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彩票 > 以灵之力 > 第十章 艰守

  平生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他的浑身上下染满了血迹,持剑的手都在微微发抖,有些脱力了,他刚才独自击杀了一只黑晶蜈蚣,拼尽了所有力气才破开了黑晶蜈蚣的防御,给予了它致命的一击。
  他身上的血迹绝大部分是魔兽之血,自从击杀了摄魂鬼蛛的那天开始,周遭的魔兽发了疯似的,源源不断地来袭击他们三人,其原因就是因为灵隐草。
  察觉到月华湖的霸主已亡,这里的魔兽都暴动起来,想要争夺拥有灵隐草的这块地盘,自从那一晚开始,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最要命的是不语和之前那次一样,又陷入了昏迷,只有龙让和平生二人死死镇守着,就连去查看一下不语的情况都没有时间。
  龙让一剑刺进了一条蛇形魔兽的七寸,那条蛇形魔兽就瞬间失去了战斗能力,龙让退到平生身旁,问道:“怎么样?还能战斗吗?”龙让的一身白袍也已经被变得暗红了,那是数十头魔兽的血液。
  “能。”
  平生想要撑起,可已没了丁点力气,起不了身来,“不,我还可以的。”这一次卯足了劲终于艰难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撑着剑。
  龙让作为主力,更加精疲力竭,强行透支着体力在战斗,他知道他必须要坚持住,如果连他都倒了,那他们三人都将葬身魔兽之口。
  周边的魔兽尸体堆砌成山,远处都还有许多潜伏着的魔兽,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这些魔兽想要耗光他们的体力再一拥而上。
  又有魔兽冲了过来,是一只炎戈狐,体型如同家牛却极为灵敏,一道火红转眼就冲到了面前。
  平生接连横剑抵挡,却被一爪击飞了剑,旋着插在了一旁的树干上,平生也被撞飞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一丈外,口中溢出了不少鲜血。
  一道惊鸿划向炎戈狐的咽喉,炎戈狐灵巧一闪,龙让这一剑落了空,又是几道剑光,却无一命中,皆是被炎戈狐避过,龙让胸口不断起伏着,精疲力竭让他状态不断下滑,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足平常六成,炎戈狐又以灵敏为长,这一场将会战得非常艰难。
  见龙让停顿下来不再继续进攻,炎戈狐发起了攻势。
  尖利的爪刃和银白之剑持续交锋,锵锵声中火星不断,龙让渐渐落于下风,身上添了几道新伤,炎戈狐蓄势一击,银白飞舞出去,在这一击中龙让没能把住剑柄。
  炎戈狐恶狠狠地盯着龙让,扑了过来。
  龙让手无寸铁,就在以为要结束的时候,平生突然冲了出来,大喊之中撞向了炎戈狐,利爪与咽喉擦边而过,不过平生也被撞得不轻,落在地上喷出了大口血红,炎戈狐被激怒了,发出一声尖啸,一爪拍向平生,势必要将这个人类切成两截。
  危急时刻,一段晦涩的话语传来。
  平生眼看着利爪降临,似乎都感到自己已经身首异处,千钧一发之际,炎戈狐却突然消失眼前,没等到平生反应过来,一旁炸起爆裂之声。
  偏过头去,然而眼前的一幕让人毕生难忘,平生都怀疑是自己产生的死亡幻觉。
  粗壮的树干一片裂纹,源起之处,不语单手抓着炎戈狐的咽喉,让人不敢置信的是,他的那只手,竟燃着烈焰!
  烈焰逐渐将炎戈狐包裹,它在凄厉的叫声中被焚烧至尽,最终只剩下了一颗嫩绿宝石,神奇的是周遭仍完好如初,除了那树上的裂纹。
  附近的魔兽听到了炎戈狐的惨叫,目光呆滞地看着冒着火焰的不语,心中充满了恐惧,愣了一小会儿便尽数逃离了,这怎么可能惹得起?!
  不语没有去追击,龙让和平生都伤得太重,烈焰渐渐淡去,火红的双目也恢复如初。
  但在看到魔兽退去后,激战了两天两夜的意志终于坚持不住了,一人刚苏醒,两人又昏睡了过去。
  “辛苦了...”不语低声自言道
  ……
  漆黑的深空中挂着一轮诡异的血月。
  门罗镇内狼烟四起烽火连天,龙让孤身一人走在尸横遍野的街道上,这里血流成河,残缺的尸体中有妇孺,有士兵,甚至是天罗武馆中的友人。
  万千的魔兽破开了城门,到处都是厮杀声,惨叫声和哭声。
  在龙让前方,一对浑身染血的夫妇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地走了过来。
  “义父?义母?”
  听见声音,萧沧和江璇子注意到了不远的龙让,江璇子颤声道:“让儿?!”
  见萧江夫妇没出意外,龙让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双眼泛红忍不住掉下眼泪,“义父义母,你们没事吧?”
  “不用担心,我们没事...”萧江夫妇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头庞然大物。
  “小心!”
  然而魔兽的獠牙血口终究还是咬了上去,龙让火目怒瞪,愤然至极。
  “不!!!”
  梦中惊坐起,龙让激起一身冷汗,现在是深夜时分,天上没有血红之月,只有一弯皎白的月牙,原来是一场梦。
  平生察觉到动静跑了过来,说道:“龙大哥你醒啦。”注意到龙让脸色苍白,冒着冷汗,又问到,“怎么了?龙大哥,做噩梦了吗?”
  龙让缓了缓神,向平生回道:“没什么,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好像是我们昏过去的第二天晚上,我也才刚醒不久,是不语大哥说的,不,手比的。”
  不语正在一旁烤着几条鱼,四周的魔兽尸体已经被清理干净了,龙让站起身扭动了一下身子,感觉浑身上下一阵酸痛,平生有些兴奋的说道:“有一个好消息,我刚才看灵隐草已经成熟得差不多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去啦。”
  “噢?是吗?”龙让走到灵隐草前,见这一株已经和之前采摘的那株灵隐草太小差不多了,“还真是,我以为还要几日才成熟呢。”
  “等回去之后,我就去买你说的另外几种药材,到时候我们就能成灵士咯~”
  说到灵士,龙让回想起当时不语手上燃烧的火焰,他不是灵士吗?怎么又能控制火元素了?而且还并不是和元素师那样将元灵术直接释放出去消灭敌人,而是将火焰凝聚于手去以身攻击。
  龙让悄声问到平生,“你有没有去问不语关于那火焰的事?”
  平生低声回道:“我怎么去问啊?语言又不通,况且我都震惊了好吗?!”
  鱼烤好了,不语转头却看见两人正盯着他低声议论,不语一脸疑惑,我有什么问题吗?
  “咳咳~那什么,吃鱼,对,吃烤鱼,龙大哥,你吃不吃?”你这算哪门子的问话,不吃烤鱼那吃什么啊?吃土吗?
  “确实有些饿,那我就吃一点吧。”什么呀,你们两个唱双簧吗?不语他听不懂好伐?!
  如果不语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的话,估计会有些懵:哈?你们只能吸收灵力和元素其中的一种?