方面觉得同伴说的话也是挺有道理的,可是另外一方面却也觉得自己如果真的那样做的话不是太地道,自己明明都已经离开了,不仅留在这里还给主人惹了麻烦,难道还能怪罪主人家吗?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忘记你刚才最大的顾虑是什么了吗?我们如果贸然进去的话,主要是对那个地方不了解,所以才会可能有危险,但是如果我们对那个地方了解的话,这些可能性不是都不存在了吗?”
  
  齐天宇刚才说的只不过是理论上,对方也应该负起责任来,可是事实上自己也没有准备为难对方,只不过是想着让对方告诉自己那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进去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而已。
  
  “这……好吧,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一起去吧。”田木哪怕觉得这样做是不是太好,但是为了自己的表妹,不管是什么自己也都可以勉强接受。
  
  很快,城主就又一次看到了不久之前离开的两个人。
  
  “齐天宇,不是吧,你竟然还没有离开我之前不是都已经和你说了让你尽快离开吗?现在又来我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我都和你说过了,我不会帮你的忙,也不会让你继续住在我这里了,你就赶紧离开好不好?你也看到了我这里还有这么多的事情,等你住下来简直就是麻烦不断,我必须得专心去处理我母亲的事情了,你就赶紧离开,好不好。”
  
  城主刚才冷静下来之后也已经想明白了,所以也懒得再和对方吵架,哪怕是看到了对方心情不是太好,也能够平静下来好言好语和对方说到这件事情。
  
  “不是,城主,我们这一次来并不是为了要继续留在这里住,而是因为其他的事情。”齐天宇听了对方的话之后也觉得自己有一些过分,可是现在自己的同伴已经失踪了,自己不得不这样做。
  
  “难不成你们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你们不是都已经看到我已经忙成这个样子了吗?我母亲都已经失踪了,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好意思让我帮忙啊,赶紧走吧。”城主听了对方的前半句话的时候还送了一口气,可是听了后半句话的时候,却明白对方可能有更加严重的麻烦。
  
  “不是城主,我们俩找你的这件事情也非常重要,甚至对于我们来说和你母亲始终对于你来说是一样重要的事情。”齐天宇知道现在自己虽然就算是强词夺理,也没准能够说的过对方,但是看到面前人这样子也不准被胡搅蛮缠,反而是准备打感情牌,对方的母亲失踪了,自己的同伴失踪了,这本来就是差不多的情况。
  
  “你们两个还真是坚持不下,我都已忙成这样了,还非要来逼我算了,你们说吧,反正你们说了我也不一定能帮得上忙。”城主看看面前的人也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对方一定都会达到目的的,既然这样子的话,自己也懒得和对方吵架,直接让对方说了,然后离开好了。
  
  “城主,不瞒你说,刚刚从你这里出去之后,我们就准备离开来着,但是没有想到我的同伴在路上却突然失踪不见了。”齐天宇没有告诉对方这事情当中具体的经过,反正这些经过和对方也没什么关系,对方只要知道这人确实是在这里失踪的就好了。
  
  “啊?黄黎?失踪了?”城主看看面前的两个人,自然知道对方所说的另外一个人到底是谁,可是这两个字却深深刺痛了自己的内心,难道自己彻底烦尽然这么不可靠吗?接二连三有人失踪也未免太恐怖了。
  
  “没错,就是刚刚在这里,本来我们几个人都走在一起,只不过是黄黎走快了几步,然后我们追上去的时候就始终不见了。”齐天宇简单说了一下能说的东西。
  
  “这……会不会还是之前的那些人啊。”城主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毕竟母亲前不久刚刚失踪,如果现在还有这人另外失踪的话,有没有可能是一回事情?
  
  “不,城主,我们并不这样认为,我们认为我们同伴的失踪和那些人并没有关系,反而是和你们家有关系,准确的来说是和你们家的禁区有关系。”齐天宇当然也知道事情比较紧急,所以根本不和对方绕弯子直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