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魔法塔的星空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贪婪的结局

第二百五十七章 贪婪的结局


  那支旱烟管是林打造的第二支烟管。不出意外,又被抢走了。
  而第二个抢走心爱之物的女人,会在什么样的时候抽烟?事后烟吗?
  不!除了第一回以外,其余芬会拿出旱烟管来抽的时候,接着下来就是她抓狂的时候。而那时,某人的下场通常很惨。
  所以一看到那支黄金旱烟管被拿出来,林顿时慌了。
  自作主张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特别面对的是一个强势的女人。林冒着冷汗,看着芬将抽完的烟丝,往还有茶水的杯中一敲。脆弱的心脏跟着猛地一跳,差点没从嘴里蹦出来。
  “我知道了。”芬笑容满面地说道:“我改变主意了,这个东西就送给你们吧。”说完,起身就要往外走。
  某人两眼发直,愣着说道:“我才刚想要奋起……”
  话没说完,头壳小就捱了一个大巴掌。芬骂道:“奋你个头啦。走啦!不走的话,你自己留下来跟他们作伴。”没办法,某人也只能像个小媳妇似的,委屈地跟在后头离开。
  走到门口,却见一名彪形大汉拦住。芬却是撒娇似的用着奶音说道:“哦,东西留下来还不满意,连我都想要留下来吗?”说着同时,伸出一根青葱似的纤指,顶住那彪形大汉的胸口,轻轻一推。那人便浑浑噩噩地退了开来,两眼无神地望着前方。
  只是这些异状,招待室内的其他人并未发觉。巴比奇像是不欲留下任何话柄,并未对部下的退让有任何表示,他只是客客气气地跟在后头,将眼前的美人和他的跟班送至门口。并举手说道:“恭送魔法师阁下。”而目送两人离开商会。
  换了称呼,无疑说明了他不认可芬的大魔法师身份。加上刚才的表现,让巴比奇有更多的理由去轻视一位实力不过关的花瓶魔法师。
  当人已走远,身旁一个猥琐的年轻人,谄媚地笑道:“恭喜主人,您可是帮那位大人拿下了那件东西,势必能得到器重,前途不可限量呀。”
  “哼,也就一个从蛮荒之地来的野法师,还敢挂着两条金穗线。我就吓唬一下,他们连讲价都不敢,直接落荒而逃。”
  “只是主人,那个女人长得可真美。怎么不把她留下来?相信那些法师老爷们,会对一个美女魔法师很感兴趣的。至少,也比较堪得起蹂躏。”
  “慢慢来,不用急,迟早都会拿到手的。而且看来他们身上还有其他油水,去探听他们落脚何处,改天再登门拜访。我要先去见那位贵客,回报好消息。你也派人把东西送到贵宾室去。”
  “好的,主人。”
  这对主仆的谈话,一旁商会的另外一名管事听了直皱眉。无奈对方深受高层的信赖,也得到很多老牌魔法师的支持,所以地位稳固,难以撼动。
  看着巴比奇得意洋洋地前往贵宾室,一个信赖的仆人来到身边,耳语几句。这名管事一听之下,瞪大了眼,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是的,先生。那个三头猴子的标记很少人知道,但也很特别,不会有其他人使用的。”
  想到跟在那美人身边的男子,相当的不起眼,却是大家都想找的人。而那一位‘外地来的’,挂着两条金穗线的大魔法师,其身份也呼之欲出。这样的组合,今天受到一点胁迫就退让了?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不要是什么糟糕的事情才好,商会管事在心中祈祷着。
  而在贵宾室处,巴比奇媚笑着,讨好一个抱着商会女仆,肆意狎玩着的大魔法师。他有些年纪,满头白发,一把落腮胡,却是有着一副和年龄不相匹配的精壮身体。即使不使用辅助魔法,那高大而丰满的女仆奋力抵抗,仍旧无法逃离那双魔爪。
  尽管巴比奇进门汇报,也没能制止大魔法师的举动。不过商会管事却也不在意,他笑着说道:“阁下,不负您的请托,您所说的那件物品,我已经帮您拿下来了。我的随从正要把东西拿过来,您可以立即带走。”
  “哦,动作那么快。你们付出了多少代价?”
  “嘿,说出来,您绝对不相信。”巴比奇也不卖关子,伸出了一根手指说道:“一毛也没付。没有错,就跟您听到的一样,一毛也没有付给对方。其实我让那群手下进到招待室后,大局就已经底定了。他们不敢反抗,就只能恭敬地把东西交了出来。”
  “哦,意思是我也可以不用付给你们钱啰。反正你们也没付出任何代价嘛。”
  巴比奇干干地笑了一声,说:“这两回事不一样呀,阁下。我们可是出力了,至少该拿一些辛苦费吧。可恶,这些偷懒的家伙,怎么还不把东西送过来。”像是要转移话题,巴比奇转头看向门口处。应该抱着那件商品出现的仆人,却是迟迟见不到踪影。
  才想再骂几句,被自己派出去办事的猥琐仆人,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他惊恐地喘着大气,话都说不出半句来。
  见状,巴比奇生气地大骂:“该死的家伙,是山崩下来了吗?还是地底世界的又来找麻烦了。”
  一件不算秘密的消息,山体要塞底层连通某处地底世界。时常有地底世界的居民入侵,却只是小打小闹。在探明属于地面人的区域,其实是一座魔法塔底下,由矮人所建造的要塞后,就没有地底居民再来送死。通道被堵起来,对地底世界的人而言也等同于废弃了。
  不过那名猥琐仆人所恐惧者,并非地底居民的进攻。他脸色苍白,害怕地说:“两个人,那个东西吃掉两个人了。”
  “混账东西,你在胡说什么。”巴比奇感到大失面子,气急败坏地骂道:“什么吃人不吃人的,你在说什么梦话。”
  “不是呀,主人。”猥琐男子哭丧着脸,缓过气的他,比较清楚地说道:“放在招待室的那个东西,没有人有办法碰。只要手摸到了,就像是中了毒一样,两只眼睛、鼻子、耳朵、嘴巴全部都流出鲜血,而且双手还放不开那个东西。最后会伸出触手一样的怪物,把碰到那件物品的人,一块一块地卷进里头。除了一滩血迹之外,就再没有剩下什么。”
  “见鬼,那是什么鬼东西?”巴比奇闻言大惊,求助似的看向提出委托的那位大魔法师。
  而那奇特的遭遇,也引起了大魔法师的注意。他一把推开衣衫不整的女仆,说道:“东西在哪里,我亲自过去看看。”
  “是的,阁下,请跟我来。”这一位愿意亲自出马,巴比奇当然是求之不得。他带领着人,进到招待室中。在此看守着的部属们,一个个贴着墙站,彷佛房中间有什么恐怖之物一样。
  发散着七彩灵光的容器,依旧完好地放置在桌上,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桌旁地面的两大滩鲜血,却在提醒着别人,刚刚这里有两条生命消逝。
  趋近一看,大魔法师愈加心热,说:“果然没错。这种气息,应该就是我所想的那个东西。”
  “阁下。”巴比奇陪着笑脸,却有些难看。他问道:“请问您所说的,是什么东西?”
  “不要问,你还不够格知道。这种东西,也是看人拿的。实力不够,就只会招致死亡。”
  被噎了一句,巴比奇顿时不敢再作声。大魔法师却是充满自信,念出封禁的咒语,加持在自己的双臂之上。看起来,这东西不能够直接拿。那么给手臂加上一层防护,便是应有之意。
  迭迭加加了好几层,眼见封禁的术式都将近实体化,环绕在手臂上。大魔法师才慎重地先用一根手指,试探触碰着容器。确定自己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碰了就被黏住,放不开手,然后死亡。
  确认没有问题,大魔法师两手捧起了容器,感知着藏在内中的事物。却在意识接触到的一剎那,他所认知的世界整个改观了。大量讯息涌进他的脑海里,而且大多数都是毫无意义的内容。他根本就连摆脱的想法也来不及有,自我意识就被淹没在海量的垃圾讯息中。人,已死去。
  在旁人眼中,大魔法师没有像触碰该容器的其他人,先是五官流血,再来是身体枯槁,最后被一块块卷进容器里,就像是被吃掉。
  他一拿起容器,就像魔怔似的,静立不动。在下一刻,却是整个人都被卷进其中,就像是他不曾站在那个位置一样。而手上的容器,当然是重重地砸落到地上。
  这一磕碰,砸坏了本就不怎么坚固的容器,开了个缺口。
  这不开不打紧,缺口一开,那慑人的气息再无阻拦,朝外溢散。招待室内有点实力的,还能往外跑,但更多的是直接抱着头蹲下,整个人疯掉,巴比奇身上的魔法灵光,闪一件就破一件,毫无抵御的能力。
  总算在所有保命的道具坏掉之前,跑出招待室外。巴比奇惊恐地跌坐在地面,慌张地看着那不断朝外侵蚀的雾气。脑袋一片混乱的他,根本搞不清楚眼前发生的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