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黄泉三国传说 > 改版中

  中平六年,乾坤之雾覆盖天地,黑云热浪席卷九州,日月云隐不得复出,赤红双眸于黑云间睁开,俯瞰天下,汉大殿惊现九龙吐珠,群臣头戴白巾,身着丧服,侧目震动!
  朝野之外,百妖夜行扫荡大地,黄泉禁地瀑流崩溃,妖怪军团以摧枯拉朽之势陆续吞并幽州并州交州扬州,中原十三州连丢四州,汉土在地图上快速消亡,战火自地图四角席卷而起,燎原之火燃烧全国,当兰华大陆最后九州沦陷,汉国也会和前秦一样沦为妖怪制霸的新世界,大汉人类也会在一夜之间沦为行尸走肉!
  灵帝生前七次派出使者前往瀛洲和蓬莱仙岛寻求突破妖怪地界的道路,可惜派出之人屡屡消失在大海深处,但即便如此,历代帝王也未曾放弃,因为历代帝王都清楚,只有新大陆出现,他们才能让举国上下的百姓逃离妖怪国度的夹击,前往新世界得到新生希望!
  古老的潘阳村隐匿在寿春远郊一座充满遗迹墓地和废墟的半山腰上,山上结界交错纵横,自山脚向上看是一片波光粼粼。
  山道两侧红灯笼挂满一路,看起来像是辟邪,实际另有用途,潘阳村在三百年前曾是妖怪青行灯制霸之地,光武帝刘秀自炎雷寺取得妖刀浮世绘归来,途径此地,与青行灯恶战三日三夜,终灭妖怪,但是当时青行灯已经步入五档大妖怪行列,刘秀不过四档斩妖师,无法对五档妖怪进行斩杀,所以便使用妖刀浮世绘将青行灯身体一分二十七份,分别封印在潘阳村各个角落!
  根据传说指示,如果有人将青行灯的身体收集完成,青行灯将在潘阳村复活!
  所以潘阳村自古以来就是大凶之地,红灯笼是为了让青行灯的身体继续沉睡下去的催眠术,只要红灯笼不灭,山上就不会有灾难发生,外面妖怪也不敢随便进来!
  就是因为有大妖怪的名声在外,这里久而久之许多被妖怪追杀的逃无可逃的人也都慢慢迁移到此地,因为比起出去就被妖怪杀掉,还不如就在封印大妖怪身体上住下来得安全!
  也包括八年前被十常侍追杀逃到此地的刘岳一家!
  官兵骑着快马从街道跑过,官兵首领名叫李舀,是昔日退役将军刘岳的徒弟,跟在李舀后面的是一位神秘之极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奢华高贵的白羽披风,腰配宝剑,气场惊人。
  来到刘府,看着刘府两个金漆大字已经褪去昔日光芒,破旧屋子四处漏水,蜘蛛网在门沿上也没人打理。
  刘府屋顶,刘格正和天上赤红之月翘首对望,刘格是刘岳唯一的儿子,今年已经十二岁,身高五尺,面部略带土黄,穿着一件灰白色布衣,手带绣着铃铛图案的护腕,外人看起来就是一个山野武夫。
  赤红之月上,一颗流星正缓缓向潘阳村陨落,流星带着一点幽蓝火焰,火焰里有种让人说不感觉的暗红魔光,一边坠落一边闪烁,似乎向他发出无声鸣叫!
  马蹄在刘府大门前停下,敲门声骤然响起,刘格一个鱼跃翻身落到李舀马上!
  “师兄,我要春大妈家的豆腐!”
  “别闹,我们有要事找师傅!”
  刘府大门打开,一个身形魁梧男子从门里出来,男子左脸留着十字刀疤,长满络腮胡子,穿着单薄简朴的汉服和皮制长靴,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此人便是刘家主人刘岳!
  “后院劈竹三千下!”刘岳一声斥喝道。
  “父亲!”刘格露出一脸的不情愿。
  李舀从马背上跳下,恭敬跪扶着后面那个大人物下来,那人来到刘格面前,习惯性向他递出一盒礼物,刘格欣然接下,他从刘格身边走过,刘格感到他的气场已经在他父亲之上!
  目送三人进入内堂,刘格才想起自己又增加三千根砍竹子任务,回到后院,看着后院已经茂密如林的竹子,不禁发愣许久,这些竹子本来昨天就已经砍完,可是今天又全部重新长了出来,新生竹子还是和昨天一样坚挺,似乎在向他发出无声挑衅,他不由得感慨那个发明竹子催生药的商人是有多恨他们这些武夫。
  竹子催生剂这种魔药是用河鬼天涎液和山鬼雨汗混合制作而成,仅仅一瓶就要出售五万贯的钱币。
  他们家家道中落多年,靠李舀那点微不足道的佣金连维系生活都困难,哪里能买的起几瓶,不过也不知父亲这几年在哪发了财,竟然真的搞到一笔钱,还买了几大箱子催生药放在库房。
  这样一来,每日都可以不用出门就能在自家后院练习砍竹子刀法,竹子在后院长成竹林,渐渐覆盖整座后山,现在后院连带后山都变成他专属修炼场所。
  面对密不透风的竹林,准备开始今天的修炼,砍竹三千下,还要保证竹子切口都和刀面一样光滑平亮,不能有一根竹毛在竹口生出,这是刘岳的砍竹标准!
  刘岳把对竹蓄力,拔刀,挥击,斩杀,纳刀称之为竹子武艺!
  竹子武艺本是出自陇西刘家一本古老秘籍,当年刘岳带着他逃亡的时候,慌忙中只从陇西刘家带出竹子武艺的前半段部分。
  所以就算刘格学完竹子武艺也只能开启竹子武艺小环境界,小环是功法境界三个阶段的第一个阶级,兰华大陆上,功法有天地玄黄止五种,前四种学会就可以在体内开启小环,中环和大环三个境界,当三个境界修炼到大圆满,就能得到三个杀招!止没有境界,只是作为强身健体用,
  如果他有机会回到陇西刘家找到竹子武艺全本秘籍,也就能得到一套完整的竹子武艺刀法,完整竹子武艺修炼到极致甚至能卸掉妖怪的山海之力!
  刘格静静闭上双眼,凝神聚气,感受大气流动,满满的,气向双脚靠拢,气上天灵,运至手心,待得身体和环境二合为一时,一个喝气之下,刀气纵横,所过之处,竹子尽数随风断落!
  “七十根!”张开眼睛,数了一下落满地面断竹,突然眼神一亮,竟然有带毛的竹子出现,不妙,要赶紧毁尸灭迹,抬头瞄了瞄周围,李舀没有跟来,运气不错,跑过去挖个沙坑把带毛竹子都埋了下去。
  从沙坑里爬起,一抹头上热汗,然后努力让躁动的内心平静下来:“这是怎么回事,平时一刀准能达到一百多根断竹,且根根都没有带毛口的竹子,为什么今天会出现那么大的失误!
  凝神,合目,蓄气,细听风过竹林的声音,准备第二次出刀,这一次对气的把握比第一次更强了,脑海里闪过一道直接触达刀之海洋的惊雷,眼开,爆发,刀风破竹而去,竹子随风爆裂,第二次打出了正常断竹水准,落地竹子达到一百来根,但是带毛竹子更多了!
  水平怎么会退步那么多,莫非是有东西干扰了心境,如果不是有东西干扰,怎么会打出这种水平。
  把竹子继续挖坑藏好,开始思考打乱心境的东西是什么,抬头看了一眼赤月,忽而明朗道:“难道是天上的赤月让我失去了冷静吗,不对,真正让人心神不宁的应该是流星!
  如果是其他时候,这个流星倒也不怎么上心,毕竟这里经常都能见到流星,但今晚的流星却有些奇怪,和以前见过的所有流星都不一样,尤其在赤红色月亮照耀下,还显得特别诡异,这才让人特别上心。
  溜出家门,准备寻找扰乱心境的罪魁祸首,经过自家小院,看到刘岳还在屋子里密谈,刘岳很少会和别人聊那么久的,今天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客厅的大门都锁得密不透风,估计不会是什么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