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亡灵法师转型记 > 第四十四章 布兰妮的另一面 下

第四十四章 布兰妮的另一面 下


  “呜呜呜....”布兰妮小声的抽泣起来。
  布兰妮突如其来的抽泣声让雷克弗大脑瞬间短路,手中端的的蜂蜜碗手一抖,有如神助一般准确无误的扣在了布兰妮盘起的头发上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有粘稠的蜂蜜顺着盘起的头发缓慢往下流。
  “对对对...不起。”雷克弗颤抖的手快速向碗底抓去,不拿还好,抓起碗的瞬间,黏在碗底的大半碗蜂蜜终于解除了束缚,“啪”一大坨蜂蜜砸到了布兰妮头上。
  布兰妮感觉头上一沉接着一凉,停止哭泣依旧低着头,手快速向头上抓去,这一抓后果更严重了,本来是一大坨蜂蜜缓慢往下流,这下好这一抓蜂蜜顺着布兰妮的手指缝隙向四周散去,结果蜂蜜顺着她的袖口领口流了进去,布兰妮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眼角依旧挂还未干涩的眼泪,这一抬头蜂蜜顺着她的额头一路狂奔,向脸上流去,布兰妮先是一愣神。
  “对对对...不起。我不不不....是故意的..”雷克弗赶紧伸手去擦布兰妮脸上流下的蜂蜜。
  “你去死....”一声爆喝打断了雷克弗结结巴巴还没说完的话,布兰妮手中瞬间凝聚了一颗蓝色的小水球,手一推快速击中雷克弗的腹部,雷克弗的身体先是被带着飞出几米远,然后身体做了个自由落体运动,屁股和地面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本来脚下的地就是有些坡度,还没缓过神来,在惯性的作用下失去平衡,身体旋转着滚到了斜坡的底部直到四仰八叉的撞到了一颗树上身体才停了下来。
  雷克弗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抬头向布兰妮处看去,布兰妮的身影没看到,在月光的照耀下一片亮点遮挡了自己的视线,开始雷克弗以为自己转晕了,正看着天空呢,“碰碰碰”离近后变成了一颗颗小冰块砸在了雷克弗身上,密集的小冰块把站在树前面的雷克弗再次撞到了树上,疼痛把雷克弗从迷瞪中拉了回来,这是初级水系魔法中的“冰雨术”,圣光盾使出。小冰块噼里啪啦的砸在盾上。不知过了多久冰雨终于停了。布兰妮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雷克弗的视线内。
  “布兰妮,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狼狈的雷克弗见魔法停止后快速跑到了布兰妮的身边,
  经过刚才布兰妮的一阵发飙,蜂蜜已经彻底散开到处都是蜂蜜,就连哭红的双眼上方湿润的睫毛上都挂了一些,袖口,领口衣服都直接沾到了布兰妮的身上,布兰妮突然转身就走。
  “布兰妮,你去哪啊。”雷克弗赶紧跟上。
  “别跟着我。”布兰妮头也不回的大声说道。
  “这么晚了,自己行走很危险的...”
  “是不是我去清理身上的蜂蜜你也要跟着去看啊!”布兰妮突然转身恶狠狠的看着雷克弗。
  “不是。不是。我只是.....”雷克弗被这突然的转身吓到,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只是什么,你就站在这等着。不准跟过来。”
  “可是.....”
  “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更不想听你解释。”说完布兰妮头也不回的走进竹林丢下雷克弗一人站在斜坡之上。
  没过一会布兰妮换了一身衣服,,慢慢从竹林中走了出来,长长的金色洗发带着水珠披散在肩头。这是雷克弗第一次看见布兰妮批头散发的模样,不觉有点呆了,当布兰妮走到雷克弗面前的时候,“碰”一口大缸出现在了斜坡上,雷克弗赶紧上前扶住准备下滑的水缸。
  “看什么看,去把里面的水打满,我刚才用完了。打不满别回来。”说着头也不回的朝着不远处的火堆走了过去。
  之前布兰妮指环中放水的容器太小了了,这口大缸是他们从茅草屋里带出来的为了方便储存更多的水。虽说布兰妮是水系魔法师,可是水系魔法所凝聚的水是不能喝的,那些都由纯净的魔法元素组成,虽然形态一样但是和喝的水相差甚远。
  “你不一起去?我自己搬着这么大缸不好走啊。”雷克弗问道,不过得不到任何回应。这口缸比一般的要高一些,雷克弗一米八多的大个,缸口都到了他胸前。搬运其实的都是小事,来回无非是多消耗一点魔力,而真正难题是往里面添水。之前在沼泽空地上时候,布兰妮和雷克弗便把缸里的水加满过一次,因为沼泽水的深度太浅水底又全是软泥,不能用缸直接取水,雷克弗试着用风系魔法控制水缸舀水,可是水缸刚入水,水缸周围流动的风元素一下把水就搅浑了,打出来的水完全没办法用,布兰妮的指环中又没有舀水的器具所以只能用大一点的树叶来当勺子,一次次的加,上次加满一缸两人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看着布兰妮十几分钟了还等不到回应,无奈的雷克弗用风系魔法拖着大缸走向沼泽边缘,这次足足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弄满整缸的水。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回来,火光旁的布兰妮已经将头发再次盘到了头顶,傻傻的看着不断燃烧的火焰,寂静的森林边缘只能听到木材霹雳吧啦的燃烧声音,在没有其它声音。雷克弗将水缸带到了布兰妮身旁。
  布兰妮翻着眼睛看了雷克弗一眼将水收入到了指环中,又陷入了沉静。雷克弗坐到了布兰妮对面坐了下来看向面无表情的布兰妮,此时她的脸被火光映射的通红的,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燃烧的火焰,过了很久雷克弗打破这份宁静。
  “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我....”
  “没事,今天心情不太好。不管你的事。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布兰妮打断了雷克弗的话。
  “蜂蜜的事..“
  “没关系,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有时候感觉自己是多余的,这一次任性跟你进入这禁区,好像是我第一次自己做决定做的事...”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起来。
  “怎么会是多余的呢,没有你这锅蛇羹就没有那么容易喝到,而且说不定我已经死在竹林里面了。上次在拍卖行看你和你哥哥凯瑞在一起,他不是挺爱你的么,你只是喜欢空间戒指的造型,他竟然出那么高的价格帮你买。”雷克弗看到有准备哭泣的布兰妮,赶紧安慰道。
  “呵呵,是啊。说实话刚进来你昏迷的时候,我自己挺害怕的,责怪自己太冲动了。那时候很想哥哥,父亲。从小到大哥哥一直维护我。每次我犯错都是哥哥帮我顶的罪。父亲无论发生什么事,是不是我的错,都会责备我,我没想到的是有时候我竟然也会想他。”布兰妮说起自己的哥哥和父亲微笑起来。“雷克弗来做这边让我靠在你的肩膀上休息会,我有点累了。”
  雷克弗走了过去,非常不自然的将身体挺得笔直笔直的,这是第三次次和女孩这么近距离。第一次是才入学测试茉莉晕倒在自己怀中,自己竟然将茉莉扔到了地上,第二次是和风魔鼠战斗的时候...也不知道茉莉现在怎么样了,想着想着雷克弗也笑了起来。
  “你傻笑什么,好像你知道我的什么事情一样。哥哥是家里的独子所以父亲十分疼爱她,而且哥哥的天赋真的很高,进入魔法学院的三年便步入高级魔法师,使他有了很多追随者,其实只有我知道哥哥为什么那么努力。我父亲是家族的旁系血脉,所以被派遣到迷失镇当这个镇长。”布兰妮头靠到了雷克弗的胳膊上。“表面看着挺风光,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因为迷失镇的特殊性,军队政治直接受帝都的指挥,就像上次我受欺负一样,如果不是茉莉姐姐在的话,估计事后咱俩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我想肯定会有人找父亲的麻烦吧。“
  “不会吧,你父亲可是镇长啊。”雷克弗被布兰妮的话说的云里雾里的摸不到头脑,一会儿说父亲傀儡,一会儿说他哥哥的魔法修为。
  “听哥哥说,我母亲在生完我后第二年便死去了,在我脑海中没有母亲的任何回忆。”布兰妮并没有回应雷克弗而是继续自己的叙述,眼睛微微的又有些湿润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很不喜欢我,不过我有一个爱我的哥哥。哥哥只比我大三岁,但是无论是什么事情都让着我,听哥哥说父亲以前在军中是一名很出色的军事家,在和另外两国交战中屡立战功。在妈妈死后不知为什么便被贬到了这里。或许如父亲所说我是灾星吧,呜呜呜.....”
  说着说着布兰妮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过了很久平复了一些自己的心情。
  “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的天赋很弱的,在小时候测试魔力和精神力的时候,我只是低级水属性,而精神力也只不过是中等而已,按照莱恩学院的标准我是不可能进入的。那时测试过后,父亲对我的态度更加冷淡了,几乎一年我们都不会说一句话。然而在哥哥九岁那年,父亲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枚,‘凝集丹’要知道这种高级丹药就算是有钱也不一定能弄得来的。本来这枚丹药是父亲专门给哥哥弄来的,结果哥哥让给了我,当时我小,哥哥骗我说是糖果,我便吃了。之后哥哥每日除了陪我便在修炼室内渡过。在我十三岁那年,够了到莱恩学院测试的年龄了。便被哥哥强行拉着去了,没想到真的通过了。后来我翻阅魔法书的时候才知道了真相.....”讲着讲着,布兰妮哭着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