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英雄是如何炼成的 > 第八十四章 没有圆满

第八十四章 没有圆满

有些人的生活远方并没有什么诗歌,而是另外一片荒凉。
  
  李般若已经记不清自己点燃了多少根烟,眼前的那个男人对于他而言去了比诗歌更加遥远的地方。
  
  “老五,每天你都在抱怨着自己活着太累,就这般轻巧的走了,你倒是舒服了,躺下下面静静的看着,罪孽都留给了活人,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会弄得一个什么下场。”李般若把那根刚刚点燃的烟放在了老五的墓碑上。
  
  听传闻,鹤静把老五的葬礼搞的很宏大,倒也附和老五生前的性格,活着这个男人并没有这般神气过,走的时候却这般轰轰烈烈,更像是一个微笑的讽刺。
  
  陈灿跟二龙站在李般若身后,恰似当年那两个男人李般若身后的男人,也许此刻的陈灿并不承认这么一点。
  
  但内心,或许早已经被这个混子所撼动。
  
  李般若再次点燃了一根烟。
  
  “你的命交到了我的手中,连带着你那一份,我好好活,要是做的你看不过去,就托梦告诉我一声,下辈子要是想喝酒了,就带着瓶勇闯天涯对着我笑,我一定陪你醉到天昏地暗。”李般若揉了揉那仅剩的眼睛,虽不知道这眼睛还能够保留多久,但只要现在那一只眼睛还能看见,他便以李般若的方式去活,一刻都不会再背叛自己的初心。
  
  “走吧。”李般若转过头对陈灿说道。
  
  “就没有其他想要去见的人,咱们这一次,说是九死一生也不足为过,某些话要是不说出口,可就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了。”陈灿说着。
  
  李般若本能的摇了摇头,但脑海之中却浮现了那个身影,是一个女人,但偏偏最后他去见了另外一个女人。
  
  一栋很普通的公寓楼下,李般若等来了那个仍旧不会打扮的多一点女人味的女人。
  
  急匆匆下楼的王霞落看着眼前所暴露出皮肤满是伤痕的李般若,确切的说她已经两年没有见过李般若,只是偶尔电话之间有着丝毫的联系,她没有想到李般若会有这般变化。
  
  看着一旁停着的黑色奔驰S400,她突然有点明白了什么,或许这便是李般若用某些东西所换来的荣耀。
  
  “王姐,很久不见了。”李般若这一次不像是曾经对王霞落不摆什么好脸,反而是一脸的尊敬,这个曾经满身荆棘的年轻人,此刻眼底之中的敬畏是货真价实的。
  
  面对反差如此巨大的李般若,王霞落竟有一丝h不知所措。
  
  李般若倒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听王华那小子说,你要结婚了,提前来跟你道个喜。”
  
  说到那个,王霞落的脸上多了几分哀伤之色,只是沉默着。
  
  “他,亏欠你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亏欠你一个故事,其实啊,你在他心中,已经有了那么一个位置,但奈何这个世界,有些时候,感情这东西,终究没有一个结果,并不是时间不对,也不是错过了,只是那冥冥之中的注定。”李般若掏出那一盒仅剩下一根的烟盒,本想要点燃,但最终只是叼在了嘴边。
  
  “你特意来,不会只是想要对我说这些吧?”王霞落极其平静的看着李般若,不像是某些女人一般死去活来撕心裂肺,年龄与经历让这个女人不会轻易的去表达自己的感情。
  
  但眼睛之中,却透着一种让人心碎的东西,让李般若不敢去看,怕自己也会深陷其中。
  
  还欠她一个故事,对于一个路人来说可能无关紧要,但对于一个知情人而言,却是一种痛彻心扉的伤感。
  
  这是一种无声无息的哽咽。
  
  他创造了这么一个故事,却并没有讲完,他应该是一个罪人,更没有资格去说什么问心无愧,因为他本人心中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自己才是那个最应该被唾弃的人。
  
  辜负了太多太多,李般若嘟囔着,最终还是选择了把这一根烟点燃,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清醒。
  
  “那个人我查了,很干净的一个人,很值得托付终生,该嫁就嫁了吧,你年纪也不小了,放下那一刻虽然痛苦了点,但人生还长着,不像是我跟他,能活几天,自己都说不准。”李般若喃喃着,仍然不敢去看王霞落的眼睛、
  
  “你又经历了什么呢?”她脸上多了几分恼怒,但又极力隐藏着。
  
  但下一刻,等王霞落看到李般若那仅剩的眼睛后,她的情绪彻底的平息了,或许其中是有着跟她相同的东西,但是更加不同更加悲伤的东西,则更多更多。
  
  “你见过他了?”王霞落继续问着。
  
  “也算是见过了,说白了,他现在已经都不算一个活着的人,更别提去爱一个人。”李般若一脸感叹的说着。
  
  “他又经历了多少?”
  
  李般若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但我可以跟你保证,如果他还活着,他一定会来找你,但他不想看到曾经那个王霞落,他想要看到活的幸福的王霞落,有了一个未来的王霞落,所以别让下一次可能会有的重逢变的沉重了。”李般若说完,踩灭烟头,转身离开。
  
  还好,王霞落并没有叫住他,否则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不该做的事情,他又做了。
  
  此刻,李般若特别感觉自己像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九爷。
  
  此刻,自己算不算是也站在了跟九爷同样的高度,面对着同样关乎自己所爱人生死的风暴?
  
  当一个努力追寻着繁星的孩子终于追上了星星,这个孩子,已经不算是一个孩子了,但说这个孩子算是一个合格的大人了,似乎也不算。
  
  只有走到终点,才能够确切的评价一个人的一生,现在,这一盘棋,不管臭不臭,不管红方进入了死局还是黑方已经无法绝地反击,都要继续下下去,只有这样,云卷云舒之后,才能够明了。
  
  坐上车子,李般若看向陈灿,又看向二龙,最后三人相视一笑,踏上了这一盘棋的中央,那巨大的风暴的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