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九六年开始 > 第十一章,再遇肖涵

第十一章,再遇肖涵


  苏家决定卖烧烤,第二天苏爸爸按照苏寒所描述的,用钢丝简单弄了个烧烤架,然后就去了镇上看门店,苏寒就在家教苏妈妈怎么烤烧烤,不同的菜品烤法不一样。
  烤烧烤的方法大同小异,控制好盐味和顾客口味是最关键的。
  上午,大胖和二胖还有叶江也被苏寒喊到了家里的篱笆小院里,把他们三人喊来是帮忙削竹签和吃烧烤的。同时,苏寒还给胖子兄弟两人一个赚钱的机会。
  削竹签,10元120只,在这个时代没有机器生产竹签的情况下,只能靠手工,胖子兄弟一天没事干,可以兼职补贴家用。
  “来,小叶,苏忠,苏义,尝尝这香肠味道如何。”等苏妈烤好三串香肠后,他给了叶江他们试一试口味,前面的蔬菜基本上达标了。
  苏忠是大胖的名字,苏义是二胖的名字,两兄弟以忠义命名。
  在长平村里苏姓氏很多,还有个苏家祠堂,而胖子兄弟的爷爷那辈,跟苏寒爷爷的还是堂兄弟,所以苏寒和胖子算是隔了几房的亲戚了。
  如今苏寒家爷爷已经去世,只剩下年长的奶奶,而苏寒家还有两个叔叔,也就是苏寒爸爸的兄弟。
  苏寒的爸爸是老大叫苏建国,二叔叫苏建党,幺叔叫苏建军。
  在父辈他们那个年代,很多人取名叫建军或建国的。
  苏奶奶现在跟着苏寒二叔他们一家在老房子生活,也是同村的,二叔成家也有几年了,还给苏寒添了个小堂弟,,现在也在上去幼儿园,只有苏寒的小叔现在南下去了广栋省打工。
  三人吃着香肠,巴适惨了,今天上午他们可是吃了一上午的美食,虽然大胖二胖两兄弟削竹签手起了一些血泡,但他两有烧烤吃就满足了。
  烧烤店说开就开,中午苏爸爸回家的时候,已经确定了租镇上老街路口一个门店,面积差不多60多个平方,年房租880元,苏爸爸还交了100元的定金,就等着明天去签合同。
  下午,苏爸爸还要做烧烤架,图纸也是苏寒参照后世记忆绘制的图纸,好在苏爸爸是个木匠,一眼就看懂了图纸的结构。
  星期天上午,苏爸爸完成了大部分烧烤架的组装,还差一些零件他不得不去镇上购买,顺便去把房租合同签了。
  下午的时候,苏爸爸和两父子和叶江一起去了镇上,苏寒和叶江周末也该返校读书回校去。
  90年代每周星期天的下午,路上能看见许多的中学生返校,这个年代车少,都是走路,谁家有一辆自行车都不错去了。
  与苏爸爸来到了镇上的店面,苏寒也看了一下门市,门市的位置不错,虽然与镇小学隔一条老街,与中学隔一个十字路口,位置适中,算个好位置,而且门市里几乎不需要装修,门市很深长,墙壁都抹了白的,只需要弄几张桌子就行。
  看了门市后,苏寒和叶江回学校去了,刚到校门口就看见肖涵正在她的文具店帮忙,她也刚好看见了苏寒,这是她将自己的顾客交给了自己的姐姐,她来到了马路边喊道:“苏寒。”
  “怎么?有什么事吗?”苏寒平淡地回道,肖涵在苏寒前世印象里不好,也许前世对她过于了解,所以现在对她淡了许多,他没有刻意表现出来讨厌,也不康剧情,顺其自然的朋友看待。
  毕竟这只是个17岁的姑娘,不能对她心灵上太大的打击。
  “能,能和你谈谈吗?”肖涵欲言又止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叶江。
  “等会见吧。”叶江摊了摊手,是一个非常懂事的人,他一个人走开了。
  “能陪我走一走吗?”肖涵呡了一下嘴唇道。
  “嗯。”苏寒没有拒绝,他知道现在肖涵应该是问吴强的事情。自己把别人人男朋友坑进去了,肯定要找自己。
  两人就这样静静往学校里走着,都没有先开口说话,还是苏寒在进学校后跑到小卖部里购买了两瓶五毛钱的玻璃装小瓶可口可乐。
  “这天热得,喝点可乐吧。”苏寒递了一瓶给肖涵。
  “谢谢。”肖涵接过可乐,才打开了话题,她问道,“吴强被抓了,是你设的圈吧?”
  “怎么说是我设计的套呢?我不是听你话吗?我没有去打架,只是选择了报警。”苏寒不可否认道。
  “虽然你报警是正确的,但是……”肖涵说了一半时,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从这次打架苏寒所表现的一切来看,他不去报警是对的,但是这种设计的圈套说不清,不能判定就是苏寒的错。
  只是这两天肖涵很不好过,因为吴强进去后做了笔录,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两个男的争风吃醋,为了一个女生,红颜祸水。
  而最终的原因吴强家也知道了,公安局也知道了。
  公安局是站苏寒这一遍的。
  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