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阴生子 > 第1238章 鸿门宴

第1238章 鸿门宴


  
  
  踏入那扇门中,气机一下子就变了,毫不夸张的说,我似乎从地狱一步跨进了天堂,虽然门内是一处通道,但是不再有那强大的阴气,相反,前方洞中竟然飘来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如兰似麝,沁人心脾,仿佛前方生长着许多的琼花瑶草,是一片仙地。
  
  
  
  “呵,这是怎么回事?”五爪金龙也迈了进来,嗅着鼻子问道。说话的同时,他还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那种味道似乎勾出了他的食欲。
  
  
  
  任天随后也进来了,进来之后,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又呼吸了一口,声音里带着哭腔儿道:“就是这个味道,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当初,我跟任海带着大家来到这里,踏入这个洞中的那一刻,我就嗅到了这股馨香的味道,当时我就知道,我找到了一处人间的仙境,我决定在这里住下来,但是,就是我的这个决定害了大家,他说着,浑浊的眼中又漫上了一层水雾,他将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不要自责,所有的过错都在于九幽之主,在于幽坛老祖,走吧,我们这就去与他们新仇旧恨一起算上一算。”
  
  
  
  任天点了点头,抹了一把眼睛,眸中的伤心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浓浓的戾气与杀机。
  
  
  任天打头带着我们往前走,这个洞没有多长,走了不到五分钟,我们的眼前豁然开朗,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面而来,让人瞬间神清气爽,浑身舒泰。同时。一处优美如水墨画般的所在,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这里是一个很神奇山谷,绿草如茵,鸟语花香,古树环抱,形成了一片片青峰般的小森林,苍老的树干上,衍生出了一些艳丽瑰美的花,芳香四溢,招引来一些不知名字的蝶雀,翩然飞舞。
  
  这里不同于这一路走来,我们看到的昆仑山深处山谷中,原始森林的模样,原始森林幽暗深沉,这里却很是灵动,像是集山水秀美于一身的仙女。
  
  更为出奇的还是这里的山,这个山谷的四面,竟然都是笔挺的悬崖,悬崖上,劲松扎根在峭壁之上,藤蔓自石缝中生出,缠缠绕绕悬挂而下,另有一道道悬泉飞瀑,从万仞顶峰倾泻而来,气势磅礴,烟雾腾腾,豪迈而又坦荡!
  
  我惊叹于这里的美丽,同时,四处打量着,看了一圈之后。心里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四面悬崖上这么些的水倾泻而下,这看似没有通道的山谷怎么没有被淹没呢?
  
  
  
  任天似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道:“这些水都流进了那深潭中,那深潭似没有底,不管有多少的水进入,都像是进入了一个漏斗,永远填不满。当初,幽坛的名字就是据那深潭所取。”
  
  
  
  看着这处幽静的山谷,“幽坛”这个名字取的确实恰当。同时,那处深潭让我生出了好奇,任天曾说这里有一处通往九幽的通道,可他并不知道在哪儿,难道那条通道就在那无底深潭中?又或者,此地在昆仑山中,真接联通着弱水河,弱水河中那无尽的水,便是由类似于这般神奇之地的水形成的?
  
  
  
  “此地有哪儿可以居住?”我问道任天,任天伸手往某处一指道:“该是在那片林子中。”
  
  
  
  任天话音刚落,五爪金龙冲着那林子喊道:“幽坛老儿,你这个缩头乌龟,你大爷来了,还不速速出来跪迎。”
  
  
  
  五爪金龙的声音在深谷之中百转千回,却没有换来任何的回应。他四下打量了一圈,又喊道:“你们幽坛的人呢?难道都死光了吗?大爷我手痒的很,快点出来,让大爷我杀几个过过瘾……”
  
  
  
  五爪金龙喊了好大一会儿,除了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鸟,被他吓得扑棱着翅膀飞走了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变化了。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我们走到这里,也算是进了幽坛老祖的院子了,就算幽坛老祖不亲自出现,看院子的狗总该出来咬两口吧,老李头呢?幽坛就没有门徒了吗?五爪金龙这般喊叫,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呢?难道他们都在屋里等着我们?他们这葫芦里面买的是什么药?
  
  
  
  “别喊了,我们直接过去。”任天对五爪金龙说着,带着我们直奔那片林子走去。
  
  
  
  我以为,卑鄙的幽坛老祖可能在这路上设下了什么陷阱,可是这一路来,我们走的非常的顺利,很快,我们进了林子,穿过了一片小树林之后,零星的茅屋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不是我想象中的琼楼玉殿,也不是那普通的古色古香的老房子,只是茅屋三五间在一处,旁边有几块药田,或有几株老树相连,再有茅屋三两间,一切看起来那么的简单,自然,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看这安宁的如同世外净土一样的景象,感觉居住在此的人,倒像是一个注重修身养性的世外高人,很难将其与幽坛老祖联系在一起。
  
  “会不会是搞错了啊?”五爪金龙环视一圈之后,也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任天看着那一间间的茅草屋,攥着拳头,神情激动道:“还跟我们多年之前差不多样子,当年我们来此是为避难,心里想着,终有一日我们是要再回第七界的,便简单的建了一写草房,这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其二,茅草屋居住起来,更能让人的心灵如受洗礼,多了一张远离尘世、涤尽烦扰的心境,比较适合我们在此修行,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里还没有什么变化。由此可见,那幽坛老祖也是注重修行之人。
  
  
  
  “他会在哪间屋子里?”五爪金龙问。
  
  
  
  任天伸手指着零星茅屋最后面,其中几间看起来稍大的茅屋道:“该是在那里。”
  
  
  
  我们于是直奔那几间茅屋走了过去。
  
  
  
  还没走到屋前,我便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是自那屋子里传出来的。
  
  
  
  五爪金龙猛地抽动了两下鼻子,道:“是肉香,啥意思?幽坛老头要请我们吃饭?”
  
  
  我皱着眉头道:“怎么可能?即便是吃饭,那吃的也是鸿门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