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散人玩家 > 第76章 嫁狗是万万不能的

第76章 嫁狗是万万不能的


  “粑粑,你演的也太浮夸了吧,金扫帚奖非你莫属了。”傻狗没好气的来了一句。
  陆峤瞪了他一眼:“你这没良心的狗,还没嫁出去就替他说话了。听粑粑一句劝,日久见人心呐,它现在是对你好对你百般呵护维护你周全好话说尽,可那也只是它为了讨好你才做出来的表面现象啊,他日你真嫁到这不毛之地,有的苦受了你,到那时别哭着回来找粑粑,后悔不该听我的话。”
  傻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懂粑粑要闹哪一出。
  “啪~!”
  突然,三尾狐不动声色的一爪子把一个发狂的物体拍在了陆峤的面前。
  陆峤眉头一挑,见那发光的居然是一条紫品级的装备,是一条通体晶莹如雪的冰雪形状的吊坠。
  陆峤眼睛都发光了,果然他的这一招还是管用的,三尾狐领主居然自动交出了紫色品质的装备。
  陆峤的内心欣喜若狂,脸上却依然平静当然,其实心里早开花了,紫色装备,而且,而且貌似在满月城凤凰城还没有人晒出过紫色的装备。
  紫色装备几乎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这就好比现实中的一辆法拉利的存在,如何能不让人心潮澎湃。
  但陆峤嘴角浮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冷冷的一撇:“这份彩礼是很贵重,但我不想我家狗在没有了解你之前草率的做出决定。”
  “啪~!”又是一爪子拍在了陆峤的面前。
  陆峤定睛一看,头皮都要发麻了,这次的一件发光物件居然是一本发着紫光的“技能书”
  职业的技能是固定的,同级别的战斗中技能几乎是一成不变的,战斗大多是以技能的娴熟和融会贯通巧妙运用才得以取胜,就好比两位二十级的御兵者战斗,双方战力相同,技能相同,能取胜的关键就看谁能把技能运用的好了。
  但如果这个时候谁多了一个技能,那毫无疑问只要不是沙雕都能出其不意的轻松获胜,这便是多了一个技能的好处。
  他记得黎栋说过,野外boos副本BOOS都有一定的几率爆出技能书,技能书的价格按照目前市场价的来算至少能买到一百万冥河游戏币,在目前阶段冥河游戏币与现实中金钱的比例为1.2:1,就算最垃圾的技能书在游戏里也能卖几十万金币,按照比例换算成钱的话也有小二十万左右,品级越高跨度越高,价值也越高。
  技能书和装备一样按照品级分的,白、绿、蓝、紫、橙五个颜色等级,白色最为垃圾,其次是绿色,但多一个技能也比没有强,哪怕是一个被动的技能,也可以让玩家在同级别中占据一定的优势。
  当然技能书这东西的爆率极其的小,目前这两天,陆峤还没有看到过谁爆出了技能书。
  然而眼前三尾狐领主一下子就拍出了两件紫色的宝贝,一本技能书一条吊坠,这就好比女儿的男朋友在老丈人面前拍出了豪车和别墅一样,就算在迂腐的老丈人见了这两样东西,必然动摇啊。
  陆峤心里早扶摇直上九万里了,就差没在三尾狐领主面前飞升了,但他依然面带严肃的对三尾狐说道:“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但嫁狗这件事我得从长计议。”
  三尾狐见陆峤这个老丈人一副油盐不进的态度也急了,它推了推傻狗乞求让傻狗为它说几句好话。
  狐族统领急中生智应对老丈人,求如何过老丈人这一关,在线等……死等!
  傻狗觉得陆峤有些过了,挤眉弄眼道:“粑粑,差不多可以了,你这是刁难汪家人。”
  “你这没良心的东西,见了媳妇忘了娘,天呐,我不活了。”
  陆峤极其夸张的哭天喊地,拍着地面一副孤寡老人失去了儿女的模样,表演的那叫一个惨啊,把峡谷内的一万多只冥狐都看傻眼了,纷纷有些同情这个老丈人。
  是啊,别人辛苦养大不容易啊,远嫁的女儿就是父母丢失的孩子啊。
  让你嫁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你愿意啊。
  父母的心血,父母的牵挂都在女儿身上,以后孤苦伶仃怎么过啊。
  峡谷中万千冥狐都开始同情陆峤了,当然他们还是愿意冥狐领主能取到像傻狗那么善解人意的老婆的,只是,做狐难,做人更难呐。
  要是陆峤知道这些冥狐都特么自动生成了这种想法的,一定要去弄到这位设计师的地址,给他寄一些土特产。
  这尼玛,冥狐要不要这么人性化。
  陆峤不知道的是在一片虚无的世界中有一个朦胧混沌形的女子捧腹大笑,笑得花枝乱颤……
  ……
  ……
  当然,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三尾冥狐露出很为难很纠结的样子。
  “粑粑,它说你要怎么才肯答应。”傻狗理不直气还状的说道,一副没良心,白眼狗的模样。
  如此偏心,狗不心痛吗。
  陆峤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他满脸正经道:“远嫁我不同意,除非入赘。你可以问问我家狗,从小到大我哪有亏待过它,我也不求它能荣华富贵,我只求它能在我身边,如果做不到的话,这些,你都拿回去吧,离开我家狗!”
  陆峤心在滴血啊,看不上那两件紫色的宝贝怎么可能,他这是在欲擒故纵呐,如果失败,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若能成功,陆峤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开端。
  他心里颤颤的,深怕三尾狐一气之下兔死狗烹,狐的尊严不能丢什么的,直接果断与狗分手,到那时陆峤真就成了棒打狗狐了。
  傻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嘀咕了一句:“粑粑,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
  三尾狐自然不同意了,它看向自己的臣民,是那么的不舍,看向自己的子民是那般的留念,可是它已经爱上汪大人了,生是汪大人的狗,死是汪大人的狐,更何况它已经有了汪大人的骨肉了。
  “呜呜~~呜呜~~~~~~~~~~~~~~~”
  三尾狐仰头狐啸,声音悲壮又激昂,像是在交待着不得已的苦衷和不得不离开的理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