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黑渊猎人 > 第十五章 猛毒炎阳 下

第十五章 猛毒炎阳 下


  “可惜,这回带的是弓,只能速战速决了。”丽娜瞥了一眼格兰,发现他已经自行隐蔽了,心里安定不少。
  趁着金色飞龙暂时失去视野,并且因为摔落导致行动受限,丽娜立即展开折叠黑钢弓,搭上三只箭矢,瞄准了对方翅膀翼膜上缺少鳞片覆盖的部分。
  这是对付常规飞龙最有效的两种手段之一,另一种是对它的腿部造成大量的伤害,让它无法借力起飞,但这种做法对弓箭而言是不太合适的,作为有限资源的武器,伤害的性价比也是需要考虑在内的,一般来说对飞龙腿部攻击自然是斩击的效果最好,其次是打击,射击则是最差。
  在箭只耗尽之前,猎人必须想办法解决目标,最起码也要达到让自己能够全身而退,不被追击的程度。
  “嗖!”三只箭矢带着强劲的动能射出,眼尖的格兰看到丽娜在上箭之前,把一个瓶形的容器插进了黑钢弓上的特殊卡槽里,射出的箭矢带上了一丝暗红色的光泽。
  “吼!”随着箭只钉进身体,金色飞龙发出愤怒的吼声,长满棘刺的龙尾疯狂的挥扫,但是并不能威胁到一边移动一边搭箭的丽娜,两者至少还隔了半条飞龙的距离,一轮攻击下来只是对着空气输出罢了,也就是标准的无能狂怒。
  “嗖嗖嗖!”箭矢不断发出破空的声音,一根又一根的刺进金色飞龙的翅膀,看起来丽娜似乎已经压制住了对方,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怎么会,根本没有效果。”丽娜的额头不禁流下了冷汗,一轮射击下来造成的伤势几乎等于没有,这头飞龙绝对不正常。
  “吼!”被丽娜彻底激怒的金色飞龙把双翅一振,钉在翅膀上的箭矢全部被震飞,接着它再次发出一声怒吼,重新飞到了上空,一些细小不起眼的红色粉尘从空中缓缓飘落。
  “等等,那该不会是!假的吧,野兽怎么可能懂这种东西!”格兰的脑海里迅速得出了某个不可思议的结论。
  “丽娜姐姐,快跑啊!”格兰大声喊道,但是戴了耳栓的丽娜并没有听见格兰的提醒,反而一直在提防着来自天空的攻击。
  接着,高空的金色飞龙忽然张嘴吐出一团火球,火球并不大,也就一个篮球的大小,但是当它飞到近古塔范围的时候,忽然发生了极其恐怖的变化,整片空间在一瞬间变成了火场,还伴随着剧烈的爆炸。
  粉尘爆炸!
  “咳咳!见鬼!”一时猝不及防的丽娜几乎就是正面吃了一发满伤害大招,身体多处灼伤,不过猎人的生命是非常顽强的,对普通人来说致命的伤害,并不能这么简单的杀死猎人。
  不过金色飞龙并不会给敌人一点喘息的机会,一颗颗火球不断从嘴里吐出,不断在空气中引发爆炸,但相比第一次的奇效,见识过这个招式以后的丽娜不会再那么轻易就中招了,虽然爆破范围依旧很大,但是她总能避开中心地带,这样一来造成的伤害就小多了。
  “给我下来!”丽娜对着天空射出一发闪光弹,但同样的,见识过闪光弹威力的金色飞龙也吸取了教训,在察觉到丽娜的意图后立刻向上攀升,闪光弹在半空中爆开,并没有影响到已经提前规避的金色飞龙,相反,为了找角度射出闪光弹,丽娜硬抗了一次爆炸,火焰也烧到了身上,不得不在地上滚了几圈扑灭火焰。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怎么有种在对付古龙的错觉。”丽娜的战意不知不觉竟消退了几分。
  不过金色飞龙毕竟不是古龙,火炎袋中储存的火球发射次数是有限的,不可能真的释放出无穷无尽的火焰和爆炸粉尘。
  在一通火焰爆炸之后,它还是选择了利用身体优势发起肉搏战,解决眼前这个已经负伤的敌人。
  “嗖!”在金色飞龙俯冲之际,丽娜对着它的头部就是一发蓄力射击,然而可怕的是,箭矢在击中头壳的时候,直接被弹开了,和预期结果反差过大让丽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飞龙撞飞出去十几米远,万幸胸口还有铠甲保护,不然肋骨可能会因为这一击断掉一排。
  “见鬼,怎么会这么硬,连蓄力射加强击瓶都射不穿,这还是火龙吗,不会是角龙假扮的吧。”就在丽娜异想天开之际,一记强力的龙尾横扫甩到了她的面前,刚从地上爬起的丽娜仓促之下只能用猎弓作为盾牌硬抗,整个人又像被踢的皮球一般飞了出去,同时持弓的手臂被飞龙尾部的棘划开了一道大伤口,大量的生物毒素注入体内让她有种强烈的眩晕感。
  “这样下去不行,丽娜姐姐会死的。”格兰把闪光弹填充到投射器上,心里不停的思索对策。
  “只能赌一把了。”格兰的目光扫过飞龙的巢穴,一个不算复杂的计划瞬间成型。
  “要死,没时间喝解毒剂了,动作比一般的雌火龙快太多了,滞空时间也长的离谱,还有爆炸和剧毒,我太大意了,第一时间就该撤退的。”丽娜咬着牙坚持着不让自己陷入昏迷,一边艰难的回避金色飞龙的攻击,偶尔射出几箭反击,但效果都非常差,头部,尾部,翅膀,都能明显感觉到肉质异常坚硬,腹部和背部勉强可以破防,但是效果也不尽人意。
  而且随着体力的流逝,毒素的效果越来越明显,丽娜甚至能感觉到,那头金色飞龙有时候只是在强迫自己做出大幅度的闪避动作,而不是有意在进攻,就是为了让毒素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真是狡猾的家伙。”丽娜心中这么想着,在又一次被迫闪避之后,忽然感到一阵脱力,呕吐眩晕的感觉到达了极限,再也拿不动手中沉重的猎弓,甚至连动动手指都非常吃力,此时金色的飞龙张开了嘴,一股炽热的气息即将从它的体内喷涌而出。
  “给我看这边!”格兰大喊着猛的射出一发闪光弹。
  大概是格兰的呼喊暴露了自己的意图,金色飞龙把脑袋一歪,闪光弹虽然照射到了它的眼睛,但是影响并不是很大,仅仅片刻就恢复了正常视力,同时把视线转到了这个新的敌人身上,但这样一来,格兰的目的就达到了。
  “喂,你不管你的孩子了吗?”格兰抱着飞龙的蛋,嚣张的喊道,虽然它听不懂,但是一定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吼!”一瞬间,金色飞龙的双眼就像充血了一般,当即舍弃了只差一下就能干掉的丽娜,如同发了疯一般扑向格兰。
  “你不是会飞吗,飞给我看呀。”格兰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把飞龙蛋举过头顶,向着另一边丢去,龙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飞出了古塔顶的边缘,向地面坠去。
  来啊,我就赌你不会放弃那颗蛋,像你这种生物,繁衍一定非常困难吧。
  “吼!”金色的飞龙发出不甘的怒吼,翅膀重重的砸在地上,好让自己强行变向,接着几乎是踉跄着跑了几步,非常别扭的起飞向下俯冲,抢救自己还未孵化的孩子。
  “丽娜姐姐!”在确认金色飞龙如同自己所想的一样,把蛋视为更优先的目标的同时,格兰就开始向着丽娜的方向狂奔。
  “解毒剂……在包里……蓝紫色的……”丽娜气息十分微弱,说话声音很小。
  “解毒剂。”格兰迅速翻了翻背包,拿出一罐蓝紫色的液体,打开以后试图喂给丽娜,但丽娜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一点一点喝进去异常缓慢。
  格兰心里着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解毒剂灌到自己嘴里,然后对上了丽娜的双唇,用力的贴了上去,防止解毒剂漏出。
  “咕咚,咕咚,咕咚。”丽娜的喉结上下移动着,很快就把一罐解毒剂全部喝了下去。
  “小坏蛋,偷偷占姐姐便宜。”解毒剂生效的速度非常快,仅仅片刻,丽娜就捂着还有些发晕的脑袋站了起来,只不过看起来还有一些后遗症。
  “呸呸呸,怎么这么苦啊。”格兰扣着自己的舌头,当时心急没什么感觉,现在回味起来,解毒剂的味道简直让人上天。
  “毕竟调和材料里有苦虫嘛,比这苦的东西还多着呢,习惯就好了。”丽娜宽慰了一句,然后正色道“赶紧撤退,不知道那个怪物什么时候就回来了。炎之国出现了这种怪物,得尽快通知大家才行。”
  格兰之前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想让自己二人脱身而已。
  “火龙都是成对出现的,她的配偶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雌性个体已经这么强了,雄性个体的破坏力也不会差太远,这种级别的存在必须让大家提前做好准备才行。”丽娜边跑边对格兰解释。
  “不好,电梯打不开了。”格兰试了试来时的控制机关,却没有一点反应。
  “那就跳吧。”丽娜没有一分犹豫,拉着格兰就从塔顶往下跳。“抱紧了,可别松手。”
  “多来几次我可能就恐高了!”格兰抱着丽娜大声喊道,强烈的失重感让人心跳失控,呼啸的风声直接淹没了他的声音。
  “相信我,多来几次,你就会喜欢上这种感觉。”丽娜取出一个类似滑翔衣的道具,非常熟练的套在自己身上,风声在耳边呼啸,失重的感觉渐渐被适应,取而代之的是翱翔在天空的自由感。
  “轰!”一发火球擦着两人飞过。
  一头银色的飞龙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看样子应该就是那头金色飞龙的配偶。
  “没事,进了森林以后,它那巨大的体型就是阻碍了,只要抵达营地,我们就安全了。”丽娜对格兰安慰道,不停在空中变向,但是毕竟带着一个人,灵活性下降了很多,滞空能力也相应变弱了,但好在古塔到森林的直线距离并不很远,最终还是成功抵达了森林。
  丽娜射出钩爪,在树枝上一个借力,跳到另一棵树上平稳着落,而身后的那颗百年大树就遭了灾,整个树冠都被龙火点着了,火势在干燥的树林里一下就蔓延了起来,天空中飘荡着黑烟,隔着几百上千米都能清晰的看见。
  而空中的银色飞龙依旧不依不饶,不断喷吐大火球,哪怕大多是被树枝树干挡住了,也仍旧没有放弃。
  “不行,这样下去这里的生态都要乱套了。”丽娜心里十分着急,但除了努力奔跑以外并没有什么办法,随着森林火势的扩大,各种野生动物和魔物都开始四处逃窜,迟早会冲击人类的城池。
  更让人担心的是,古塔那边传出了某种没有听到过的龙吼,那吼声充满了威严和力量,远远超过了那头金色飞龙,不出意外只有一种可能性。
  一头沉睡的古龙苏醒了。
  弄不好的话,炎之国可能都会因此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