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彼端城 > Chapter 24 舌鱼

  圈外。
  葬礼刚刚开始进行。吊唁,宣讲悼词,满天的哭声,一切都那么的井然有序,但是以时下的每个人,都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毕竟,上一任的世界之主仙逝之后,很快就要开始下一任的竞选了。
  世界之主是世袭制,但是上一届却无子嗣在身边。因此会由身为旁系的初临阁继承,但是因为他外出游历加上出身,在族内的威信并不高,并且灵气量也不是最高的,所以一定会有居心叵测之人篡权。
  这也是初望月回到圈外的原因之一。
  气喘吁吁地望月冲进黑白色的宫殿:“赶上了。”
  大殿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念悼词的人也停顿了一下。初临阁微红的双眼恶狠狠地瞪她一下。
  “还是迟了。”
  初望月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走到馆木前。看向变回年轻的爷爷安详地躺下,想起自己的儿时,已是过去,再也无法回到当时那段快乐的,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世俗喧嚣的时光了。脸色暗淡,善于隐藏感情的她落下眼泪。
  葬礼结束。前来凭吊的人纷纷离开,只留下初临阁和初望月父女站在大殿上。
  “葬礼结束后,就该开始了吧。”
  “嗯,那些人已经迫不及待了。”初临阁看向穹顶,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为什么就你自己,云儿怎么没有来?”
  “如云她有点情绪化。况且她与爷爷的感情最深。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有······”
  “罢了罢了,我其实也不想让她回来。她那么单纯,不应该让毫无亲情可言的纷争污染了她的心。”
  望月撅噘嘴,所以就让我过来了么?
  “月儿。”
  走神的望月突然一惊:“在!”
  “你想要争夺王位么?”
  “想!”
  “是发自内心的么?”
  “是!”
  “好,”初临阁摸了摸望月的头,“那父亲就帮你保住它。”
  ​边缘大洋。
  ​“改变现实么,你是筑城师?”
  “是的。没想到现在竟还有人知道这个没落的种族。”
  “哈哈哈,也没什么。只是偶然间在玛蒂斯坎的资料库中翻到的而已。”
  “资料库?你能进去,那是世界十大最神秘的房间啊。”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不好意思啊,”男子歉意地笑笑,“我是“玛蒂斯坎”航海分会的副会长,斯蒂芬·托,27岁。这位红发少年叫卡尔,是我和会长刚刚救下的乘客,今年16岁,伽猊类灵气”
  “跟许然一样啊。”冉溪也将自己这方简单地向三人介绍后,开始商议对策。
  “就我目前观察来看,这底下应该是舌鱼的聚集地,贸然下去的话怕是会有危险。”托看向冉溪。
  (舌鱼:肉食性海底生物,类似舌头,因此得名。嘴周围密布锋利的锯齿。体形宽而长,长条状呈,平均长度为9米,目前已知最长的舌鱼可以达到19米。生存在边缘大洋中部100~150米的浅海。)
  “一定要在他们掉下去的海域才行么?我听说设于是种十分凶残的生物啊。”水玟玥问道。
  “是的,这样做机率才更大一些。”
  “······”
  “那开始吧,李溪,水玟玥,托还有摩尔船长,灰我们下海掩护我。许然,卡尔你们留在船上保护其他人。”
  “等等,大家带上这个。”
  “这是?耳机?”
  “是的,海水中我们听不到对方的话,用这个联络。”
  “哗”。几人跳入海中。
  “水幕。”三个汪洋类的灵术师分别带着一个人,开启屏障,向海底游去。
  昏暗的海底中,什么东西在不停攒动着。
  “冉溪,准备好了么?”
  “那么。灵气,解放,注入!”
  灵气涌入冉溪体内,自己的白色灵气染成了蓝色。
  “【无我之境】汪洋!”
  “啪!”黑暗中攒动的生物再也按捺不住,从密密麻麻的洞口中,如潮水般从涌上来。
  “冉溪修改现实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一定要撑住了!”李溪喊道。
  “水脉!”“海龙卷!”“波峰!”
  三位元素师同时发动灵术,效果却不怎么明显。舌鱼顶着压力冲了过来。
  “完了。”
  “伏特磁场!”灰的身旁发出电流的“滋滋”声,一道道黄色的光流动着。他推开水玟玥进入海中,拥向蜂拥的舌鱼。
  “啪”。巨响,海中一片亮光,雷电闪烁,电光顺着海水向四周散开,形成一片磁场。当即,舌鱼全被烤熟。三人强撑着打开水幕,保护其他人不受电击的伤害。
  看着在海里挣扎的灰,水玟玥立即冲过去将他拉进来。
  大口大口吸着气:“差点,就,淹死了。我,不会游,泳。”
  她有点苦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的样子,落水的旱鸭子?受惊的飞鸟?好像都不太合适。
  摩尔船长严肃地看着他,有些生气。向他做了手势,示意他不要再在海中释放自己的灵术了。让水玟玥把他送上去。
  灰点点头,让水玟玥带他上去。
  骚动比刚刚还大,有是一群。这一群体形要稍大一些,大概有5,6米的样子。
  好像被什么操控着一样,没有眼睛的它们齐刷刷地向众人冲来。
  “小心,它们又来了!”托看着海底,“冉溪你还需要多久?”
  “7分钟,你们坚持住!”
  “地壳翻覆!”海底的地面发生着巨大的起伏。变成一面面墙,挤压过去。摩尔并没有用尽全力,毕竟是他们先闯入对方的领地的。
  只是有一点疑惑,舌鱼一般都是独来独往的。并且因为没有眼睛,只能通过热量感受周围的物体,常常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可为什么它们的行动会如此一致呢。难道······
  摩尔留意着海底的洞窟,有一瞬间,闪过去一个黑影。
  “没错了,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